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選擇

他與女友交往多年,關係穩定,但老夫老妻久了難免漸漸失去火花,私下聊天時他常和朋友透漏:「神秘感早就不見了,我也漸漸覺得她不像女人,倒像我的姊妹,和她做愛越來越沒感覺,只是為了責任繼續。」

好死不死,這時剛好又出現另一個令他心動的女人,女人自己本身也有個交往多年、論及婚嫁的男友,但他清楚他們對彼此都有好感,只剩薄如紙的理智在壓抑他的欲望,更糟的是他開始朝思暮想那個女人,他甚至送女友那個女人慣用的香水,只為了在和女友做愛時幻想對方。

某個機緣催化之下,他忍不住了,終於和那個女人在車上做愛,事後他覺得自己得到多年來未有的滿足,卻也有了前未有的負罪感,顯然,女人和他有一樣的感受。

「我們這樣是不是很壞,很對不起別人?」激情後女人趴在他的胸前問,他告訴女人,也像是說服自己:「法律上還未結婚前,每個人都擁有變心的權利,就當作我們在行使婚前最後的選擇權吧!」這樣的想法支撐他的大膽,他對女友心不在焉,因為他知道他仍舊會選擇她,一輩子和她在一起,而和女人之間的激情則更為溫柔瘋狂,因為他知道他們沒有未來。

他從不認為女人會向他討名分,沒想到半年後,女人卻開始她試探和目前男友分手、和他正式交往的可能性,他認為是時候淡出回到女友身邊了,最近他也知道自己漏洞百出,藉口多的不像話,但女友一如往常,什麼都沒多問。

女人雖然不甘心,幾番找他吵鬧,但最後他仍是以「抉擇後還是女友比較適合」為理由斷了聯絡,回歸正常生活軌道一段時間之後,他才發現,女友好像有點異常。

她露出笑容的次數變少了,沉思的時間變多了,有天女友忽然約他喝咖啡,然後淡淡地說:「我在想,除非兩人已經結婚,對婚姻必須被肩負法律所賦予的責任之外,未婚男女的感情其實都還在彼此選擇當中,被選中的人無須太高興,因為可能只是你的條件比較符合比賽規則,就算被淘汰的人也應該有接受的雅量,被淘汰不代表你不好,只是也許並不符合評審的標準。」

「怎麼會突然說這些?」他聞到風雨欲來的氣味。

「前段時間你跟別人在一起時,我就是這麼不斷告訴自己的,要勇於接受你選擇的結果,面對你的時候,就算我心如刀割,我還是要求自己做到不聞不問,因為我不想影響你的選擇。」

他聲音變啞了:「我錯了,但我終究選擇了妳,我想要有未來的人是妳。」

「其實你沒錯,但這些年來激情不再的人不只是你,也包括我,只是之前我以為我已不再有變心的權利。是她提醒了我,你們分手後她找到我的臉書,告訴我你有變心的權利,叫我不要干擾你。我這才想起原來我也還有選擇權,而我所做出的選擇,就是不想被任何人當成商品挑選,即使必須賠上青春。」

「前」女友給了他一個溫暖的擁抱後離開,說他之所以被淘汰並不是他不好,只是他並不符合她的情感標準。希望以後還是家人與好友,只剩坐在原地發楞的他,理不清原本應是選擇者的自己,為何成為被選擇的人。

凌茜粉絲團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為何男人可以上這個,愛另外一個?】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