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其實也沒有那麼愛他

放不掉的愛情,往往只是因為其中有個放不掉的自己。愛情沒了就是沒了,就像下雨了就是下雨了,淋成落湯雞也是沒辦法的事,不如趁機買幾件新衣服吧。

是我太天真了,以為摔爛了舊手機,就能跟過去的一切說再見。但是,拿到新手機的第一通電話,我還是很沒骨氣地撥給了他。

不等他開口,我先發制人:「雖然是我先提分手的,但是有些話我還是想對你講清楚,你總是說你最愛的人是我,但是哪個女人可以接受自己的男友天天跟別的女人搞曖昧?以後我會努力不去愛你,但,在過去那三年我最美好的青春歲月裡,你一直都會在……」

「妳該不會以為,接下來對方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求妳回到他身邊?」

「……你是哪位啊?為什麼要偷聽金的電話?」那頭的聲音,根本就不是金。

「我聽我自己的電話,怎麼會叫偷聽?」

難道是我打錯了?不對啊,這明明是金的電話號碼無誤!

「這個號碼我才用不到一個禮拜,所以可能是對方換了號碼沒告訴妳。」什麼?!

我以為沒有手機的這一個禮拜,他一定是發了瘋似地打了一百通、一千通電話找我;沒想到,他卻是在忙著換掉他的舊手機號碼。

「對面的女孩,妳還在嗎?」

發現真正失去了金,我嚎啕大哭了起來。

他靜靜地等我發洩了五分鐘後:「哭一哭也好……但換個角度想,這種男人留下來有什麼好處?」

「他的一雙大手真的很溫暖!」我說。

「小白兔暖暖包也很溫暖啊。」

「他的聲音也很好聽,只要聽他說說話,我的心情就會馬上好起來!」

他清了清喉嚨:「有我的好聽嗎?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testtest!」

「你的……也不錯。」我有點快被他逗笑。

但,臉上的淚還是止不住地拼命往下流:「還有他長得很像仔仔,你知道嗎?我真的很喜歡仔仔!」

「什麼華仔、牛仔、仔仔現在都退流行了啦,現在流行的是圓仔,我的黑眼圈跟牠有點像,妳要不要將就看看?」

這次我真的笑了出來,但不到幾秒鐘,又悲從中來:「聽說,花多久的時間跟一個人戀愛,就要花多久的時間忘記他。怎麼辦?三年後我都要三十了,我會不會一蹶不振?」

「像妳這樣,一直在緬懷對方有多好有多帥,三百年也忘不掉啊。」

那我該怎麼辦?

「妳要不要試試洋蔥醒腦法?」

那是什麼?

「從現在開始,妳每想一個他的優點就相對想一個他的缺點,一層一層剝開他的好與壞,看看最後剩下的是什麼,或許最後的他,只是一個空心的傢伙。」

「他很有自信辯才無礙,卻從來不看書不陪我逛書店。他很捨得花錢請我吃大餐,但總是帶我去吃他自己愛吃的牛排。他很愛乾淨,但再餓也不准我在他車上吃東西。他常常說愛我,卻永遠記不住我的生日……」

我試著一層一層把金的好與壞全都剝開來,然後,我開始懷疑自己這三年來,究竟在迷戀他什麼?

跟金的前電話號碼通完電話後,我突然覺得,自己似乎也沒有那麼非愛金不可。

但,洋蔥的療效只維持了幾天。

某天,我遇到了金,我快樂到必須要馬上找個人訴說。

我撥通金的前電話號碼。

「我今天不小心在路上巧遇他。」

「妳該不會是一整天都在他家或他公司附近瞎晃吧?」

這麼聰明的男人,真是令人討厭。但,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金很高興遇見我,他說他換掉電話號碼當然不是為了避開我,而是為了跟另外一個『她』斷乾淨。等他一切都處理好後,才有臉來求我回到他身邊。」

「換句話說,他愛妳愛到,可以好幾個禮拜都不聽妳的聲音、不見妳的面;而是一心一意在﹃處理﹄那個他不想愛的人?」

事實好像是這樣沒錯,但是為什麼經他「換句話說」後,我不像是被歸類在勝利的那一組,而是淪落到慘敗的那一方?

「你是不是想告訴我,他根本就不愛我了?」

「雖然妳跟他認識比較久,對他有一定的了解;但我畢竟是男人,換句話說:同為男人的他真正在想什麼,我可能比妳還懂!」

我故意學他說:「換句話說,以男人的直覺,你一定以為我是一個身材抱歉、長相失敗,一提分手,男人馬上雀躍到換掉電話號碼,從此謝謝不必再連絡的loser是嗎?」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不想看妳在愛情的路上繼續走冤枉路……」

「事已至此,我就實話實說好了,其實從小到大,我不是校花就是班花。只要我不小心稍微打扮一下,男人就像蒼蠅一樣一擁而上……我跟金提分手的那天,他還像小孩一樣,很難看的大哭了一場……我並不是你想的那種沒有競爭力的女人好嗎?」我不等他回應,馬上切斷電話。

不到三秒鐘電話響起:「對不起,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妳不要生氣!」

「我才沒有生氣!」我又掛掉電話。

他又打來:「光聽妳的聲音就知道妳一定是一個人又美心又好的人間極品,像妳這麼有魅力的女人,下一個男人一定會更好!」

「誰說我在乎下一個男人是不是會更好?我要的是讓現在這個男人覺悟,失去像我這麼好的女人,簡直就是愧對天地、無臉面對列祖列宗!」

切掉電話後,我直接關掉電源。

把跟金同為男人的他大罵一頓後,真是覺得渾身舒暢、無比痛快。

但過了一個鐘頭,冷靜回想自己的所作所為,似乎是任性妄為、殃及了無辜,心生愧疚後我重新啟動手機,心想如果他再打來,就言歸於好吧。

果然,心想事成,電話馬上響起。

「一切都處理好了,我們重新開始好嗎?這個禮拜六我去接妳,我已經訂好一家裝潢美氣氛佳的牛排館,妳一定會喜歡……」

竟然是金,像我們從來不曾分手一樣,他依然滔滔不絕著。但,我好怕他跟我講太久,他的前電話號碼要是打不進來怎麼辦。

「一言為定,不見不散!」我趕緊豪氣地答應,打發他早點上床休息。

但是接下來等了一整個晚上,誰也沒再打來。

我說服自己,反正金已經回到我身邊了,我不該再對前電話號碼念念不忘。

終於熬到星期六,那天其實是我的生日,雖然金又要帶我去吃我一點也不喜歡的牛排,但是他總算記住了我的生日,也算是小有進步。

那家牛排館就在我最喜歡的書店旁。

「妳進去逛吧,我在外面等妳。」

金一邊掏菸,一邊自以為幽默地說;「妳這麼喜歡看書,又這麼喜歡追根究柢,等妳今年生日,我乾脆送妳一本又厚又重的《十萬個為什麼》,讓妳看個夠!」

換句話說,他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對他來說,今天只是一個可以大吃牛排並且順便跟前女友復合的某個星期六!

以前覺得他抽菸的姿態很帥很性感,現在回想起來,跟他接吻時滿嘴的煙味,真的很倒胃口。

我兀自走進書店,義無反顧地把他丟在外頭。裡面正在舉辦《型男主廚到我家》簽書會。

被一群婆婆媽媽團團包圍的作者,人如其名,還真的是個高帥挺拔的型男。

他正在現場示範一道色香味俱全的洋蔥蔬菜湯。

「感冒的時候,只要喝了加洋蔥的熱味噌湯,很快就可以發汗退燒;如果鼻塞,只要一小片洋蔥抵住鼻孔,就會讓鼻子瞬間暢通……換句話說,除了狗以外,洋蔥也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喔,現在我們就用這個好朋友來煮一道可以溫暖人心的濃湯吧。」

大家都被帥氣的主廚逗得花枝亂顫,但他那句「換句話說」卻像一帖符咒,久久定住了我。

不是吧?我試著撥通金的前手機號碼。

接電話的竟然是個女人:「對不起,我是他助理,他現在在開簽書會不方便接電話。」

「不用說抱歉,這簡直是太好了!」

男人煮完湯後,我也買了一本書,跟上婆婆媽媽們要簽名的隊伍。

終於來到他面前,我看著他那雙剛剛料理著洋蔥、此刻握著鋼珠筆的大手,想像著他的溫度。

他抬起頭來看我:「妳好,妳的名字是?」

我遞給他一個華麗的笑容:「金的前女友。」

他也像被貼了符咒,凍結了幾秒鐘。

然後,他低頭簽名,嘴角掛著一抹只有我知道所以然的笑容。

最後他並沒有在書上寫「給金的前女友」,而是寫「給實話實說的漂亮女孩」。

他把書交給我,用他那雙比小白兔暖暖包更溫暖的大手。

簽完書後,我才猛然想起金還在外頭等我。

回到剛剛他點菸的街口,我發現,他並沒有在等我。

金的一個訊息平靜地躺在我的手機裡:「這家牛排館很夯,遲到十分鐘就不等人了,我先進去點餐,妳趕快進來吧!」

我覺得,是該跟這家牛排館學做人的時候了,它給男人犯規的時間只有十分鐘,最終男人乖乖就範;而我呢?我給了這個男人三年的時間,他卻連一個簡單的生日數字都記不住!

這時,電話突然響起,我誤以為是金,差一點就失手掛掉。

「因為這幾天都在準備新書發表會的活動,所以沒能打電話給妳。可以給我一碗湯的時間,當面說聲抱歉嗎?」

「一碗湯的抱歉也太隨便了吧,如果是四菜一湯的抱歉我還可以考慮!」

今年我過了一個很不一樣的生日,因為有型男主廚到我家,我大快朵頤了一整桌美味的道歉。

至於金,我始終不知道他有沒有想起那個星期六是我的生日,因為後來我也把舊的手機號碼給換了。

我有把握,下一個號碼跟下一個男人,一定都會更好!

本文出自《愛情太短,而回憶太長》時報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Tags : 兩性愛情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