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只是變成,他想要的樣子

相愛的起初,你們是相看兩不厭的伴侶,你們問過彼此喜歡對方什麼,答案都是,你最原本的樣子。

言猶在耳,話說得很甜蜜很動聽,你差點就相信,好沒自信的自己,有人能一眼看穿,不去鄙視或厭煩,而是直視你的眼睛,打從心裡喜歡。然而,直到他暗示性的話語,或者玩笑性的語氣,說著你的缺點,甚至與他人相較,你才明白,把浪漫當作現實還是過於天真,在一起的時間拉長,該浮現的還是避免不了。

當然,你知道自己的缺陷,知道自己弱點,你不是完美的人,從來沒有自我感覺良好,只是你以為他能接受吸收,包容起來你的瑕疵。你想要被寵著,撫摸著頭告訴你這樣做很好,或者是,他告訴你能改進些什麼,你不是不受教的孩子,你能聽話行事,如果做些改變對彼此都好,你也會放棄任性,繫好鞋帶跟上他的步伐。

只是,他漸漸開始,不再對你說他喜歡你什麼,而是說「我覺得」或是「我比較希望……」諸如此類。他說他的出發點都是為了你,你也明白他的用心,所以你把他的認為,當作對自我的要求。即使是,他說哪種髮型適合你,衣著品味的搭配和你的美感大相逕庭,或者與你背道而馳的生活理念等等,不用三人成虎都足以讓你產生對自己的懷疑,過往的堅持,倒像是冥頑不靈的固執。

但你信任他,不搶奪主導權,如果能餵養彼此的需求,做一頭被馴服的獸並不算什麼,大多時候這反而成為一種便利,不用擔心搭上反方向的公車,他會告訴你該怎麼抵達。可是,你沒想過會因此失去自由,條列分明的法規不是保障,而是種限制,就好比崇尚民主的人落入中央集權所引發的種種不適應,一點火花都能催生革命。

終於,你無法咬著牙說著我願意,尤其在對比兩人犧牲多寡嚴重失衡之下,你嚥不下總是讓步的那口氣。你不是執意於計較,但關於他的要求,已經近乎支配與控制,你善意的回應成為他得寸進尺的憑藉。你是他手裡的紙粘土,只是塊素材,他冀望把你雕塑成他心裡的模板,你的犧牲成就他個人的嗜好,你甚至快認不得自己,也認不得最初,單純簡單的愛情。

其實你感謝過他的,他看得出你所欠缺的部分,但卻扼殺你自我調適的可能,窒息式的愛情醜化了他的美意,明明是可以好好相處的兩人,卻偏要強制灌輸同一種守則,都不快樂了,哪裡還可論及值得不值得。

誰都想要在感情裡找到最舒服的位置,你不是害怕變動,你只是需要有個人能愛著真實的自己,而不是企圖,把你變成另外一種樣子。

PS. 無論任何要求,都不該以愛之名,行私欲之實。真正的靈魂,是控制不來的,若不是發自內心的改變,擁有的不過就是皮笑肉不笑的軀殼罷了。


P’s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
【我愛你,所以我要控制你!】

>>圖/
欣蒂小姐

喜歡寫作,喜歡說故事。沒有過度浮誇濃烈的愛情,只希望為每個人留下一點註解。 PS. Love&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