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當我們的愛情變成隔夜飯

住在一起之後,在客廳看電視的時候,他最受不了的就是她拉起她的左腳,毫無意識的開始剝她的腳皮。第一次去旅行,他就知道她有香港腳,但是住在一起之後,只要一陷入無意識的放鬆模式,她就開始左摳摳、右摳摳,弄得一地板都是。只要他「稍微」試著要跟她溝通,她馬上就板著一張臉說:「你還不是剪指甲到處亂掉。」

他不是有潔癖的人,但是對於四散的身體髮膚一直有種恐懼感。再加上她整天一直嚷嚷著要他幫忙擦藥。

「妳自己不能弄嗎?」

「你幫我看看嘛,有個地方一直弄不到。」

「妳等下,我正在回個郵件,馬上好……。」他看了一眼女友滿目瘡痍的腳底板,想說為什麼這麼漂亮的腿,卻藏著恐怖的腳在高跟鞋裡。他企圖拖延時間,打算慢慢摸個十分鐘再說。

她說同居生活本來就應該是結婚生活的翻版,如果都是浪漫的縮影,那就談戀愛就好了,何必真的生活在一起。所以她很清楚的告訴他,「如果我們要同居,就要把『最真實』的一面讓對方看到」。她說。

他一直以為自己對於「最真實的一面」早就準備充足了,但是他卻沒想到自己竟然還要面對腳皮掉滿地的狀況。這不是「最真實的一面」,這是「最醜陋的一面」啊!

他們交往兩年之後,才決定要住在一起。她是實際到不行的人,所以相信同居不僅在寸土寸金的台北市能節省租屋費;更有降低未來風險的考量。她說現在離婚率高達三分之一,如果不先試試看,怎麼知道之後合不合適。

或許這是一個「終極的腳皮試驗」?經過這一關後,才能判斷這個人適不適合一輩子走下去?他覺得,現在兩個人真正走到一個柴米油鹽的絕境。

所以之後當她穿著性感的高跟鞋,在他面前晃來晃去的時候,他會聯想到她在家裡的狼狽;他記得上次出去玩時,女友想把腳貼在他的腳上,他整個就不舒服到直接彈開。他記得有人跟他說過,男人看過女人生小孩從產道出來的過程後,他就會再也硬不起來。「同理可證?」他想,或許有些東西真的只能收在自己心裡。

還是說他並沒有成熟到可以處理到這種不夠甜美的狀況。天底下多的是夫妻可以同甘、不能共苦。如果到了兩個人必須互相把屎把尿的年紀,到時候還有更多極端的窘境都會隨之出現。他知道這是必然,他只是不確定現在就是最好的時候。他可能需要更多的時間:十年、廿年、三十年之類的,一直到兩個人都老到無可奈何的時候,他才會認命的接受生命裡面那些不愉快的渣渣。

他覺得自己在還沒來得及享受太多的糖蜜──戀愛,就像是杯子蛋糕上的彩色糖霜;但同居,就開始吃無味的白米飯,不是日本米、不是泰國米,有時甚至還會吃到發餿的隔夜飯,就像是逼他撿腳皮的女朋友一樣。

他繼續漫無目的的瀏覽視窗,開開關關螢幕上那封早已回掉的信。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該不該進入同居時代?】

>>圖/
子宮頸Yen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