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俗女養成後,找回快樂不被制約的自己|城旭遠

(圖/《俗女養成記》臉書)

 

很多人的心裡,都住著一位「陳嘉玲」。有些時候我們已經認了現實帶給自己的課題是無法修改的,那種由內而來的無力感,或許是狹帶著小時候、年輕時身邊長輩所灌輸其觀念而影響的責任感,年紀小的時候我們都很擅長生活,可以忠於自己、尊重令我們快樂的小事,但是長大後卻讓責任感轉了個彎,慢慢的讓我們不快樂。

 

這陣子一直關注的戲劇《俗女養成記》讓許多觀眾開始重新思索自己的人生課題,也反覆思考自己要的是什麼生活?過得該是怎樣的人生?也許吧,我們都曾過著厭世人生,可能我們不富裕,但又該如何讓心境可以感到很滿足?

 

|既然改不了事實,那就改變態度吧。


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本來就不會因你而改變,但我們可以降低對自己的要求,拒絕過量且本不該屬於自己的壓力,拒絕當個為別人而活的人,因為別人本來就不該承擔你的人生,既然如此又何必照著別人的步伐過自己的人生?

 

通常改變都是痛苦的開始,但這份改變是由支持起自己做起的,同時也是接納每一個自己的樣子,瞭解自己的特質從中練習檢閱不同的自己,那些不同的自己或許是你不習慣的模樣,可能會顛覆了你所既定的印象,但你卻會因此感到自在,當你因為改變後的自己而感到自在了,你便會體會到什麼才是快樂的自己。

 

例如:感覺鬱鬱寡歡愁眉不展時,別顧忌過往的形象,就算在心裡也好,無對象地咒罵一句髒話;你不得罪人也不虧待自己的心情,何樂不為?

 

|請忠於自己,別被形象束縛。


記得在《俗女》劇中,陳嘉玲因為嫁不出去被阿嬤安排各行各業的男人相親,她刻意在來相親的男人前大啃雞腿、毫不造作地摳牙縫菜渣說:「要娶我,就要接受最真實的我。」這是多少人的心聲呢?

 

記得小的時候看日本節目,有一部份的日本婦女就算結了婚,也會在丈夫前帶著淡妝,在丈夫前是拘謹而且不會有放屁這件事情發生,當時我很好奇,如果真的腸胃炎了她們還是這麼拘謹嗎?小時候的我不懂,長大的我懂了這是「過度維持形象」的一種思維。

 

很多時候達不到別人的期望,接受原有的自己,在別人的眼中反而是一種魅力,因為我們本來就不是複製人,本來就該活出不同的精彩,人到一定的年齡後你會發現,其實要取悅的人並不是別人,該取悅的其實是你自己,連你都說服不了自己了,又該怎麼被別人喜歡呢?

 

當你執著在別人眼光之下,反而會錯過享受人生的時光,我們樂於學習他人的優點是好事,但因為他人的優點而掩蓋了自己的特色,卻會讓自己的人生失衡亂了陣腳。

一個愛上文字裏頭世界的男人,擅長用文字闡述愛情與生活的細節,在這裡,沒有過度激烈言語的衝擊,只有訴說著關於你與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