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道歉是義務,原諒是權利。

Share

翻開近幾周的新聞重點,我只看到「小三」與「道歉」四個字,不論是交往的還是已婚的,劈腿這種背叛感情的大忌,無論是男是女,都是需要接受道德譴責的。只是道了歉,是不是就沒事了?道了歉,是不是就能化解錯誤呢?

我記得Grace年輕的時候,曾經義正言辭的跟我說道:「劈腿沒有第二條路,就是分手。」那時候的她,炯炯有神的大眼,平平的嘴角、平平的眉毛,愛情在她的心中,就像一盞燈,不是明,就是滅,絕無閃閃爍爍一說。直到畢業後三年,Grace和一位男子奉子成婚,從愛情踏入了婚姻,這盞象徵愛情的燈,就不再只是明和滅這麼簡單的了。Grace的老公為了工作經常應酬,留她獨自一人在家帶小孩,每晚醉醺醺的回來,還看到脖子上的口紅印,手機裡的肉麻簡訊,她的開關就在零界點,她想起以前那句話:「劈腿沒有第二條路,就是分手。」突然想把這盞燈炸了,兒童房的孩子就這麼哇哇大哭了起來,來不及思考愛情的意義,她就得立刻去扮演好一個媽媽的角色。

Grace一邊哄著孩子,一邊想,如果愛情,真像一盞燈一樣,能說關就關,那就簡單多了。

「對不起,下次不會了。」早上起床,Grace的老公看到她睡在兒童房,默默的寫了張紙條貼在浴室的鏡子上,便趕去上班了。Grace看到這一切,她不知道,如果男人都道歉了,她到底該不該原諒,如果不原諒,是不是又變得她很小家子氣呢?刷著牙,放空的眼神停留在那張便利貼上,心想:「難解的習題,下次再說吧。」便輕輕的撕下「對不起」的紙條,往垃圾桶丟去。

不是每一次道歉,都能換得一句沒關係,但不代表犯錯之後,不需要道歉。一句「對不起」,不是為了挽回破碎的愛情、殘缺的信任,甚至建築已久的家庭,,而是為了明白自己的錯誤;道歉的結果並不會讓愛情回到剛開始的時候,但卻能讓兩人重新思考未來的意義;道歉無法拼回信任,但可以拾起勇敢。

一句「對不起」,感謝他明白了他所犯的錯誤,但不能用道歉,挾持對方的原諒。

「也許會原諒,是因為我還愛著你吧…。」Grace對著一歲不到的孩子說了這句話,其實是講給自己聽的。但是原諒,是因為有著愛,不捨得放棄這段經營以久的感情;他犯了錯,是因為她忘了你愛著他,忘了曾努力經營這段感情。人都會犯錯,也都應該擁有被原諒的權利。

沒錯,原諒,是權利,並非義務。

不是說了道歉,就一定得原諒;而不原諒,也不是你的錯。原諒與否,都是當事人自己的選擇,沒有人可以左右他人意志,更沒有人可以評斷這段屬於他們兩個的愛情,因此,我無法告訴你,該不該原諒,我只能說,不論原諒與否,都希望做錯事的人,可以在第一時間承認錯誤,並向被傷害的人,說句「對不起」。

但道歉不是解藥,而是碘酒。碘酒擦在傷口上,是為了避免細菌二次感染,卻不能幫助傷口癒合。對傷口來說,何其痛,卻不能不擦。所以道歉,是錯誤發生之後,第一時間必須做的程序。

當碘酒擦上去之後,接下來就是傷口要自己癒合的時候了。

里比的臉書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
里比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