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給我深愛的女人

20歲的時候,她一心追求一份永誌不渝的愛情,將所有的心思都投注在男友的身上,用盡所有的氣力去愛他,替他設想好所有一切。當天氣冷了,她立刻拿出那點微薄的薪水替他添購毛衣,自己卻因為捨不得花錢買件冬被而冷得發抖;夜深了,他還流連在夜店,她想到的不是他和其它女生抱在一起卿卿我我,而是擔心他喝酒騎車會有危險,特地打電話叮嚀認識的酒保:「幫他叫計程車,別讓他喝醉騎車。」酒保沒好氣的罵她:「他自己就會叫計程車,不過是為了載女生一起去旅館!」

她是這樣義無反顧的去愛一個人,工作只是謀生的工具,從不曾花費心思想過自己的將來,倒是無時無刻不在想著他的事,即使他都明白的告訴她:「我不值得妳這樣對我,而且我還想玩。」,即使他從不曾花費一點點心思關注她這個所謂的女友,她依舊守著,有許多人暗自笑她傻、當面罵她笨,有更好條件的男生追求,但她不曾動搖,不是為了感動他,只是因為無法不愛。
(妳可能想看:愛,義無反顧)

但原來這樣熱烈的愛也有用盡的時候,他玩到盡興夠本後收到兵單,承諾只要她等他當兵回來,他們就結婚,那一刻她突然覺得可笑,原來這樣傾力的付出對他來說,只不過是換得一張虛無飄渺的結婚入場卷,她清醒了,告訴他:「你只不過是怕孤單,想有個人等你罷了,你不愛我。」接著她脫口而出:「而我也不愛你了。」他不相信,但她發現自己說得是真的,這個人對她再沒有一點吸引力了,她甚至懷疑看著他離去的落寞背影想:到底當初我愛上他的什麼呢?

又經過了幾段無疾而終的戀愛,30歲的時候,她追求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有間房子,披上白紗,和老公小孩過著安穩的小日子, 和男友也同居了四五年,雙方家長都認識,彼此種種缺點都深知瞭解,照理來說應該是水到渠成,誰知道他一直不主動表態,提起時總說事業未成,叫她再等等,總有一天會讓她幸福,明年明年又明年,女人的青春就這樣在左等右等中消逝,好在這時她已經略微成熟,學會不再把心思全耗費在愛情上,雖然期許當新娘,但也同時追求自己的夢想。

夢想逐漸有了些果實,婚姻卻始終空中樓閣,朋友勸她既然都耗到現在,乾脆直接拿張結婚協議書逼婚,諒他也不致於敢不簽,但她又很奇怪的突然醒了:「這個人既然跟我耗了許多年而不想娶我,那麼跟他結婚又有什麼意義呢?」過去提不起勇氣做的事,突然在幾個月以內她統統完成:分手、搬家,重新適應新的人事物,當然也包括適應未婚老女人的新身份,那痛楚無疑挑筋斷骨,但,至少是清醒的痛苦。

40歲,走過那段憎恨快樂、懷疑幸福的黑暗期,在寂寞的考驗中,她最後仍舊選擇相信愛,即使最後沒有所謂天長地久,但她的確曾經深愛、以及被愛過,愛情傷害過她,卻也滋潤了她的生命,寬容了她的胸懷。

現在的她依舊等待陪她度過下半輩子伴侶光臨,但間中亦不介意過客來訪,只要真誠,彼此相陪一段又何妨?因為她的生命價值已無須靠男人來添光增色,本身早是發光的寶珠。
(妳可能想看:究竟他是個過客,還是個願意定居下來的旅人呢?)

她也許眼角多了幾絲皺紋,肉體也比不上年輕妹妹的緊實,但談吐、神采、品味和內涵都散發一股無盡的魅力,她可以大笑一如天真的少女,也可以嫵媚如同盛開的玫瑰,有人陪伴時,她享受,自己獨處時,她自在,永遠盡心去愛人,也愛著自己,這樣的她就是我深愛的女人、我的偶像、我的Muses。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20.30.40歲女人要的愛】

****


愛上現在的自己,快來認識紅薑黃先生~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