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我還是他

Share

分手之後還有餘情,最怕不忍心,分手之後還想挽回,最怕不甘心。那是一段糾葛許久的感情,我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總是斷不乾淨。明知「愛我還是他」是可笑的輸贏,還要逼自己陷入沒有尊嚴的競賽泥濘。

某首歌曲,某個場景,一聽到,一經過,腦子總會殘存某些記憶。

那一年去香港出差採訪,為的是陶喆發表新專輯,那張專輯叫《太平盛世》。銅鑼灣的時代廣場,向來吵雜,傍晚時刻,發布會才開始進行。我心裡有點焦急,長久以來的職業病開始犯了,deadline,那永遠逼得人喘不過氣的截稿時間。

唱片公司在時代廣場外圍搭建舞台,我坐在台下的椅子上,等著陶吉吉出場,等著他的新歌 MV 首播。《愛我還是他》,那首歌名,透露著一股八卦氣息,那是影劇記者被訓練出的一種本能嗅覺,我很清楚這首歌會是當天新聞的最大話題。

陶喆出場了,我看了一下手錶,時間在逼近,「陶大師開講,沒完沒了。」以前我採訪陶喆,總會如此調侃他。

《愛我還是他》MV 完整版有九分鐘,那故事發想自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MV 裡,陶吉吉自己主演那個周旋在全然守候愛情和充滿獵性挑逗兩個女子之間的劈腿男,「在命運的河流裡,我們以為未知是多麼的美麗。」古典樂的序曲和這段文字,讓我開始專注進入劇情。

但我還看不到三分之一,手機就震動了。那個曾經倒背如流的號碼,那個曾經刻骨銘心的名字。

「我……我被解雇了。」他像是走投無路般不知所措,仍把我當親密伴侶般訴說著,聲音伴隨潰堤,緊握手機低著頭的我,竟也說不出話,電話的兩頭就這麼沉默著,舞台上歌聲清楚傳來:「這是不是命運對我的懲罰,愛你也沒辦法,恨你也沒辦法,陷在這個漩渦只想掙脫它,拉住你的手,卻讓我也被拖下……」

分手之後還有餘情,最怕不忍心;分手之後還想挽回,最怕不甘心。

那是一段糾葛許久的感情,我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總是斷不乾淨。

當對方一轉身已有了新對象,最愚蠢的是自己還留在原地,守候無盡焦躁的空虛;最悲哀的是自己不妥協認命,明知「愛我還是他」是可笑的輸贏,還要逼自己陷入沒有尊嚴的競賽泥濘。

那場發布會,我始終沒抬頭。掛了電話,垂著身軀,我筋疲力盡。

我回想起他交女友初期不敢透露,當我打電話過去聽到女生的聲音,還以「正宮」之姿的口吻質疑,「她是誰?」;我回想起他終於承認交了女友,當我看到她妖嬌艷麗的身影,不解地問他,「原來你要的是這一型?」

我回想起我想要挽回舊情的高漲心情,約他看電影,找他逛街去,牽手走上微風廣場手扶梯,以為可以回到過去,當看著他把手機關成靜音,三不五時偷瞄著簡訊,我不敢發出聲息,默默的接受他的濫情。

我回想起我終究承載不起這一切扭曲的矯情,蹲在報社廁所角落跟他講了又講,淚水哭盡,兩個小時下班後,他來電怯怯說著:「那我們就這樣吧,我已經不再愛你了。」那時我剛發動油門,在艋舺大道那個數來第三格的停車位,不知道要開往哪裡,思緒停格、放空、殆盡。

黃昏的時代廣場,悶得讓人快要窒息,當現場大銀幕 MV 播放完畢,我迅速在發稿室打完三篇稿子,動作很快,腦子很靜。

「愛我還是他?」我不容許這個問題,因為那個你已經淡去。

我當下最想做的事情,是狠狠地放一把火,把所有自憐的委屈和殘破的包容都燒成灰燼。

本文出自《熟前整理:親愛的,錯的不是你》寫樂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想看更多到讀冊】

Advertisement
趙雅芬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