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致那段,我們一開始就知道沒有未來的愛情



那是一個攝氏5度的夜晚,即使是剛在中國城吃完熱呼呼的晚餐,也無法讓身子暖和起來,真是冷得讓人直打哆嗦。奎克和阿法送Tania回住宿的地方,這是 Tania在當地的最後一晚,這讓相處了兩個月的三人來說格外感傷,雖說人跟人之間哪有不離別的,但此次分開後,沒人有把握之後是否還有再見面的一天。

奎克在Tania的左右臉頰各貼上一次,標準的歐洲人打招呼說再見style。輪到阿法的時候,他跟Tania四目相望了好一陣,阿法的瞳孔在夜裡閃閃發亮,但彼此卻遲遲說不出話,因為想說的實在太多,然而站在寒冷的公寓門外,這麼大一顆明亮的電燈泡奎克又杵在一邊,他們只好愣愣的給了彼此一個簡單的擁抱,也做了左右各一次的貼頰,草草說了再見。

Tania關上房門的瞬間,就忍不住落淚了,她好氣自己握不住這一切,什麼也留不下來。

她看著桌上的手機,慢慢地寫下一通簡訊,「好希望奎克剛剛不在旁邊……我想好好說再見。」然後,傳給阿法。

10秒後,她的手機響了,「我也是,妳快下來幫我開門。」

什麼?!

「你在開玩笑嗎?」Tania不敢相信,阿法又折回來了?

「我是認真的,快下來。」Tania趕緊擦乾臉上的淚水,衝到門口。

門一開,她看到戴著毛帽,裹著圍巾,穿著厚厚Wolfskin外套的阿法出現在門外,兩人忍不住緊緊相擁。「你竟然回來了,你竟然回來了!」Tania又驚又喜的說。

「當然,我得先把奎克甩開。」阿法不改搞笑的幫Tania擦了淚水。「不要哭。」

「可是錯過這班車,你不是要再等一小時嗎?」

「可是錯過今晚,我不知道要再等多久才能見到妳。」

兩人就站在公寓無人的長廊上緊緊相擁了好久,沒有熱辣辣的接吻,也沒有入房撲倒的激情戲碼,就只是靜靜地靠著,因為每分每秒都太過珍貴,他們只想讓彼此的心臟貼在離對方最近的距離。

阿法第一眼看到Tania就喜歡這個開朗的亞洲女孩,他老是在受訓的課堂上幫她佔自己旁邊的位子。Tania則被阿法身上散發貴族般的氣質深深吸引,阿法是奧地利人,很會彈鋼琴,沒上課的時候,他們會漫步在街頭,阿法會哼著一首又一首的古典音樂,問Tania有沒有聽過。有一次,路過一間樂器行,阿法二話不 說就拉著Tania走進去,兀自坐在一架鋼琴前演奏了一段,邊彈邊微笑看著Tania。

那景象,像極了童話故事裡的王子,Tania的腦海裡久久忘不了這一幕。

阿法告白的時候,是在雙層巴士上。「雖然我們住的地方相隔這麼遠,文化差異這麼大,但卻好像沒有距離。」阿法這麼說的時候,Tania心中雖然暗自小鹿亂撞,但這也才突然意識到,其實他們的距離可大了。

躲了阿法幾天後,Tania才告訴他,自己在台灣還有一段滿目瘡痍但仍有待解決的男女關係,在彼此的感情投入更多之前,她不願意隱瞞他這件事。

「我懂了,妳先好好處理自己的事情,我全都理解。」阿法始終維持著紳士的態度。

Tania在阿法的懷裡不斷落淚,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此刻,她才體會到什麼叫做握不住的遺憾,無論是相處的時光,或是阿法。那一刻,她才深深了解,如果沒有勇氣對一段無望的愛情放手,就沒有資格好好的擁有新的幸福。

「別哭,別哭」,阿法不斷安慰著她,「這一切都太困難了,我們居住在地球的兩端,妳還有那段感情要處理,我的未來也還不確定會落腳哪裡……」

那是Tania此生最長也最難過的一個擁抱,也是成年後,唯一一段僅止於擁抱卻讓人如此心碎的愛情。

這是一段一開始就註定了沒有結果的愛情。

好多年前,我的一個好朋友在交換學生的時期,交往了一個土耳其男友,半年 後她回國前跟男友分手了,我很驚訝,一直不解為什麼,「難道不能遠距離試試看嗎?」多年後,我才終於明白,有些事,強求起來太困難,那一刻,我們相遇相知 相愛,下一刻,我們就被命運拋向截然不同的環境和狀態,苦苦的綁著彼此,既是殘忍,也是折磨,不如這刻痛心劃下句點。

有些人會留條後路,說好之後兩人是開放式關係(open relationship),一方若遇到下一段,彼此就放手。只是執行起來,又何嘗容易?誰該先抽手,又該在什麼程度告知彼此,若不是剛好都有伴,總是有一方要傷痛。

人生很美好也很困難,雖然人一生下來就註定每件事情總有盡頭,但越是如此,我們就格外希望手中握住的東西能夠持續到永久,無論是一段關係,一段愛情,或一句承諾。然而經過幾次充滿盼望和絕望後,我們才知道,沒有什麼形式是永久,唯有心在,關係才在,凡事才在。

我們這一生,會經歷成千上萬的人,飛越千千萬萬哩,那個我們曾經為愛彼此打上的結,就讓它以愛的形式,留在那個時空裡吧。



本文出自
MissAnita御姊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