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保有「屬於自己的祕密基地」

「我們同居吧?」這句話通常會是誰提起?不管是誰,提起這話的人,肯定不是用一種很浪漫的方式。一般都是,交往了很長一段時間,晚上不是他來住妳家,就是妳去住他家,或是窩在其中一個人家簡直快要到定居的狀態,與其這樣抱著行李搬來搬去,不如住在一起省得麻煩,所以其中一方就說了:「不如就住一起吧?」

有時候,連「同居」兩個字都不敢說出口,因為總感覺「同居」是感情的一個階段,「住一起」還有個緩衝空間。為什麼不敢面對「同居」呢?既然要相處在同一個屋簷下,情侶也不可能像室友分住在兩間房裡,那是對一段關係的承諾,彷彿是結婚的前奏曲。同居之後,下個階段就是結婚,因此有人把同居稱為「試婚」,這個過程是在測試彼此生活的協調度,如果需要調整就得即時調整,如果調整不來就得想想該怎麼解決,是要接受,還是分手?同居之後,分手可就沒戀愛來得簡單,要處理的不只是幾件行李,共同擁有的物品、財產、甚至房租未到期誰得繼續租下去,那像是一半的婚姻,撩落去就無法輕易脫身。

當然,很多人害怕同居還有另一個原因:兩個人同居之後,是不是從此就得綁在一起?以前分住兩個地方,下班後還可以自己去看場電影,自己單獨跟朋友聚會聊聊天。同居之後,好像每天家裡就有人等著,下班之後只能回家,如果不回家就得跟對方交代,人都還沒被婚姻套牢,就已經被同住的屋簷給困住了。這疑惑通常是發生在男生身上,因為很多女孩子一旦談起戀愛,就覺得要把自己全心奉獻給對方。之前戀愛還能有個可愛的距離,一旦同居就把自己當人妻,一心要把對方打點得好好,以為這樣就是給他「幸福快樂的日子」。殊不知婚還沒結,就不是夫妻,他不寄望妳一夜之間擔負起人妻的責任,過度的奉獻其實變成了束縛,沒有縫隙的生活讓他怕會因此喘不過氣,於是對於「同居」這事一直相當抗拒,更別說是結婚了。

《慾望城市》裡的凱莉雖然深愛著大人物,但是不管之前同居到之後結婚,她都堅持必須保留當初單身時所租用的公寓-也是她此生最舒適的地方-作為「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大人物一開始雖然有點質疑,但後來也放開心胸,因為凱莉是個獨立的女人,此生都會需要一個獨立的空間,在那個空間裡,可以保存著原本的凱莉,她在家裡是大人物的妻子,在自己的小公寓裡,則是有著自己事業、性格、幻想、以及好姊妹的凱莉。

兩人一旦決定要一起居住,的確很有可能除了工作以外的時間都黏在一起,雖然有人陪伴,但總覺得無法喘息。其實那個「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未必要是一個有天地牆面的三度空間,只要在生活裡適度畫出一個屬於自己的小世界,讓真正的「自己」可以在這裡盡情奔馳,在遭遇問題時可以把自己放在裡面冷靜思考,跟對方有了衝突,也可以先把自己放到這個「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裡,與對方暫時隔離,避免做出後悔終生的決定。現代社會裡的男女關係已經跟以往有很大不同,大部分的現代人不會再要求女性必須跟隨著丈夫,時時為他打點一切,就算是家庭主婦,也可以挪出閒暇空檔,去充實自己,做作自己想做的事。那個無形的「秘密基地」,其實就是一個可以只為自己著想的空白,裡面可以填入任何覺得適合自己的事物。這與自私是兩回事,只是不要讓自己在盡心付出之餘,忘了一個人站穩在這世界,其實不能完全仰賴另一個人。

其實,每個人-不管是男是女-都該有一個這樣的秘密基地,這個空間不只是用於同居,而是是用於情感關係的每個階段。戀愛、同居、結婚、生子……人生在世,都不該把自己的全部寄託給另一個人,尤其這個年代裡,男性與家族已經不是主導一個女性經濟自主的關鍵,我們更應該去學會保留最真實的自己,學會自己站起來,人人都應該自立、自主,如此一來,不管是戀愛、同居、結婚,對方都不會有太大壓力,兩人的關係也不會因為過於黏膩而分崩離析。

該不該同居、要不要同居,當然看兩人共同的決定,沒有什麼該或不該,甚至結婚都未必是感情關係的理所當然。但如果決定要結婚,同居肯定是個必經的歷程,成年的我們,都應該理性地去思考、面對每一個情感階段,做出適當的調整,找出「屬於自己的秘密基地」,為未來的幸福做準備。


部落格KK有話要說


粉絲團凱西想太多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該不該進入同居時代?】

>>圖/
子宮頸Yen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