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是一個人旅行,還是一個人逞強?

可能是受到電影的催眠或背包客風潮的影響,這幾年居然流行起女性進行「一個人的旅行」。年紀輕一點,或是時間經濟不允許的,就在國內往東海岸走走,有餘裕的,就往海外飛去,一個女子拖著大大的行李箱,在候機室默默凝視著飛機起降,幻想自己被載往不可預知的遠方,擺出茱莉亞羅勃茲在義大利老橋上凝望遠方的表情,十足文青式的浪漫。

對其他的女人來說,一個人出遠門真是天大的挑戰,有時擔心安全,有時擔心遇到突發狀況,有時擔心語言不通,有時擔心旅程沒辦無聊,有時擔心晚上住飯店會遇到鬼,左思右想的還是放棄了,始終羨慕那些說走就走說飛就飛的豪邁女人。

確實,要做到一個人旅行,特別是一個人的海外旅行,妳得非常勇敢,勇於踏出熟悉的環境,勇於迎向不可預期,勇於與其他人重新建立關係,勇於孤單,勇於去解決可能面對的問題,這些事,不夠豁然或不夠有信心,是辦不到的。

一個人走在異國的石板地上,說真的,其實萬分自在。所有習慣的人事物都消失了,切斷你與身旁所有的聯結,甚至一出國,連手機彷彿都沒什麼人會敲你訊息,異國的溫度,肌膚需要重新適應;異國的語調頻率,耳朵需要重新適應;異國的氣味,鼻子需要重新適應;異國的招呼互動,嘴角手腕都需要重新適應。但沒有聯結便沒有束縛,孓然一身,是自由,也是孤獨。

說實在,一個人旅行,沒有一點逞強的因數,是辦不到的。

在法國旅行的時候,我遇見一位阿拉伯裔的姊姊,她跟我一樣,也是隻身的旅人,巴黎之行是她在離婚後的這年,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我們搭著葡萄牙車夫拉的人力車,一起遊訪羅浮宮,艾菲爾鐵塔,沿著塞納河,最後到香榭麗舍大道的Ladurée吃下午茶,她滔滔不絕地說著跟前夫的種種,然後聊起她在離婚後許多短命的戀情,她還對愛憧憬著,我感受得出來。

「可是一個人還是最好。」她咬了一點馬卡龍,啜了一口茶。

「是呀,單身很自在。」我笑笑的看著她。

「真的,妳看,我們可以這樣想去哪就去哪,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根本不需要男人來管,也不需要再把錢交給男人,我現在看到其他男人就怕。」她的前夫是個不認真工作的人,總是等著她把收入帶回家,沒錢的時候,就羞辱她。

原來,即使繞過半個地球,女人相似的命運仍是不斷上演。

妳看,一個人還是最好。她講這句話時,臉上逞強的表情,竟讓我口中的甜點泛了一絲苦味。

因為前一段感情受了傷,所以女人怕了,一旦怕得徹底,就把自己武裝起來,「除了自己,沒有人會真正的好好愛我們」,這種想法揮之不去,於是牆築得更高了,高得裡頭看不出去,外頭也望不進來,未來的旅途,女人再也不敢隨意跟別人一起冒險,寧可一切自己來。

那是如何的極度渴望愛,卻又如何的輕易拒絕愛的狀態啊。

「會的,會的,有一天,我們都會遇到好好愛我們,我們也愛他的對象的。」我喃喃地說,不知是在講給她聽,還是講給自己聽。

妳知道的,一旦不注意,陷入渴望愛卻又輕易拒絕愛的泥沼,將終其一生都處於想跟他人輕易結上愛的關係,卻又容易因為一些自尊心受挫或小爭執,就全盤摧毀的狀態。

或許,我們都該學習,讓時間帶領我們慢慢拆除曾經高築的堡壘城牆,對愛的到來抱著信念,不萬般渴求,也不斷然決絕,讓上天引領我們,慢慢的相遇,逐步的相知,沒有急切地希望,便沒有驟然的失落;沒有貿然的委身,便沒有必要斷然的離別。

無論是地理上的旅行,或是人生的旅行,我希望妳是有伴的,無論那個伴,是男人,還是好姊妹。一個人的旅行,很帥,很有趣,很自在,但希望妳明白,愛妳的人一直都在,別讓自己的心,總是那麼辛苦,那麼逞強。

我雖然曾迷戀一個人的旅行,享受拋下所有一切的孤絕感,但好強總也有會累的時候,這回,我默默向上天禱告,希望能早日擁有分享旅程的夥伴。無論是地理上,或人生裡。

御姊愛 30歲過後,對男人走務實路線。不浪漫可以,付錢慢不行;愛無能可以,性無能不行。文章獻給所有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們,對,就是給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