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她就算單身一輩子,也能過得比你好

文/陶瓷兔子  圖/Shutterstock

 

 

小如見完相親對象回來,破天荒的沒有敷面膜,頹喪地癱在椅子上講起今天的經歷。

 

她的相親對象是個從加拿大留學回來的男孩子,回國後跟朋友合開了一家律師事務所,事業還算有成,人也儀表堂堂,平時喜歡玩攝影和籃球。小如遠遠地看到他穿著咖啡色格子襯衫攪拌咖啡的側影,心忽然就漏跳了一拍。

 

一開始兩人相談甚歡,從經濟聊到哲學,又從微博上最新的文章說到留學生活的種種不易,兩人都投契到相逢恨晚。他們從早晨一直聊到下午,男孩子忽然問了一句:「你做飯嗎?」

 

「做啊。」小如沒多想,「在國外待過幾年的人,不會做七八個家鄉菜怎麼活?」

男孩子卻正色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想問,我們結婚之後,你會每天做飯嗎?」

 

小如被這猝不及防的一問殺了個措手不及,紅著臉回答:「要是不加班的話,做做飯也無妨,但是平時實在是太忙,下班回家都八九點了,還是吃外賣比較方便吧。」

 

男孩子沉吟幾秒,像是下了很大決心似的,用救世主般的眼神看著小如:「那這樣吧,結婚之後你就別工作了,我每個月給你錢,你就在家做做家務燒燒飯,反正給別人打工也沒什麼前途,雖然你也留學過,可是中國傳統女性的賢良淑德不能丟……」

 

他後面還說了好幾句,但小如卻什麼都沒聽進去,冷笑一聲反問:「你以為我拚了命地出國留學,這麼努力地加班工作,就是為了在家洗手作羹湯嗎?」

 

男孩子顯然沒有聽出小如語氣中的嘲諷,仍沉醉在自己的想像中,又補了一刀:「我知道你很優秀啊,要不是這樣,你怎麼能遇到我呢?我也不是隨便就跟人相親的,而且現在賺錢不容易,你以為嫁給誰都能做全職太太嗎?」

 

他神色間滿是驕傲,語氣好似恩賜。

 

小如用了很大的力氣才控制住自己,臉上沒有出現那種「你有病吧」的神情,她秒速封鎖了這男生,之後嘆了一口氣,問我:「你們寫勵志的不是老說女生要變得很優秀,才能遇到更好的人嗎?可是這些年我已經比之前好太多了,怎麼遇到的人卻一個比一個糟糕?居然還有個這樣的極品。」

 

她確實很優秀,腿長,人又生得白皙秀美,琴棋書畫雖算不上大家,拿出來撐撐場面也是夠的,燒得一手好飯菜,連甜品都做得有模有樣,自強獨立有追求,溫柔解意不黏人。

 

她不是沒有追求者,只是那些情商與智商統統堪憂的愣頭青們實在入不了她的法眼,而那種文質彬彬又事業有成,如同電視劇裡走出的男主角們,身邊不是早已有了小鳥依人的女友,就是跟這位男孩子一樣,抱著給自己找個優質保姆的念頭,在婚戀的市場上挑挑揀揀。

 

而我認識的一位錢多事少死得早的程式設計師直男朋友說得更是直白:

「雖然說優秀的女人讓人心儀,可是戀愛結婚嘛,還是找個單純賢慧的女朋友比較好。一方面好哄,買個包買個項鍊就能把她哄得服服貼貼,不像那些見過世面的女孩,總覺得不容易討好。另一方面又省心,無怨無悔地把家裡整理得妥妥貼貼,也不會一天到晚跟你嚷嚷要什麼男女平等家務平攤。週末還能陪你宅在家裡打打遊戲什麼的,不會拉著你奔波半個北京城只為去看一個畫展。」

 

「你偶爾冒出一句古文她都覺得你好有文化,也不會像那些厲害的女孩子在心底嘲笑你唸錯了一個字的發音。」

 

「就算是偶爾矯情一把,也不過是撒嬌而已,總比拒人於千里之外,讓我覺得自己根本無關緊要好。」

 

這個世界對女孩子是很刻薄的,而更可悲的是,這種刻薄有時來自於女人本身。

 

 

高寶書版
高寶書版,用心出版 ♥ 我們將用心推薦並出版許多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