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想尋找的,是「解藥」還是「幸福」?

妳正在尋找「幸福」嗎?妳跟那些妳眼中所謂「幸福的人」聊過「幸福」嗎?就和我和Lisa的這個下午一樣。

「最近好嗎?」在這間我們都很愛的小咖啡廳,我邊端起咖啡,邊問我的好朋友Lisa。

「工作還是很忙,新來的主管很機車,最近心情很不好,所以才找你出來聊聊天啊……唉,還是你比較好,有一份穩定的感情。」Lisa說。

「真的想談感情,就好好地定下來談一份感情啊!」我說。

「我也很想啊!問題是,要去哪裡找啊?!我如果知道在哪裡,還會在這裡跟你喝咖啡喔!」她說。然後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如果有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疼我、愛我,那該有多幸福啊!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那麼不快樂了。」

「那怎麼辦?之前幫妳介紹的,妳都不喜歡啊!」我說。

接下來的那陣沉默,那是屬於老朋友之間的靜默,所以一點都不會尷尬。我們在那陣沉默裡,自在地放空,設在樹下的咖啡座,伴隨著傍晚的夏日和風,吹得我們好慵懶,慵懶到我都懶得說,其實我今天也不快樂耶!

是的,我正在一份穩定的「幸福」裡,可是我一樣也會不「快樂」。

而且我不快樂的原因,跟Lisa很像,我最近好忙,忙到一直被情人抱怨;我最近的客戶都很囉唆;而我這幾天很不快樂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本來跟朋友計劃好的旅行,我因為臨時有工作不能去,於是我的情人只能自己跟朋友前往,而我除了工作,還得照顧我們兩個人合起來,一共養的三條狗,我經常在每天早上、傍晚跟深夜固定要遛的三次狗裡,一手牽繩、一手拿裝著狗大便的塑膠袋,然後用肩膀夾著手機講客戶打來要調整創意的電話……

Lisa認為一份真愛,可以徹底解決她的不快樂。就像我們當時都認為過的,「愛」是解藥,它可以治好我們所有的不快樂。在愛的初期,它的確是的──與其說是「愛」治癒了我們的不快樂,倒不如說,是我們把注意力都放在愛身上,那是我們在愛的花園裡,快樂遊歷的時光,所有看見的風景,都那麼新奇而充滿美麗;與其說是「愛」給了我們勇氣,倒不如說,是我們對愛的未來的想像,讓我們的心胸突然變得很開闊,認為現在生活裡的那些小小的挫折,跟那麼棒的「愛」的未來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直到「愛」的新鮮感消失,直到我們可以冷靜地細看那份愛,愛的療程結束了──我們發現原來每份愛,也都會發生它自己的問題。於是我們忘記它曾經帶給我們的療效,我們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在,它後來帶給我們的那些困擾和不快樂。

也許是,那份愛後來真的有太多它自己的不快樂;也可能是,因為它被期待著要承受太多我們本來的不快樂,所以才會摔跤。

那也許是一個「聰明」的決定,我們在「愛」開始不快樂的時候離開,我們沒有浪費時間;當然那也可能是一個「誤判」,那是我們在多年後,突然發現自己竟然還記得那個人,然後想不起任何一個可以理直氣壯地告訴自己的,當時離開的理由,於是我們安慰自己,再多的後悔也都無濟於事。

直到我們終於真的跨入了一份愛,看見了比我們所想像的,更多「愛」的畫面。我們才發現,當我們對一份愛的所見越多,我們對它所畫的藍圖就越小。那是我們越來越懂得珍惜的現在,越來越想把每一個現在,好好地過好。於是我們在那個小藍圖裡,又畫上了更多的細節,每個細節,都是幸福的功課:是不止接受,也要付出;是不止要帶給彼此快樂,而是也可以一起吃苦;是有的時候,妳甚至會掩飾自己在外面的不快樂,因為妳知道他太在乎妳,而妳捨不得讓自己的不快樂,變成他要吃的苦。

「愛」不是萬靈丹,它不能解決妳所有的不快樂;「愛」會帶給妳的,是跟妳的從前無關的,新的快樂。

而任何只能帶給妳快樂的東西,都很難是健康的,所以我們才會在愛裡,除了享受快樂,也要吃一些苦,如果妳也願意,如果妳也覺得值得,那「愛」就蛻變成了「幸福」。

我跟Lisa在大樹下的咖啡座上沉默著,都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我抬起頭問她:「妳想尋找的,是『解藥』還是『幸福』?」

那是後來的第二杯咖啡的故事了。


角子粉絲團

角子
雜項工作者。 從唱片創意、藝人書製作到經紀。 好玩的事都做。 如果還能賺點錢就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