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了那麼久,能不能讓我們好好說分手

Share



照片裡的這個女人,是我在英國湖區旅遊時在火車站旁遇到的。她不停地看著手機,傳簡訊,然後落淚,淚水滴在手機螢幕上,她用指頭擦掉沾溼的螢幕,繼續回傳,我邊等火車,邊遠遠的看著她,幾分鐘後,她失聲痛哭,整張臉埋在手裡,她哭得聲嘶力竭,身處在美得如人間仙境的地方,身影卻渺小得如同被整個世界遺棄了,我好心疼,趕緊拿出面紙遞給她。

「Are you alright?」我問。她驚訝地抬起頭,收下我的面紙,我看著她,說了句「Take care」之後安靜的離開。湖區是英國著名的郊區觀光景點,遊客往往不是一家大小就是夫妻情侶,單身女子如我跟她,她即使不哭我都知道她是情傷,這是共患者的直覺。

那陣子,我在情感上也經歷非常嚴重的挫折,我也曾經天天抱著手機不停的傳簡訊,不停地確認對方看到了沒有,為什麼不回訊?難道真的不在乎我了嗎?以前說的愛我難道都是假的嗎?現在連傳一則訊息都像是施捨給我的,那麼困難?

那個哭泣的女人緊緊地握著手機,我知道這可能是他們之間最後且唯一的聯結。曾幾何時,我們在愛情的開始之初,用手機搞曖昧,調情,告白,而當我們走到愛情的尾聲,也還是用手機攤牌,爭吵,分手,糾結。對主動提分手的人來說,傳訊息似乎 就算是給了解釋、給了交代,但對被分手的人來說,這其實不叫好好說分手。

和曾經這麼深愛的人分手很痛,放棄一起築過的夢很痛,但更痛的是,我們相愛那麼久的時光竟然如此草率地被嘎然而止。

我們當然明白,一段感情,如果只看結果,必定不是終身相守,就是分手。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分手,只有少數天時地利人和的感情,才有機會結為連理或一世相守。換言之,我們面對分手的機會,比面對不分手的機會多得很多,但我們往往不太會「分手」。

我聽過最誇張的故事是芬妮的男友,跟她交往了五六年,某一天在毫無預警的情形下就 突然失聯了。這失聯做得很徹底,打電話不接,傳簡訊不接,網路相簿Facebook通通封鎖,就連原本住的宿舍也搬了,沒有留下隻字片語。五六年的時光, 像是肥皂泡一樣,啵一聲的說破就破了,沒有一絲痕跡,無影無蹤。芬妮在頭一個月還擔心這個男友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或是生了什麼重病,擔憂到天天睡不著覺,畢竟一點徵兆都沒有,怎麼會這麼突然?幾個月後,她才輾轉從共同朋友的朋友口中聽說,那個男人曾經跟朋友透露,自己很想分手,但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想分手而不知道該怎麼分手,所以不說一句的逃跑了。

類似情形的有些人是直接劈腿了。我曾經問過一個劈腿的對象,「既然你跟別的女人出 遠門旅行也被發現了,那我們之間,你打算怎麼辦?」我心中想的是,也許對方會願意跟我誠實地說說他心中的感受,然後我們彼此謝謝對方這段時間的感情,好好 說聲再見。沒想到,對方說的卻是,「我現在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好好地說出分手,對某些人來說,是非常困難的。困難的部分可能在於他們內心並不願意承認他們的愛情竟然慢慢的不存在了;困難的部分在於,他們很怕對方會指責自己,產生情緒性的反應;困難的部分在於,他們不願意相信彼此可以成熟的一起拿得起,放得下。

我們面對分手,最在意的絕不是不能跟對方繼續走下去,而是我們彷彿從來沒有被愛過。我們可以未來沒有你,但曾經共度的歲月我們無法接受被全盤否定。

我們期待聽到的,從來就不是「我會繼續愛著妳」,我們當然知道,沒有你陪伴的人生 裡,我們依然得繼續前行,然而,就只是放不下一絲盼望,多希望可以聽到你說,「感謝妳陪我共度的這段時光,謝謝妳這麼樣的愛過我,我會永遠記得上天曾安排我們相遇相知相愛過。」即使時間到了,兩人的方向已經不同,我們仍然希望這段相愛的時光,在對方和自己的生命裡,曾是舉足輕重。

好好的分手,是珍惜世間上每段偶然的相遇。即使回首來時路是如此千瘡百孔,我們仍然只是默默的希望,這段感情將會是你埋藏心裡,願意珍藏的一段回憶。

既然愛了那麼久,能不能就讓我們好好說分手?

本文出自
MissAnita 探。生活

Advertisement
MissAnita 探。生活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