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讓我們相遇在彼此最美好的時候…啊,然後呢?

她和他在巴黎里昂車站的鐘塔下相遇了,她遲遲等不到朋友來接,而他當時站在鐘塔旁滑手機。「他是台灣人吧?」不知道為什麼,她心中很篤定眼前這個男人跟自己來自相同故鄉,傍晚有些涼意,她走過去用英文問他,「你是台灣人嗎?」男人嚇了一跳,點點頭。

男人是知名華裔服裝設計師的助理,從學校畢業之後就留在巴黎,他們交換了彼此的聯絡方式,接下來她在法國的一周間,見了這個男人兩次面,第一次喝了咖啡,兩人滔滔不絕的聊著關於喜歡旅行的地方,喜愛的法國電影,或是歐洲各種經典名牌的特色,她簡直不敢相信,這種他鄉遇老鄉的浪漫故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第二次約會,男人帶她吃了只有當地人才知道的道地法式料理,享受完烤春羊和鵝肝牛排,他們帶著紅酒後的微醺,漫步在石板的小巷裡,朦朧的夜燈暈著一片地,突然,天空飄起了細雨,男人用風衣幫她遮了雨,兩人忍不住激吻了起來,當天晚上她睡在他的公寓裡,直到第二天早晨,醒在他手沖濃濃的咖啡香裡。

回到台灣後,他們活像高中生戀愛似的,除了睡覺和工作以外的時間,幾乎時時刻刻都在聯繫著,兩人每天都Skype來Skype去,連睡覺,男人都要她開著視訊,他們把電腦和鏡頭各自放在床邊,螢幕靠著枕頭,就像兩個人睡在一起似的,片刻不想分離。

就這麼過了三個月,男人提議,「不如我們結婚吧?」結了婚,她就可以跟著住到巴黎,

即使再怎麼熱戀,三個月就求婚著實令人吃驚,不過,那可是巴黎呢!無論是2014年的巴黎,1920年的巴黎,還是文藝復興時代的巴黎,這美好的城市從來沒有讓人懷疑過它的魅力,那是個極盡璀璨,奢華,孕育出一個又一個藝術作品和典藏精品的夢幻之都啊。

她說了好,便把工作辭了,父母拗不過她,只好任憑她去。她用最快的速度打包好家當,等著他回台灣見他的父母,辦妥了登記她就要隨他遠走,她感覺自己的人生從來沒有像此時這麼的篤定過,大學聯考沒頭沒腦的填了志願,求職時任由哪個工作要她她便去了,可是巴黎,這是她要的,這場浪漫的愛情將帶著她的夢想高飛。

她到機場接他,兩人一見面便深情擁吻,久久才上了計程車。誰知道,他們的車會在高速公路上發生嚴重車禍。

在慢慢清醒過來前,她彷彿聽到家人在旁邊不斷地說話,後來她聽清楚了一句,「她運氣真是好多了,哎,另外那個孩子,可憐哪…」幾天後,她才知道,司機跟她奇蹟似的只受了輕傷,但她的準未婚夫在車禍中狠狠被卡死在車內,雖然留住一命,但因為車禍燒傷太嚴重,兩腿膝蓋以下都得截肢。他的家人打算過一陣子去巴黎幫他把家當都搬回來。

她的心頭亂極了,三個月前他們還在花都裡浪漫的讓愛情恣意飛舞,誰知道,當她以為生命將有新風景時,命運措手不及的開了她一個好大的玩笑。

他看見她的時候,淚水止不住地落下,緊緊地握著她的手,「對不起,對不起,我變成這樣。」她難過得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才好,拍拍他的手背,他不住的抽咽,最後哽咽的說「好險還有妳在我身邊,就算我失去了世界,至少還有妳,拜託妳不要離開我……」

拜託妳不要離開我。

拜託妳不要離開我。

他的話語一直迴響在她的腦海裡。

她愣愣的走在醫院的長廊,長廊的盡頭有一扇窗,窗外是一條不知名的溪,溪上有一座小陸橋,橋上有一對年輕的男女低著頭專注的往下看,不知看到了什麼。但總之,是看不到老天的預言的,她心想。

出院後,她把原本的手機號碼停用了,把原本的臉書帳號關閉了,對於他所有捎來的信件連看都不看了。她試著活得像是自己的世界從來沒有他,她不想面對人生這樣的難題,她承認,自己是自私的,如果當初這個男孩不是住在巴黎,不是在知名的設計師工作室工作,不是帥氣英挺,不是匯集了她一切浪漫的夢想,也許,他們那天在里昂車站,只會是匆匆一瞥的過客。

如今,現實的考驗橫竪擺在她的眼前,沒了巴黎,沒了夢幻的職業,終生註定坐在輪椅上了,妳仍然願意嫁給這個浪漫陪伴你三個月的男人嗎?妳還依然願意答應他的「不要離開我」嗎?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十足像個薄情寡義的女人,但她怎麼也無法說服自己,三個月的浪漫得換來一輩子的艱辛,說白了,是愛情的基礎毫不穩固,說白了,是人性的考驗過早來到。

愛情相遇在彼此最美好的時候,與其說兩人的感動是偶然,不如說是必然。然而,在最美好的時候過去之後,啊然後呢?你仍然能夠愛對方一輩子嗎?

如果,我們在很不美好的時候相遇,仍能相愛,或許,那就更加美好了。

這麼說來,你又何苦如此在意,自己能不能在對方面前,是個百分百的完美對象呢?

御姊愛

御姊愛 30歲過後,對男人走務實路線。不浪漫可以,付錢慢不行;愛無能可以,性無能不行。文章獻給所有骨子裡是男人的女人們,對,就是給妳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