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這個年代,我們習慣用肉體談戀愛

Share

Lara坐在電腦前,歪著頭,思索著怎樣的措辭比較好。

「…我也很喜歡Julie London的歌聲,她的歌聲總帶人回到美好的舊時光,好像坐在煙霧繚繞的小酒館裡,前方有人抽著水煙和雪茄。對了,你喜歡Chet Baker嗎?」

Lara把信件按下送出後,又瀏覽了前面幾封通信的內容,有幾封信她特別喜歡,因為對方問了她幾個問題,例如說,妳最喜歡外國的哪個城市?妳喜歡在旅途中觀察哪些事?妳喜歡在哪種季節出國旅遊?喜歡青年旅館,飯店,還是公寓?

她喜歡這些專門想了解她的提問,她總是很認真的一一回答,深怕哪一個問句漏答了。跟她通Email的,是姊姊介紹的朋友,一個大她5歲,在倫敦從事金融業的男人,離台灣飛行至少13小時,時差7小時遠的地方。

因為地理上的差距,讓兩人的交往速度顯得緩慢,他們每日通信,聊聊興趣,談談生活裡發生的瑣事,分享心情和最近看了哪本書,她時不時地重新整理電子郵件信箱,就怕沒有第一時間收到信。兩人的戀情,好像回到網路剛盛行,《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那本小說暢銷的年代。

Lara有點感慨,這些年遇到的幾個男人,總是約個三五次會,就進展到肉體關係,這種進展速度好像都市裡約定俗成的節奏,妳不跟上,好像不上道似的,久了,妳也覺得,那不過就是身體的一種彼此認識,有什麼好放不開的呢?不要得病,不要懷孕,哪有什麼差?

所以,她的戀情總是天雷勾動地火的開始,然後以一種「沒想到對方是這種只想玩玩的爛人」的姿態做收,每次的分手,她都像是學到了什麼,可是下一次的戀情卻又活脫脫複製了上一段,以一種90%似曾相似的模式開始,然後,再度草草結束。

直到分手才知道對方其實根本沒有認真過,Lara不免難過,她覺得這幾年來,自己變得好廉價,十幾歲的時候,她拉住男孩的手,緊張地告訴對方,「不可以,那是最後一道防線,不可以。」但如今,她卻讓自己很容易的被解下內衣,褪下底褲,然後還逞強地告訴自己,這些其實沒什麼。

到底什麼時候開始,一切變成了這個樣子呢?

「So cheap, I am so cheap」,有時她會用伏特加把自己狠狠灌醉,流著淚,倒在地上,喃喃自語的這麼說。她無法原諒自己,怎麼事後看起來總是那麼容易被上。

所以當這次,地理空間將兩人的距離狠狠拉遠,彼此緩慢的用書信認識對方時,她彷彿回到那個好遙遠,彼此還真心真意的分享心情,在乎對方想法的年代。看著對方花時間和心思用心撰寫的一字一句,比看著對方一前一後猛力推送的模樣,讓人要感動得多。

是這樣的,這個時代,什麼都快,我們有無數的可能可以認識一個新對象,然而,我們卻很少好好經營一段讓彼此產生情感依賴的時間。透過科技,你以為你摸清了對方的生日,星座,共同朋友,感情狀態,興趣嗜好或臉書言論就算是夠了解了,事實上,我們只是「知道」了對方的資訊,卻沒有在對方的人生中產生實質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有兩種人,非常清楚身體在一段感情的(不)重要性。一種是沒幾段性經驗的人,他們對於自己全新或九成新的身體還特別吝惜,格外想認認真真地用心談戀愛;另一種,是在慾海中身經百戰玩厭了的人,他們明白,肉體再愉悅,約莫就是那幾種千篇一律的歡愉,若是沒有真感情,到頭來都不過是一場運動,他們太清楚,生理衝動的產生跟消退是怎麼一回事。

而處於中間的人,仍時不時被肉體的慾望帶著走,卻總是迷失在追求真心的路口。

這個年代,我們普遍習慣用肉體談戀愛,卻總在最後,發現肉體跟肉體之間是如此的喜新厭舊。電光石火之後,總是無盡的空虛怨懟和感傷。然後我們才默默的想起,原來彼此之間,其實連所謂的愛情都不曾真正存在過。

MissAnita探。生活

Advertisement
御姊愛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