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害怕錯過性愛嗎?

今年夏天我要結婚了,但我必須坦白一件事,那就是我曾經腳踏多條船。不,等等,回來!別對我品頭論足!我不曾騙過我的男人,但我貪得無厭是有罪的,特別是當約會應用程式Tinder出現在我朋友圈之後,在周末夜晚,妳可能會看到我正掃過這地區單身男士的名單,手指左右滑來滑去,就好像我把這個約會App看作是我個人的神奇寶貝收藏。我是個成熟的成癮者。

「那男人也太多毛了,妳為何會答應?」我的朋友梅根有天晚上跟我抱怨,就在我將她與某人配對後,我原以為對方會是野人的型男堂弟。「妳的意思是?」我疑惑地問,「看看有多少男人喜歡我們。我們是贏家!」

我錯誤的渴望把朋友跟一個像大猩猩的人送作堆,背後其實是更具挑戰性的問題。為何當我應該從池子出來到成人泳池時,我還是試著走入數位約會場景的渾水中?有些人可能會說是因為害怕。

我稱它是性愛的FOMO──也可說是FOMA:害怕錯過屁股。

FOMA興起

妳知道FOMO(Fear of Missing Out)是什麼,對吧?它是「害怕錯過症」,一個專屬這個世代的全新神經症,這群人周末晚上在家時,還是要上Instagram看上千張他們沒參加的派對照片。FOMA(Fear of Missing Ass)則可以對應用於約會上。受害的往往是20、30歲女性,她們害怕在定下來之前,沒能擁有足夠的性經驗……擔心當她們找到另一半時,才會意識到所有美好性愛都發生在臥房外。

FOMA症狀可能包括,當前男友在妳臉書上PO的可愛照片按讚時,妳會莫名感覺一陣開心,手心冒汗,Tinder網上的男性朋友嫉妒,而當伴侶開玩笑說:「盡情收看線上影音Netflix節目,是新的前戲。」妳會暴躁生氣,這可能對一段感情是致命傷害。29歲的瑞秋是紐約房地產圈中有自信的金髮女郎,在她27歲生日前(或許不是巧合,這是美國女性初婚平均年齡),她明白她不想跟交往8年的男友繼續走下去。不是因為瑞秋逮到他劈腿或他忘了錄《醜聞風暴》,基於多年的信任和對彼此的崇拜,她有段穩定、「很快樂」的戀情。當她和男友分手時,她知道她放棄的不只是第一個、也是唯一和她睡過的男人……這就是為什麼她需要宣告結束這段關係。

「當妳在談戀愛時,有點像是失去了所有可能的生活、自我,以及性伴侶,我猜。」瑞秋說。「有這種損失的可能性。」愈來愈多像瑞秋這樣的千禧世代女性擔心,太早讓自己和長期飯票定下來,意味著會錯過許多美好性愛。女人開始晚婚,享受性自由,這多半來說是件好事。隨著結婚、組織家庭的壓力變小,年輕女性較不會壓抑自己,可以擁有更多性經驗而不被指指點點。如同一位朋友所說:「當妳可以吃自助餐時,為何要選擇套餐?」

當然,FOMA對男生來說不是新鮮事。30歲喜劇演員強,在我們共同朋友的生日宴會上對我說:「每當我和某人交往,我會暗戀另一位女生,或開始幻想和那女服務生上床是什麼感覺。這對我來說是這段感情可能不會有結果的訊號。」站在我們附近、一位有模特兒特質的女生回應:「是耶,這就是為什麼我現在不約會的原因,我太愛跟其他人炒飯了。」

強輕聲笑了笑。我用手肘輕推他說:「老兄,她不是在跟你說笑。」

為何我們要經歷

「新世代女性覺得她們應該要隨性享樂生活。」心理醫生、也是社會學家的雷絲莉貝爾說。貝爾發現奮鬥中的年輕女性認為,性與愛的生活要取得平衡……不見得是相同的事。「許多女性現在承受前所未有的壓力,得搞清楚她們的感情伴侶和感情偏好。」貝爾說。「感覺妳在20多歲時要盡可能有多點性經驗,才能了解妳自己。」尤其是許多年輕女性不像老一輩怕被貼上騷貨的標籤,但她們害怕發現他真的很好,對方卻保持開放的態度。

「感覺妳在20多歲時要盡可能有多點性經驗,才能了解妳自己。」

不論父母對我們的神經症有多大影響,他們不會在場邊為我們周六夜晚的行為歡呼。我們的朋友和社交圈可能是FOMA最極端的推動者,「我在大學時曾玩過幾次三人行。事情像是突然發生,它們不在我的待辦清單上,事後當我提到這些事,我朋友反應的方式彷彿它像是另一種複選題。」加州32歲醫學院學生莎拉說。

莎拉說她不曾「為了有故事」去做任何事,但在充分享受人生之前,她會讓戰友們融入她們伴侶的生活中。怪不得貝爾也發現千禧世代女性通常把「安定下來」與「死會」相提並論。

是什麼導致新世代女性產生FOMA?諷刺來說,父母養育我們的方式有一定影響,貝爾說:「跟我談過話的女性覺得父母訓練她們追求成功,太早嫁人或談一段認真的感情,會阻礙她們發展。在男女關係上,她們沒有承受直接的壓力,壓力反而是別安定下來。」如同在《女孩我最大》中,漢娜的母親告訴她,「保住工作,而不是保住男人」。話說漢娜有次和身旁的陌生人在星巴克廁所做愛……,而下一回的冒險,會是變態行為的「額外補貼」。

「有些戀愛很久的年輕女性會聽到朋友問:『妳怎麼現在就定下來?這是妳該享樂人生的時候。』」貝爾說。「但有時候事情比那更微妙。妳沒有這種共同經驗,可能會感到朋友的怨恨與失望。」基本上,妳的朋友會支持妳多玩玩,只要她們還在同一條船上。

我們也可能把FOMA的問題歸咎給網路,「約會後」網站The-Gaggle.com共同創辦人潔西卡瑪莎說:「社交媒體把更多會吸引妳的人放到妳領域裡。過去當妳談戀愛時,或許只有一些生活周遭的人可能吸引妳,現在妳習慣一起玩樂的男生,在臉書上加妳好友,或是有男生總會收藏妳的Instagram照片,還有些男生會經常轉發妳的推文。誘惑總是近在咫尺,而且是危險的……有時不幸還是性感邪惡的。」

想想看:在網路出現前,我們不知道會有這麼多男生對我們感興趣!現在我們會想:念研究所的前男友不斷對我的貼文按讚,當兩人可能保持聯絡時,為什麼我還要和男友夜夜爭吵?

然後等一下,到底那男的是怎麼回事?瑪莎說:「在物聯網上,男生看起來似乎是被動去對妳的貼文,或照片按讚,但他其實是非常積極的。那顯示他正想到妳,他正在關注妳做的事……,或許戀情會從推特上一些收藏的動作展開,但當他開始在妳臉書照片上按讚,代表他喜歡照片中的妳,喜歡妳的樣子和關於妳的一切。」

來自溫哥華的24歲老師緹根相信,流行文化對性感單身貴族的描繪,影響她對男友條件的講究,儘管她現在已有男友。「女人害怕的是如果她們太早成家,她們會錯過自已的《慾望城市》年代──不做承諾的完美年代。想著也許我最棒的單身時光還沒來到,是很吸引人的。」她承認。「我能體會人們可能認為妳談情說愛的日子是浪費時間,這在媒體上也沒獲得極大關注。」的確,看看《俏妞報到》中的尼克和潔西多快就分手,而那兩人還是最佳情侶!

遇到問題怎麼辦

如果有慢性FOMA該怎麼辦?不像一般的FOMO只是讓妳覺得生活很糟,FOMA可能刺激我們採取行動。夏威夷26歲電影工作者柔伊這麼形容:「當妳是感情中快樂的一方,妳可能不會注意到雜貨店裡排隊的那位帥哥──因為妳正幸福『啦啦啦』。但當感情不是那麼順利時,妳開始有點賣弄風情,妳會想這個男的可能比男友好。妳必須思考:『為何我這麼喜歡被人注意?我受的關注不夠嗎?我應該作出要求嗎?』」

幾年前,柔伊因為長期交往的男友無法在床上與她燃起火花,而感到沮喪,她形容:「他是香草口味,我是聖代冰淇淋。」她將注意力放到帥氣的瑜伽教練身上,「我就像是需要在另一段關係中獲得性滿足。」但很快她了解到,她只是用一段平淡的感情換來另一個無趣的關係。那位在瑜伽方面很聰明、有趣及優秀的教練,大部分時候都在談他是如何靠瑜伽變得聰明、有趣及優秀,「他床上功夫很棒,可以把我變成麻花捲,但結果我完全不喜歡他,他很自大。」

晚一點談感情沒有什麼錯,同樣的,偶爾遭受FOMA的痛苦不一定代表妳的感情不幸福,「感覺自己錯過了,是常人的反應。即使我們已經死會,也無法避免去愛上別人,那很自然,從文化角度來看,我們一直被花言巧語欺騙,所以我們應該對這些事有一定了解,但無疑的,即使感情幸福,我們還是會有些百感交集,了解這個是很重要的。」貝爾說。

柔伊和瑞秋的故事,讓我們對拋棄男友,或戒掉愛情感到躊躇,因為讓我們雙腿發軟的性高潮或許就在拐彎處等著我們,這個最佳故事會有個美滿結局。莎拉說,嫁給一個願意做任何事的男人,治好她的FOMA,「他讓我去冒險,而沒把我推出我的安全地帶。現在在床上炒飯對我來說完全沒問題,因為星巴克的廁所太噁心了。」

柯夢性愛人生清單

柔伊沙達娜曾經在兩個地鐵車廂之間炒飯,還開玩笑說那「超級街頭的」。呃,更像是超屌的。當妳在嘗試我們清單上的事時,讓柔伊成為妳的啟發者……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柯夢波丹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