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妳最愛的,往往不是一起領證那個

Share



三字頭尾巴的女人,常愛回味愛情裡的那朵遺憾。有時幾個女人聚在一起聊彼此的感情路,說來說去回憶最多的,總不是身分證後的那個名字。(
3字頭女人的愛情,很難卻也很簡單)

「那時候,因為我要出國唸書,他說如果我堅持出國就分手吧,結果我在國外也沒半個桃花,分手分得莫名其妙。」瓶子說。

Amanda也搶著說,「我的才冤,那時我跟他吵架吵一吵,結果有個姊妹淘就私下跟那個男的說,不能給我幸福,就不要再來糾纏。」結果男人以為姊妹淘傳遞的許多訊息是Amanda授意的,最後人間蒸發了,Amanda再也找不著。

沒想到現在已經是兩個孩子媽的小芽也說,她當初用三年跟一個男人交往,花一年時間 努力忘記對方,後來絕望之餘跟同事交往三個月奉子成婚,結婚前夕前男友才突然出現,質問她「我當初只是說彼此冷靜一下,想想對方是不是適合彼此,妳竟然就 結婚了?」小芽說,如果對方早點說清楚,她根本不會嫁給同事。

一路上,我們都以為我們在幫自己的愛情選擇最好的,但總在驀然回首時,才發現我們手裡握住的,常不是心裡真正最愛的那個。

三字頭尾巴的女人特別多這類感慨,因為二字頭尾的妳總在創造一個又一個的遺憾。

那年妳深愛的小夥子一身窮酸,喝杯五十嵐都要各付各,破機車騎得意氣風發,智障型手機也能聊得神采飛揚,妳覺得嫁這種人這輩子恐怕都要過苦日子了。

那年妳深愛的男人還滿腦子打拼事業,他口沫橫飛講的是微型創業和新創投資,但談得生嫩又癟腳,妳不知道自己還要等他等多久他才能真正像個男人,才能想到人生有成家這回事。

那年妳深愛的男人因為中秋節顧著跟家裡人烤肉,忘了妳孤伶伶一個人住在臺北,他啃著肉妳卻想啃他的肉,妳氣憤他的心裡有家人有嫦娥,卻根本沒有妳。

那年妳深愛的男人在無名相簿加入一個辣妹當好友,妳醋罈子一翻,硬要把一些薄弱的證據炒一盤當成吵架的素材,他百口莫辯,妳貌似理直氣壯占了上風,最後妳說這種愛搞曖昧的男人我才不要。

有太多的理由我們修不成正果,有太多理由我們當時覺得怎麼也過不了這關,有太多理由我們事後才知道當時竟被白挨一刀,早點說清楚誤會也就冰釋了,但從來沒有「早知道」,我們永遠都是後來才知道。老實說,即使時間能倒轉,我們也沒把握那時自己是否也仍會重新笨一次。

走得到結婚的那個對象,往往是年紀到了,不得不了,心也軟一點了,腰桿子也沒那麼硬了,於是左看右看,當時最理想的對象就他了,於是買買戒指,拍拍婚紗,送送喜餅,做做成長影片,在眾人的目光下順理成章地簽下了合約。

簽婚約不是考證照還有個程度證明,不管你們是有點愛,普通愛還是非常愛,簽了就是簽了,這婚約雖然不保證你們的愛情有多深多濃多厚重,但它保證你們如果不扮演得像一對夫妻,不履行同居義務,膽敢違背一夫一妻制的搞小三小四小五,法律就能幫助它來懲罰你。

妳的心在不在,不重要。妳的愛在不在,不重要。婚姻關係在,妳插翅也難飛。

我們都曾經天真的以為,一只婚約代表我們拿到愛情修成正果的證書,唯有結過婚的人才知道,愛情跟婚姻從來就是兩回事,愛情是一種心情,象徵你心裡有我,我心裡有你;婚姻則是法律制度,代表權利,責任和義務。

我們當時懵懂地捧著鮮美的愛情換回了一大箱義務,直到某天,義務像個鉛塊重到壓垮 了妳,妳的愛情凋得一瓣不剩,這才發現,再也換不回來了,愛情已然凋零,責任依舊常青。愛得深時,婚約是一對金手鐲,沈甸甸但耀眼得讓人睜不開眼;怨得深時,婚約是一只白鐵手銬,依舊是沈甸甸,壓得肉痕一道道,別人不解你便解它不得。

然後我們開始懷疑自己,其實和我們結婚的這個對象,並不是我們心裡真正最愛的那個。我們追憶起,曾經有個男人在我們生命裡扮演多麼多麼重要的角色,只可惜陰錯陽差的我們沒有嫁給他……這樣的故事原型,我們都很熟悉,十個姐妹淘裡總有三四個有這樣的故事。

只不過,親愛的,若要我說,結了婚的這個,必然曾經是妳最愛過的,只是當下這個故事妳看得太透徹,所以了悟了。那個妳以為心裡最愛的,是因為故事沒有走到結尾,總是讓人心生期待。

但別忘了,哪一段感情在萎了前沒有狠狠的綻放過?與其緬懷那個沒有看到結局的故事,我們不如認清愛情總會褪色的事實,褪色之後,若還有韻味,那或許,就值得了一生的陪伴。

圖片提供:Viangraphy

本文出自
MissAnita 探。生活

Advertisement
MissAnita 探。生活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