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臉書上的前緣後續

臉書領域要公開或隱藏,每人都有自主權,不想被追究,總是可以設定防線。交友邀請名單上的那個名字,我始終不去按確認鍵。謝謝你,我很好,初戀的美好是從前,我們不必再牽掛牽連。

是他嗎?胖成這樣?我用 ipad 點開那張照片,眼睛張很大。FB 的誕生,開啟尋人遊戲的樂趣。多年不見的人,就這麼跳出來了,不管是不小心看到,或是刻意去尋找。

那是曾經交往的男生。當年為他的劈腿行徑半死不活,大概快哭倒了半座長城。他在我朋友的臉書留言,沒取英文,沒設隱私,我進入他的頁面,看著一則則動態消息和那些相片,苦笑了。 他還是痞子樣,只是整個人腫漲。已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念,已沒有任何元氣的思想和分享。還好當年沒在夜黑風高的陽明山上答應嫁,否則很難想像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

找人與被找,都像私密的探險。網路的世界,輕易就解開人心的鎖鏈。

人的腦子有時就是執意停在從前,一旦想起曾經愛過的人,臉書的搜尋,就把懷念凝聚成一股默默的,好奇的,探索的,偷窺的,腎上腺素意念。

曾經和某個男生遠距離談情,長出了黑眼圈,心比身疲累。某個跨年夜他飛來相會,回去之後沒半點徵兆很快就結婚了,我迅速刪除他臉書,斷斷續續透過朋友頁面仍看到他的照片。他的新歡長得不太美,他們倆合照有夫妻臉,我望著影像怔了一會兒,決定封鎖記憶,完全不留半點心思追悔。

調去比利時工作的那個男生,終究還是娶了那個當年跟他談辦公室戀情的小姐。他跟我在一起的時候總說起她,哀怨她怎麼會和他們的同事有一腿,我覺得他們好糾葛,我不想被包圍,在他調走之前和他說再見,任何私訊都不再回。那女生終究還是飛去地球的那一端挽回,那天點進他的臉書頁面,看到他們新婚和新生女娃兒合影的照片,不由自主的揚起笑意,有緣人終成一家人。

那個轉去開公關公司的男生,照片裡開心的摟著兩個辣妹。我當年應該是鬼遮眼才會跟他約會,他偷偷劈腿以為和我天高皇帝遠。某天我瞄到他臉書大頭貼,想瞧瞧他有沒有改變,呃,反胃翻白眼,手賤!

〈聽說愛情回來過〉,好深刻的詞曲,「有一種相見不敢見的傷痛,有一種愛還埋藏在我心中……」,如果臉書早就流通,這種哀怨是不是依舊悲情,這種思念會不會改變?

張志明和余春嬌都不像是會封鎖彼此臉書的人,他們要是追蹤對方動態,「志明與春嬌」還會去北京發展續集「春嬌與志明」嗎?

程又青曾經念念不忘丁立威,以她的聰明機靈,應該很迅速就會在臉書連結找到丁力威花心的蛛絲馬跡,那麼李大仁「我可能不會愛你」的猶豫,似乎就不會那麼拖磨難為了。

黃小仙抓到男友變心和她最好的朋友在一塊,要是大陸臉書普及,她那最好的朋友肯定忍不住放閃打卡了吧,那「失戀 33 天」會不會更多一些火爆經典的對話畫面,那個在她旁邊的王小賤,性向會不會更明顯一點?

臉書領域要公開或隱藏,每人都有自主權,不想被追究,總是可以設定防線。交友邀請名單上的那個名字,我始終不去按確認鍵。謝謝你,我很好,初戀的美好是從前,我們不必再牽掛牽連。



本文出自《熟前整理:親愛的,錯的不是你》寫樂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