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嫁人只在一瞬間

戀愛方式具有慣性,尤其是經歷過跌宕的人,老覺得只有充斥著激情和淚水的才叫真愛,我覺得也可以叫真折騰。

長此以往一般人肯定受不了,受得了的也難再有其他成就。這個年頭喧鬧紛擾的事物太多,容易看走眼,反而質樸和淡定更可貴,更好辨認。

淡定以後,再看早先那些折騰,只是鋪墊和炮灰而已。有道是:盪氣迴腸是為了最美的平凡。

25 歲以後,我們「滅絕組」成員紛紛迎來了事業上升期,業餘時間開始被各種人和事占滿。即使在非工作時間,小曼也要約來賓錄節目,我要見客戶談提案,塔塔要採訪明星寫訪問,都忙得團團轉。好不容易找到重疊的閒置時間,我們趕緊相約玩耍,幾個人一見面,氣場馬上瞬間對接,隨便做點什麼都樂不可支,更覺生活飽滿無缺憾。但那氣場之外,我們同學朋友的喜帖,一封封寄來了。

每次拿到喜帖,我們都先犯職業病。我掂量紙的克數,再觀察有沒有燙金、開刀模等特殊工藝,以此估算訂做成本,判斷他們結婚有沒有下血本;塔塔則是研究新人千姿百態的結婚照,評論攝影水準,然後說她要是結婚肯定照得比這個強好多;小曼稍微仁慈一點,一般性地問問到底那誰最後嫁了個什麼人,暗自比對自己的定位階級。

消費完人家的喜帖,觀禮還是要觀的。我於1 個月內參加了兩次盛大婚禮,新郎新娘雙方的戀愛時間分別是8 年和12 年,簡直讓我等歎為觀止!怎麼人家就能兩小無猜那麼多年呢,是怎麼做到的呢? 8 年,世界能發生多少大事啊,連一個國家都能分崩離析,他們竟然可以堅守至今。按我們的經驗,每一個戀愛裡,處處是機關,處處都可以形成致命傷,簡直防不勝防。8 年,甚至12 年,這時一個多麼綿延浩大的工程啊,兩人中一方在過程中出了任何一點亂子,都會讓戀情前功盡棄。而就算把這些歲月扛過來了,又得有多大的信念,才能把下面的歲月,再相安無事地過下去。

「戀愛,要談到什麼階段,才能足以讓人結婚呢?」我從婚禮上受驚歸來,問塔塔和小曼。

「不知道,沒想過。」塔塔可能是真沒想過。她在組裡歲數最小,玩心最盛。塔塔業餘時間喜歡養貓,給娃娃做衣服,外加烤點小蛋糕。她還留一個齊瀏海的鮑伯頭,再配上少女樣的小臉,給人當乾女兒還差不多。

「跟親人似的,就能結婚了。妳說的這對談了8 年,肯定跟自己人一樣,分都分不開了。妳養個狗8 年試一試?」小曼有發言權,她初戀男友就是談了好些年,分手的時候恨不得死了一回,她養的吉娃娃,也有5、6歲了。

「親人,那可是無條件的,怎麼樣都行,怎麼都互相不嫌棄。談戀愛結婚的兩人能無條件嗎?」我問。

「肯定有條件啊,得愛我,對我好。要不然我幹嘛對他好啊,有病啊?」塔塔說的是這麼回事。

「那得看到什麼境界了。我看我爸我媽,他們就是非常親的親人,我覺得他們沒條件。」小曼說。

「我爸媽也是!」「我爸媽也是也是!」我和塔塔搶著說,在比較誰的父母恩愛上,都不甘落後。

這個話題到此沒有再進行下去,顯然我們還無法真正理解各自爸媽的境界。但是我們第一次從自己爸媽身上琢磨了一下婚姻,覺得那個境界是存在的,應該叫「相濡以沫」。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