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頭也不回的離開

Share

他小心翼翼開了門,躡手躡腳走進去。已經半夜三點了,她還沒睡。

Advertisement

「回來了?」她的聲音帶著滯重的鼻音,聽起來像是剛哭過。他不敢看她的臉,生怕被一雙紅腫哀怨的雙眼逼視。

其實,他原本是個天之驕子,家境還蠻富裕。父親過世後,他繼承了一筆為數不少的遺產。她家境也不錯,兩人算是門當戶對。結婚前幾年,他們倆的確過了一段令人欣羨的生活。他不必工作,把遺產拿來炒股票,就足夠過著優渥的生活。夫妻倆一年出國數次,每次回來總是拖著一箱箱的名牌貨。

然而,好運不是總眷顧著同一個人。金融風暴那年,他手中的股票慘賠,他很不甘心,又跟銀行融資,愈玩愈大,但股票還是未到谷底,持續下跌。他像從天上被打入地獄,無法承受。

「收手吧!別再玩了,我先跟我爸借點錢,度過目前難關。我們都去找份工作,只要肯努力,日子總是過得下去。」她說。

他沒回答,心想,我這種人,是做大事的料,怎可能幫別人工作,一個月領那區區幾萬元的薪水?她很積極去找了工作,一個月薪水三萬。而他,佯裝著出去找工作,但又跑去地下錢莊借錢,等待機會要翻身。等著等著,只等到債台高築,黑道追債。

他是個天生的賭徒。等不到股票上來,他就乾脆去賭場賭博。他想,反正否極就會泰來,總沒有人會衰運一輩子。他掉進了無底的深淵,永遠填不滿的錢坑,債務。他甚至已經搞不清到底欠下的數字是多少。他們把豪宅賣掉,還掉部分債務,租了一間小套房。她把所有兩人的名牌物品全都賣掉,也填不了一個小洞。

有天,她下班回家,卻被黑道圍堵,她嚇得全身發抖。

「求求你!不要再賭了。那是個無底洞啊!」她哭喊著。他安分了幾天,又變得很焦慮,忍不住手癢又跑去賭場。她一個月的薪水,就像冰塊被丟到大海,一下子就消失無蹤。原本她還想求助她父親,但她想,這樣下去,恐怕也只會把父親給拖垮。她兼了三份工作,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但薪水總共加起來也才五萬,連十分之一的利息都還不起。他的信用破產,信用卡被凍結。

她得了憂鬱症,連看病都怕浪費錢。她已經不知該如何面對他。他已經走火入魔,萬劫不復。她說甚麼都沒有用了。

「翻身之後,我一定會再讓妳過以前的好日子!」他在心裡這樣對妻子許諾。

有天,他小贏了一把,興沖沖握著手中的兩萬元,想著若要還利息也不夠,反正債務一時半刻也還不完,以後再從長計議,好不容易手上有錢,幹脆和她去吃頓大餐,好好慰勞她這陣子的辛苦。

沒想到回家的途中,他發現她倒在路旁的血泊中。原來,她工作太過勞累,又加上憂鬱症發作,精神委靡,不小心跌倒在路旁,有輛轎車沒看到她,從她腿部輾過去……

在醫院中,他哀傷的哭喊著:「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一定會改……」

她一臉木然地說:「這句話我不知聽了多少次。離婚吧!我已經失去了一條腿,我不想失去我所有的人生……」

漸漸復元後,她裝上義肢,大踏步地,頭也不回的離開他,斷開與他之間所有的鏈結……


天生凡骨臉書連結

Advertisement
天生凡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