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活成一個麻木的人,就不會受傷了吧

圖/Shutterstock

 

 

不知道已經持續了多久,

總之時常感到一種深沉的絕望感在身體裡流竄著。

 

無論這些天的所有,進行的有多麼順利,

或者是與多少家人朋友們歡度過多少時光,

依舊覺得有很多部分仍然是空洞的,仍未被填補好。

 

那些受傷的經歷、挫折、委屈、忌妒、羨慕等,

種種原應該是正常的情緒反應,

都逐漸被強化成各種不健康的心理狀態。

 

 

已經好一段時間了,

我想著要這麼做好一段時間了,

一個人駕車前往南方,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

在靠海的木屋裡醒來,替自己沖上一杯咖啡豆不明的咖啡,

看著輕薄的窗簾隨著海風揚起又落下,

望向天海一線的那方,靜聽他們用身體說話,

浪花每一次的拍打都像是一次的深情告白。

 

然後,完全沉浸在與世隔絕的疏離感,

在腦海中想著「他會來嗎?」

在心裡回答自己「他不會。」

 

接著,毫不掩飾自己上下起伏的肩膀,

大哭起來。

 

這樣或許就可以從淚水裡找到療方,

可以不用再總是幻想著將自己從高山上推下,

如此一來,就能夠康復了吧。

 

就可以做成一個不那麼憂傷的人。

 

 

在那個清朗的晚上,

我沒有哽咽、沒有掉淚,

就是想著「啊,原來是這樣啊」

話筒那頭的距離不明,可是傳來的那句「不愛了」,

就像是一只橡皮圈從兩個點同時斷裂,

在瞬間分裂後,各自彈飛,誰也見不著誰。

 

愛與不愛之間的轉變,

真的不過就是一轉眼。

 

所有的難過和眼淚似乎就停在那個斷裂點,

我的人早就走遠了,但情緒還在那邊,

並且就希望停在那邊,希望他能夠看見。

看見我其實已經很努力了啊。

 

「啊,原來是這樣啊」就這麼跟著我到現在,

對於之後感情的來來去去,就也不那麼意外了。

 

不像從前覺得非得仰靠愛才能活,

不會奢望對方要給什麼承諾,

不再抱著什麼綺麗的幻想,

不願擁著尚未發生的期待而空虛地快樂著,

活成一個麻木的人,就不會受傷了吧。

 

我是這麼想的,

只是寂寞的侵蝕力難以莫測,

有很多次從夢中驚醒,

內容都是關於我們怎樣復合的畫面。

 

但其實他已經不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我知道我們早就不相愛了,

 

我只是想和自己和好,

想要不對過去的遺憾與後悔鑽牛角尖,

想要瀟瀟灑灑的跟別人講我過得很好,

 

想要對自己說:「我已經原諒妳了」。

 

接著,毫不掩飾自己上下起伏的肩膀,

大哭起來。

 

這麼一來,我就會好起來吧。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