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甘心,是妳跟過去的爭戰

很多人說她分不了手;有人說他如果已經跟前女友藕斷絲連這麼久,她只是個悲傷的點綴。但是她不相信那些幸福的溫度竟然是假的,她不相信過去1095天的朝夕相處是假的。

他們說「妳只是不甘心」,只有她知道,走出了這個門後,她就連20%的機率都沒有了。她就回到那個三年前、在台北街頭漂流的那朵魂。

在知道那個人的存在以前,她也沒覺得男友的若即若離有多大的問題。直到她看見一個叫Jen的名字反覆出現在他的手機螢幕上,小到拔了個牙、大到親人過世,所有的喜怒哀樂都第一時間的發訊息給他。她知道這是他前女友Jennifer的暱稱,但是她不知道一向沒有回應的男朋友,原來對他的前女友始終有回應。於是,她撥了電話過去,她聽到對方親暱喜悅的笑,直接叫出了他的小名,就像始終沒分手一樣。

她手一抖,原來從以前到現在,他連小名都沒換過,她們像是接力賽一樣承接他所有的過去和未來。她並沒有享有什麼特別的部分。

她掛了電話,當作是一個匆忙錯誤的撥號。驚慌的反倒像是被人撞見的小三。

心情穩定後,她繼續拿起熨斗,把男友的襯衫燙完,就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襯衫上面的皺褶非常清晰,她一條條仔仔細細的熨清楚,於是他能體面整齊的走出這個門……。然後呢?她在後台像是辛勤的工蟻,烘托出一個完美的他,於是呢?他能夠來去自如的穿梭在她們之間,用一種超然的態度看著她們的爭戰。

他總是筆挺的出門,皺巴巴的回來。她知道如果他只是在辦公室坐著打電腦,是不可能每次弄到那麼誇張的皺。

而她竟然連生氣都不敢。她腦中出現的沙盤推演是:「如果我說了,但他毫不在意,那我該怎麼辦呢?我要堅持生氣下去嗎?那過去花的時間、吞下去的眼淚跟委屈,豈不是全部浪費了。我真的不甘心啊!」

她回過頭看所有的時間,咬牙切齒的覺得心有不甘。她總覺得自己已經這麼靠近了,而所有的故事都說「撐下去就是妳的」;她不知道自己多靠近終點,但她可不想現在放棄。沒人告訴她終點不該只是這個人留在妳身邊,她應該更宏觀的守護自己的幸福才對。

沒人跟她說,所有的不甘心,都只是自己跟自己的爭戰,都是自己過不去的過去。如果眼光能放在遠一點的未來,甚至只是一兩年後,她就會發現曾經的檻原來能夠被跨越;最恐怖的是因為不甘心停在原地,於是小小的檻變成了重重的高牆。

在高牆裡面的她,用不甘心替代了原本所有的情感和甜蜜,她其實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感到疼痛了,反而是一種麻木感、從她的心臟蔓延到她的四肢。等到某天全部歸零了,她就可以從這個噩夢裡醒過來。「可能這樣最好吧?到某個時間點,我就可以分手不掉一滴眼淚了?」她想,期待某一天,最終能被不甘心救贖釋放。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不甘心,是愛情裏最可怕的執著】

>>圖/
蛋妹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