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密絲飄/妥協不是萬惡的選項,但前提是要甘願

圖/Shutterstock

 

 

我有個朋友,在考慮要結婚還是要分手。

 

不是那種上一代覺得婚姻可以醫治男人的花心或無責任感的謬論,而是她們交往多年,一直也沒找到直奔婚姻的衝動,可是前陣子她在健康檢查下,發現自己有一些婦科的毛病,頓時間懷孕開始有迫切性了,可是,想到要跟這個男人過一輩子,她心裡又有一些不甘的感覺。

 

她男友沒什麼大缺點,真要說,就是有許多地方不符合她的想像,打個比方來說,就像是一客三千的牛排與無菜單日本料理,價格差不多,可每個人喜歡的不同,如果是別人請客,你不會挑剔,因為三千塊足夠誠意,可如果要自己掏錢,你怎麼會選沒興趣的那個?

 

而結婚實在有一種自己掏錢吃大餐的感覺,再好的男人,只要不符合你的喜好,你就是覺得不甘。

 

可是有時候,機會不是時常有,所以問題是,在面臨選擇時,你要不要改變內心裡,一直以來對幸福的定義。

 

我的意思不是說和這個人結婚就會不幸福,說實話,幸福有如外觀美醜,其實也是看個人審美的,小時候我家有個親戚經常往返歐美,有次去他家拜訪,我看到他的茶几上有幾本雜誌,通篇英文看不懂,但圖片卻讓我看得津津有味,全是窗明几淨的家居裝潢,不像我家,從窗簾門簾全是咖啡色深灰色淺灰色,因為大人堅持深色不會髒。

 

後來IKEA在台灣展店,我興沖沖拉著當時的追求者去逛,兩人卻大吵一架,因為正當我陶醉在展示區時,他翻了翻標價,說出一句「白癡才花這種冤枉錢」,那次之後我再也不跟他聯絡,卻說不明白自己為何小題大作,直到現在我才明白,他的那句話讓我覺得「跟這個人在一起,我永遠沒辦法過想要的日子」。

 

很多人對另一半,也是這種感覺吧,對方沒什麼致命的大缺點,相處久了也有感情,可是日子越久你越明白,你們對幸福的定義是不同的,可能你期望日子有驚喜、對方卻以一成不變為踏實,可能你喜歡安穩裡帶有小確幸,對方卻覺得人活著就是要不斷往高處爬……,沒有人有錯,只是對人生的目標不同。

 

其實情侶在面臨大事時分手是很常見的事,我還記得很多年前有個朋友,和男友在出國前分手,因為她想去法國,男友卻想去尼泊爾,外人眼裡看來可能覺得小題大作,但只有當事人才明白,很多事並不只是表面上那麼簡單,法國和尼泊爾代表的是兩種不同的生活和處事態度,平日相處時,兩人不是沒感覺到彼此的落差,但一來有了感情、二來反正沒錢哪裡也去不了,也就這麼拖著,直到事到臨頭,才不得不做出決定。

 

決定什麼呢?決定自己要不要妥協。

 

年輕少女時代聽到「妥協」兩個字就跟聽到會飛的蟑螂差不多,但我必須得說,到了一個年紀,妥協不再是一個萬惡的選項,因為世界上是不可能找到一個完全不必與之妥協的對象的。

 

我們可以妥協,也必須妥協。

但前提是要值得。

 

值不值得不僅僅是看對方是不是個好人去決定,更重要的是,你的妥協交換來的是什麼。坦白說,我現在的先生也經常對我喜歡的東西發出「白癡才花這種錢」的評語,但我現在不是很在意了,因為更重要的是,我倆養的那隻雞雞歪歪的狗上訓練課時一堂兩千五,我先生都是贊同的,生活本來就是抓大放小,只是你得清楚知道,對你而言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我很喜歡一句話是這樣說的:生活本來就是拿你有的,去換你沒有的。

 

會讓人覺得委屈的,往往不是付出或放棄了多少,而是你得到的換回的,不是你真心想要的東西,像是被逼著生孩子的上一輩,往往生了兩個以上,然後縮衣節食的養大孩子,他們心中真正想要的不是多子多孫,所以委屈萬分。

 

而正考慮著要不要妥協的你,換到的,是你真心想要的嗎?

 

 密絲飄的臉書專頁
密絲飄新書 愛情專線1999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