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只跟30+的女人交往

「 ……妳三十歲了嗎?」男人看著眼前的女人,有點猶豫的問。

「喂!我有看起來這麼老嗎?我才廿五耶。」

「那……不好意思浪費妳的時間,我只跟三十歲的女人交往。」

所有的朋友都覺得他是怪咖,如果有青春的肉體可以享受,為什麼獨獨要三十歲以上的熟女,她們已經過了輕熟女的範圍,甚至瀕臨保存期限。有人問他說這是不是一種藍海策略,畢竟競爭者少、或填個低標,才更容易拿到標的──不是說「二鳥在林,不如一鳥在手」?

事實是,他交往過各種不同年紀的女生。他發現女人不管在幾歲時都非常需要人陪。「大量的關心」是她們最重要的養分,所以她們會責備你為什麼沒有每天打電話、為什麼沒有一到家就傳簡訊給她;逢年過節少不了禮物跟鮮花,但她們卻不會用同樣的認真跟熱情回饋;她們需要大量的安全感來確認自己的存在感,於是他變成了被寄生的宿主。

他說,在廿八歲時尤其是一個坎,所有的女人從小就被恐嚇三十歲青春走下坡的鬼故事,所以她們急著把自己脫手,不管是跳樓大拍賣或是,你會發現那時的女人有種急昏頭以及經常說「自己瞎了狗眼」的狀況發生。他曾經交往兩次就被帶去見父母的,一度以為這個人是大陸女人附身,因為她精準、功利、又不留情面的做法,單刀直入的問他有沒有車跟房,以及爸媽年紀多大在做啥,他很快就被推進到下一個階段,所以只能快速的分手避免誤會。

他曾經認真的思考過,為什麼自己老是遇到公主?他後來歸納這是因為女人從小就閱讀童話故事,造就了她們與生俱來的夢幻特質以及對於浪漫的高度需求。這種寫在基因裡的程式,一直到三十歲後才會被完全抹去。

到三十歲以後,女人所有對青春的崩解正以重力加速度的方式進行:熬夜會累、沒畫粉底跟眼線,人家就覺得妳昨天沒睡好,所有的人都只頌揚豐沛的十幾廿歲,沒人搭理如日中天的三十歲;或是如日中天只能用來形容男人,女人的黃金時期就是那短短的十年……。

但三十歲以後,女人所有的覺醒都突然發生,她們意識到童話書裡的公主身分再不適用,但坊間從來沒有「公主以外」的人生與教戰手則,所以她們必須自己摸索一條新的路。例如:當她們發現等不到別人送花請大餐,但自己有能力可以讓自己不但吃飽、而且吃好;她們可以說走就走的出去旅行,因為她們習慣單身的時候與其東喬西喬所有人的行程,還不如就喬好自己;所有市面上的進修課程,走進去往往都是陰盛陽衰,她們一直不斷的需要進步的感覺,管她是三十歲還是六十歲。

他說,「我還來不及請假想跟她再商量一下,她已經機票開好要準備出發了。我永遠有種她少了我也無所謂的危機感。」

「我其實一直很好奇她到底一個人在自得其樂什麼,反而到最後變成是我很黏,哈哈。」

所以說環境對於所有人的進化都給了足夠的武器,女人的口袋裡從來就不是只有青春這樣無敵的寶物,但一直到三十歲後,女人才開始認真的檢視自己到底還有甚麼資源,而只有這個階段,她們儲備的武器再不是短短保存期限的東西,更多是帶著走而不怕會壞的耐久財。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30歲女人的有多棒,你懂嗎?】

>>圖/
蛋妹

茹絲葵
在外商公司闖蕩多年,任性但時常踢到鐵板。希望自己變得圓熟一點,但又害怕失去自我。矛盾,說穿了就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這不是一個開心的故事但卻也不憂傷。它只是忠實地記錄了一個台灣女生的上海觀察。認真的希望,越來越多的台灣人能在自己想要的戰場努力,並且得到自己要的東西。不管是在兩岸的哪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