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女人沒有幸不幸福的問題

Share

「女人沒有幸不幸福的問題。」時代流裡的情愛俗事,每個環節都彷彿寫入了不可逆轉的章節,男人不輕易流淚既像天命也似後天養成。而女人走在父權當前與持家為本的教條路,這途如像一道永遠都不會有盡頭的長徑。女人的愛隨著時間而更加兼容,從愛一個人到愛一個家,從愛一個家到成為一整個家族的精神支柱,演進過程不是來自於女人天生心胸寬厚,ㄧ切不過只因對於愛這件事執著的程度總比男人強大。日本作家太宅治曾說,「女人沒有幸不幸福的問題」這句話是否也真ㄧ語成讖?今天就讓我們隨著兩部電影的腳步一起一窺究竟。

【公視女性影展】

花都開好了:《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花戀物語:新世紀佳人》

兩部同樣來自日本的電影,同樣描述了戰爭時期夫妻如何從貧困生活找到讓一個家繼續下去的方式。改編自日本作家太宅治半自傳的作品《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具體描述了一個女人如何成為一個男人的支柱,卻又能同時以柔軟的姿態不奪走男人的高度。儘管丈夫個性脆弱風流,對家毫無責任又逃避現實,看在眼裡的妻子卻從沒有放棄他,甚至還用各種方法顧全丈夫的面子與身份,就算明知ㄧ切不過隻手遮天,但起碼她永遠不會背離屬於她伴侶的職守。

《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在看似刻意放大太宅治生平那些不太光采的家庭與個人背景,實際上也更彰顯了在二戰時期女人在社會與男性身旁所扮演的角色。看似該站在前線保家為國的硬漢,卻怎樣也不能沒有一個他們渴望保護的對象,或一種真正被需要的存在感。戰爭為男性角色帶來的不安,情慾的抒發成了一種既專屬又溫暖的安慰。但女人並非為愛愚昧,她們只是懂得放低身段來讓這個過於生硬的不堪世界得以繼續運轉。ㄧ如《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片尾妻子反覆說著的那句,「不是人的人又如何,只要我們能生活下去就夠了。」女人不是沒有野心,《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告訴全天下男人的是,女人只是比男人更懂得把野心放在最值得實現的地方。



7/11六人行不行 晚間23:30點 (圖/公視)

不同於單純描述夫妻,橫跨一個家族三代故事的《花戀物語:新世紀佳人》,則帶來更多元面相的女人自覺。如果說《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是部讓女人找到屬於自己角色詮釋方法的電影, 那《花戀物語:新世紀佳人》就可以說是讓女人實踐的時代舞台。電影橫跨三個世代,從奉命成婚到自由戀愛,每種婚姻來的方式都帶著必然的煩惱與未知的快樂。電影從愛情尚未自主的舊年代開始。要如何與不認識的對象成家,不知所措的女兒跑到了神社,卻看到了別人ㄧ家三口開心拜拜的畫面,她問著媽媽說我也可以嗎?媽媽說當然。於是,她選擇相信自己父母幫她挑選的對象走進家庭,啟動了整部《花戀物語:新世紀佳人》的家族脈絡。

《花戀物語:新世紀佳人》中段跨入50年後的現代,三個女兒有人成為賢慧的妻子,有人成為職場女強人,有人則在失去最愛的過程中學會了一個人生活。時代鬆綁了愛情後卻也帶來了更多煩惱,特別是當女人逐漸在社會上享有與男人同樣的事業版圖與野心後,柔軟的身段也會逐漸硬化。《花戀物語:新世紀佳人》讓我們看到女人如何在這些重新定位的角色裡與自己的拉扯對話,同時也放進母女、姊妹、朋友等各種女性關係來互相輝映。同樣問題透過不同的身分詮釋就會讓人恍然大悟,立場交換讓我們理解了許多難題其實都與情感本身無關,ㄧ切只關乎身分與背景罷了。

在《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花戀物語:新世紀佳人》這兩部電影的觀影過程裡,我腦中持續閃著那句來自《維榮之妻-櫻桃與蒲公英》的台詞,「女人沒有幸不幸福的問題。」起初我認定這只是男人的誑語,但在看完這兩部作品後意外認同了這句話。或許男人總以為女人的幸福端看男人如何賦予,但男人不會知道的是,其實女人幸不幸福這件事只有女人自己才能決定。或更該說,只有女人才能定義自己的幸福。正如兩部電影的結尾,那如出一轍的夕陽餘暉,一邊是花就這樣開好了,另一邊則是能繼續這樣生活下去就夠了。每個時代裡的每個女人都可以獲得幸福,只要女人開始決定自己想要的生活的那一刻起,其實,幸福也就開始了。



7/25花戀物語:新世紀佳人 晚間23:30點 (圖/公視)




>>女人該自主?還是服從?測驗妳在異性眼中,哪裡最有魅力?



公視國際影展女性身影林心如推薦

Advertisement
艾莫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