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急診室又驚魂(上)

我記得我之前在
《老外慢診室》中提過老外急診室效率慢得驚人(相較於台灣啦!),但去過一兩次就之後就能體會「事有輕重緩急」或者是說被訓練得很淡定。畢竟,如果你真的很嚴重,對方是不會放你不管的。

剛懷孕的前三個月跑急診時,因為第一次做媽媽非常地容易神經緊張,一點點小問題就要衝去急診,等10分鐘開始想要罵人家的醫療體系迂腐、簡陋、僵化,直到醫生們非常細心體貼的照顧與檢查之後,才感動涕零地感激起加拿大的醫療體系,對於平民百姓來說真得是很大的恩澤啊!這種前後態度改變之大,足見懷孕婦女情緒化反應有多誇張。

我懷孕的第二期一直很平安,不易胖體質讓我體重一直控制在合理範圍內,所以依然身輕如燕,如燕到還可以搬家、處理一堆煩雜又壓力大的財務流程、公婆來還要幫忙裝潢、兼差家教當義工、這一切都讓我遺忘了懷孕的痛苦,還誤以為「懷孕也沒這麼辛苦阿!」百無禁忌地亂吃冰淇淋。

就在我快要進入第三期的時候,一切都變了。愛民頓今夏溫度飆高到28度以上,這裡夏天是沒有冷氣的,畢竟夏天只有三個月且以前夏天沒這麼熱,異常高溫加上孕婦進入第三期開始怕熱,我整天都覺得我在中暑的狀態下度過,動不動就來點冰淇淋跟冰水降溫。

可能是之前過得太爽,到第七個月我依然以為自己身輕如燕,照樣地爬上爬下整理家務、丟垃圾、掃地拖地樣樣來,只覺得自己常常開始腰痠背痛,殊不知最後三個月是寶寶狂長大的階段,以每天大一寸的速度在我肚子裡成長,身體竟然開始不堪負荷。

加上七月初因為擔任兒童夏令營的活動企劃忙得不可開交,除了要到處奔走準備材料,還得要手工準備所有教材、訓練其他青年義工、主導流程統籌活動,還得要當主持人跟小老師、對付精力充沛的小毛頭,又剛巧遇到家裡地下室屋漏偏逢的漏水,
孕婦又累又焦慮,終於勞累爆發。是的,又跑急診事了。

某天半夜突然發現子宮收縮得有點嚴重,每十分鐘兩到三次,規律到我本能地覺得不太對勁,隔天早上還是不放心地跑一趟急診室。但這次畢竟我七個月了,加上已經有主治醫生,一到急診室才等五分鐘,婦產科的護士就推著輪椅來接我了。

護士先幫我安排孕婦的急診床位,一進去就聽到所有鄰居寶寶的心跳,噗通噗通地響亮地跳著,感覺婦產科真是有個生命力的地方。我也是不免俗地先測寶寶的心跳,可說也奇怪,每個寶寶心跳明明速度都不一樣,可是兩三個寶寶同時測心跳的時候,聽起來異常的和諧可愛。

我選的醫院跟美國影集《實習醫生》一樣,是很有名的教學醫院,所以通常來幫你看診的都是實習醫生。實習醫生先幫我觀察子宮收縮的頻率與強度:當時我宮縮的長度(約六、七個小時)、強度(指數一度飆到4)、頻度2.5分鐘一次,讓醫生非常緊張,我也緊張到臉都綠了。

我才剛進入第七個月,要是真的要生,那可是非常早的早產啊!醫生開始告訴我最壞的狀況,萬一早產寶寶會住進重症病房(或保溫箱),到時候會有重症團隊會過來跟我解釋一切狀況。這時,隔壁的孕婦快要生了,她一直唉唉叫。孕婦那時候除了任人宰割,無奈地只能祈禱宮縮趕快停下來,這麼早的早產是很不妙的事情阿!

可是在台灣不都是會先安胎的嗎?為什麼醫生不先讓我安胎?直接跳到早產會不會太快了一點?我身邊很多女性同胞在最後三個月有很多也都在醫院安胎躺一個月,等穩定了再出院啊!我也想躺啊!如果臥床躺著可以讓寶寶大到安全的時機才出生,我幹嘛不躺啊?

我開始驚恐地對著我男人叨叨唸,但畢竟只是實習醫生很驚恐的第一步判斷,還得要觀察三五個小時看是否宮縮有緩和下來,隔天要檢查這是false alarm還是真宮縮,在這之前誰都沒辦法告訴我真正的下一步是什麼。

結果,我就被醫生要求住院觀察一天。這時我才驚覺我之前還慢吞吞地想在最後三個月再來專心處理寶寶的東西,所以從親朋好友那裡搜括來的寶寶衣物都還沒到齊,也沒有生產包、媽媽教室也還沒去上,我才發現我進度整個大落後,這寶寶怎麼這麼猴急啊!?

又緊張又後悔的我,邊躺邊想著該怎麼辦。不過現在已經沒事,宮縮後來開始趨緩下來,現在我一切安好,只是這次住院的經驗讓我又開始緊張起來,原來一個健康寶寶的安然誕生,中間要經過這麼多的不安與擔心,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事情可以擔心,生下來要擔心的只會更多不會更少,真的是當娘之後才之後當娘的偉大呀!後來到底怎麼了,老話一句,請繼續期待下集。

楓糖地瓜BLOG


楓糖地瓜粉絲頁

楓糖地瓜
"二十五年前夢想有天到海外取經,念個貴酸酸的MBA回國耀虎揚威,沒想到五年後卻賣身做了外籍新娘,對象還是一個『小五』的嫩草。關於異國戀最常被問的尺寸問題,我的官方說法是:熱戀時,光是老二就讓人心曠神怡;可感情裡,光有老二我保證必死無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