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心話

看《今天也要用便當出擊》:不是所有的付出,都能夠換來你要的愛

不知道小時候大家有沒有「討厭吃家人幫你準備的便當」的經驗。可能的情況有:

●只把好吃的吃完,不好吃的留下來。

●和前面相反,勉強吃完難吃的菜,把好吃的留在最後吃。

●每次總是幫你帶你不喜歡吃的菜(花椰菜、青豆、菠菜⋯⋯)

●總是把前一天大家吃剩下的給你帶,但你不喜歡吃剩下的

●看到同學都可以叫外賣,或者是爸媽幫他送外面買的東西(肯德基或麥當勞),看看自己便當裡面醜醜的菜,覺得羨慕

●和前面一種相反,每次家人都快要中午的時候才匆匆忙忙汗流浹拿一個塑膠袋裝著巷口買的陽春麵,到校門口交給你。可是你想要像同學一樣,吃家人做的便當。

 

如果你以前有類似的經驗,無論是羨慕同學的中餐,還是直接賭氣把便當整個原封不動帶回家去福利社買麵包吃,那麼其實你就有「抗拒接受愛」的經驗了。

 

(圖/《今天也要用便當出擊》劇照)

 

食物,其實就是愛的連結

 

我曾經在粉絲團做了一個小調查,問大家有沒有討厭吃的食物或者是吃飯的時候的怪癖,收到了將近1000則的回應,有的人吃皮蛋豆腐一定要攪碎,有的人攪碎了就不吃;有的人不吃整顆的芋頭,但是加在刨冰裡面就可以接受;有的人不吃煮熟的青菜,但是可以吃生菜沙拉⋯⋯不過許多人都有一個類似的經驗:要把好吃的留在最後吃。

 

奇怪了,不過只是個食物,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複雜的情緒呢?食物其實是從我們家人身上獲得滋養和照顧,不論他是餵養你食物、還是親自餵養你他身上的奶水,從這一個觀點來看,或許食物還隱含這一種隱喻——給予愛,與接受愛的隱喻。換句話說,當你為一個人準備便當的時候,程度上也在「傳遞你對他的愛」;而當你吃下對方的便當,也代表你「接受他的愛」。

 

《今天也要用便當出擊》講的就是這麼樣一個故事。(無雷)本來我對便當什麼的電影興趣缺缺,試片要約的時候我還在想,天啊這部片在日本怎麼能夠賣得那麼好?意興闌珊,可是女朋友很想去,所以我們兩個就一起去了。後來終於懂了,因為她常常幫我做愛心便當,對她來說食物是傳達愛的一種方式,所以她也想看看別人是怎麼用便當來表達愛的;一方面,為什麼這個片子的日本會呢?或許我們同樣都是偏向含蓄的民族,當我愛你說不出來的時候,就只能夠用文字或者是便當來表達。想一想,過去你有沒有曾經跟家人吵架的經驗?你們並沒有用語言上面的講開或和好,而是他在桌上放一碗稀飯或者是熱熱的麵⋯⋯然後你就原諒他了?發現了嗎,食物是我們傳遞愛的方式。

 

 

(圖/《今天也要用便當出擊》劇照)

 

愛裡面的接受與拒絕

 

不過既然是傳達愛,就有「會被拒絕」的可能;而給予的人,有可能「把愛抽離」。列舉幾個例子與隱喻如下: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