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別當愛生氣的小媳婦

那個還沒有網路的年代,戀人是怎麼互訴情衷的?

忙碌、距離,這些讓戀人分隔兩地的元素,從來沒有因為時代的更迭而有所改變。以前科技不發達,電話費高昂讓人無法時時抱著電話講情話,於是只能用最原始的信件往返,來表達彼此的情意。

信件最美的地方,是等待。戀人將無法當面說的情話,經過思考,化為筆下誠摯感人的文字,然後貼上郵票寄出。一天、兩天、好幾天……信件的內容從發想、到書寫,然後寄出,都是需要時間的堆疊,即使對方收到了,也會需要時間消化,就算回覆也要需要時間醞釀。那時要得到愛人的回應,耐心等待是必須的。等待讓人焦急,但等待也讓人興奮:他收到了嗎?讀信的時候是否滿臉笑意?他的回覆是否也跟我一樣充滿愛意?……我們等待,同時也期待。那時的愛情是用耐心守候出來的,那時的戀人,都十分珍惜對方的一字一句。

然後,我們有了電子郵件,但是情書總不好透過電子郵件,搞得像是工作上的聯繫一樣,下頭還有簽名檔。回覆來回覆去,雖然比信件迅速了,但新內容疊上舊內容的模樣,總讓人心煩,所以戀人偏好電腦及時通訊軟體,msn是許多戀人們遠距離聊天的重要工具,他們會約好某個時間,守在電腦前,一起上線、聊天,不過大家最愛的功能還是視訊,視訊滿足了我們想要見到對方的期盼,就算相隔兩地,還是可以見到對方模糊的動態影像,好像從來不曾分開。當msn推出離線訊息之後,就算對方不在線上,依然可以留個短語給他,表達思念,對方上線之後,就可以看到留言,有點像是把情意凍結在某個時間,等待著對方開機、解凍、領取情話,不啻也是一種浪漫情懷。

那時候我們都還很珍惜對方的回應,因為需要等待,不論時間是長是短,回覆不是必須,也無須即時,但只要有了回應,我們都心懷感謝,即使沒有回應,也是先打電話「關切」,先確定至少不是出了什麼意外,在確定不回應的原因。

然而現在,一切都變了。

有了智慧型手機加走到哪兒都收得到的無線網路,我們就像帶了一台小型電腦,並且隨時連線,準備好接收訊息。科技的進步,原本是要為人帶來便利,然而當我們矯枉過正,反而成了一種壓力。我們變得毫無耐性,尤其是對於我們在意的人,傳了個訊息給他──不管是不是情話,通常只是問個很無聊的問題──對方要是不回覆,我們就馬上抓狂,憤怒跳腳。加上軟體開發商提供那貼心又讓人失心的「已讀」顯示功能,彷彿我只要傳出訊息,對方的回覆就是一種義務。我們不再等待,也不想焦急,更不想要幻想──幻想總是變成了懷疑與妒忌──我們的人生,因為這些
「已讀不回」的訊息,卡住了我們的情緒,也卡住了戀人們的關係。因為已讀不回,多少戀人爭吵、破碎,然而這些情況,在沒有智慧型手機通訊前的過往,根本不可能發生。科技,沒有帶來人性。科技,只是讓我們性格變得自私,因為你必須馬上回覆我的請求,否則就代表了對我的不忠,而我不想等待、不願自己度過令人煎熬的一分一秒,我要你,立刻,馬上,現在,你不給,我就對著我昂貴的手機發脾氣。

科技,讓我們好像可以時時表達,其實是讓我們怯於表達。在臉書上我們可以長篇大論,在活跳跳的生人面前,反而吐不出隻字片語;在網路上我們是如此的鬼靈精怪、活潑有趣,那些嘟嘴啾咪的自拍照告訴大家我生活多充實,但事實上只要讚少了,我們就失落了,原來我們是如此空虛。我們躲在網路的防護罩後頭,把自己穿上一身快樂,但居然會為了幾則「已讀不回」的訊息,就把自己搞得歇斯底里。你說,因為妳在乎他,所以才會要他回覆。然而我卻想問:如果你真的在乎他,為什麼無法拿起電話打給他、問候他,或是約他出來喝杯咖啡,跟他看場電影。這一切不都比任何訊息的傳遞來得更真實、更有效率?

即時訊息無色無味,也沒有對方的體溫。別在意什麼已讀不回的訊息了!喜歡他,就去接觸真實的他吧!真的在乎他,就打通電話;他很忙沒接,那就多打幾通;打了還是不接,那麼就……算了先別理他吧!男人也是虛榮心的動物,最怕女人不把他當一回事。妳越是糾結、越是氣他已讀不回,他心裡就越樂。「嘿嘿,你看我對她多重要,不理她還難過呢!」天涯何處無芳草,連訊息都不回、電話又不接的男人,又何苦留住他?把對他生悶氣的氣力拿去看書看電影、跟朋友開心喝下午茶逛週年慶,待他終於打來找妳,發現妳正開開心心地過自己的日子時,這時他才會緊張:「慘了,不抓緊一點不行啊!」

生氣會讓妳屈居弱勢,過好自己生活,才能讓好男人心甘情願拜倒你裙下。科技雖然提供了某些便利,但可千萬別因此把自己搞成一個愛生氣的小媳婦。緊張兮兮的女人,再美都沒人會愛,而活得充實又怡然自得的女性,誰還在乎他訊息讀不讀回不回呢?

部落格KK有話要說


粉絲團凱西想太多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已讀不回,是愛情裡最遙遠的距離?】

>>圖/
子宮頸Yen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