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習慣」這個東西,真的很可怕。

和這個男人同居了八年,我熟悉他所有的習慣、興趣,而他也是,我喜歡吃什麼、用什麼品牌的乳液,甚至連哪個品牌的衛生棉都知道。我們一起長大,一起經歷風雨,這是長時間相處培養起來的默契,我們彼此的存在,就像空氣一般自然,卻很重要。

同居的第三年,我們領養了一隻小狗,他說:「狗的生命是十年以上的,這代表著我們將變成一個『家』,要一起守護著牠長大」。

我一直以為我們會這樣步入禮堂,相守到老,這夢想,就在他遇見了筱筱以後變了調。「為什麼出去時妳不畫點妝?」、「老是綁馬尾妳不覺得很醜嗎?」男友開始挑剔起我的外貌與打扮,這和以往他老是對我說:「和我在一起時輕鬆穿就好啦!」、「妳不化妝也很漂亮」,完全不一樣,我開始反省自己是不是變得像黃臉婆,他本來就是容易被外貌吸引的人,這方面,可能是我疏忽了,所以我開始連逛夜市時都要上個淡妝,也添購了很多新的衣服。

一段時間後發現,問題根本不是在打扮上,「為什麼妳講話就是不能溫柔點?筱筱很溫柔又懂事,妳可不可以學著點」、「為什麼妳就是不懂怎麼和我相處?筱筱很懂怎麼安撫我,妳為何做不到?」、「妳以為妳真的了解我嗎?」,一句句的問號像利刃般刺進我心裡,我知道我們相處間出了問題,也知道外面有很大的誘因正影響著他,但為了這個家,我願意面對。

無止境的吵架,每天都有不一樣的引爆點,枕邊人變成了同居的室友,我們好陌生好陌生,他處處防著我,而我也精神面臨崩潰,曾經想過,如果他喜歡安靜不吵鬧的我,那我就該是那個模樣彼此比較好受,於是我開始吞藥,每天把自己搞得恍恍惚惚,直到一天早晨,我哭著對他大叫:「我討厭那個女人!好想撕爛她的嘴。」「啪!啪!啪!」三聲清脆的賞耳光聲音從我臉上傳來,臉頰是灼熱的,但比不上心理的震撼,一瞬間,我突然醒了。

原來,我全心守護的家早就已經不存在,他們兩個已經祕密交往了好幾個月,她常在我前腳踏出門,後腳就進了這個家,兩人在我們一起買的沙發上打滾,在我買的床單上發生關係,甚至曾住下來過。原來,我們不知從何時起是三人同居的模式,我還傻傻地幫他們刷馬桶、擦地板,只希望得到男友的稱讚。

醒來的那一瞬間我大哭了好久,像是把身體撕去一半般痛苦,我知道自己必須放手這一段感情;曾經因為習慣而捨不得,我害怕孤單,害怕面對寂寞,但這只會讓傷口更加的腐爛,我用盡力氣哭完了這段戀情,離開了我曾經珍愛的「家」,是該好好重新學習一個人的生活了。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該不該進入同居時代?】

>>圖/
子宮頸Y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