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交往多年後的我們,不想結婚

圖/Shutterstock

 

 

這個世代的青年如我們,總是與期待和徬徨共生共存,

關於未來的規劃,世俗的眼光和想法,就這麼總是落在世俗的我們肩上。

 

「你們也交往好幾年了,女孩子的青春有限啊」母親又在一旁耳提面命了。

 

「知道啦,我們會自己想清楚」我嘴裡這麼說,心裡卻始終迷惘,其實我並不知道怎樣才算想清楚,或者會不會有想清楚的那天,人們不都說結婚是靠衝動嗎?

 

城市人的通病,從大學之後就很少在凌晨12點前睡覺,到底在忙什麼也不知道,就是半躺在床上,滑看手機,誰又出國玩了,誰在遊學啊,又是誰在哪間高級餐廳慶生,總是這樣反覆看著別人在網上炫耀這些亮麗光彩的生活,心裡不禁情緒複雜。

 

反觀自己的生活,似乎顯得乏善可陳,

沒有極度悲慘,也沒有可令人羨慕的地方。

 

其實也不是沒有過夢想,只是隨著生活被各種惱人的事件和帳單吞沒之後,在喘息片刻時,才突然意識到,那段可以冒險揮霍的青春,似乎已經走到了尾聲。

 

在做每個決定前,我們都比從前想得更深更遠了,甚至需要考慮到遠至那些還沒存在的事,例如:以後的孩子。

 

 

我和他都是有夢的人,雖然依然不是很確定那個夢的確切樣貌,但是誰不是這樣呢?至少我們光撫著輪廓就知道那個夢肯定是很美的。

 

交往幾年的情侶不免會提到未來,有趣的是,在很年輕時,關於共同未來的話題,總能不經思考就那麼脫口而出,互許承諾、保證和期望。

 

而在投入社會幾年之後的我們,每當提到這個話題時,兩人都開始戰戰兢兢,互相打探心意和確認時機。

 

總會有人準備好了,但另一方還沒。

 

我也曾想過自己之所以現在對於婚姻沒有嚮往的原因,恐怕和從前在愛裡受的傷並無太大關係,而是因為仍舊覺得對不起自己。

明明就還有好多事情想做,好多地方想去,

我還沒有成為當初那個想要成為的自己。

 

只要想到這,就覺得沒有辦法踏入所謂的「人生下個階段」,

自己當前的這個階段還沒完滿啊。

 

每人對婚姻的需求不同,

我個人則是覺得若決定要有孩子的時候再結就可以了。

 

所以,婚姻之於我是沉重的,是代表著我得對另一個人的生命負責,而那個生命很可能會是我這一生最愛的人,我會有多想寵愛他,會有多害怕他受傷,這些千頭萬緒在腦中攪和成一顆大大的毛球,因為難解而感到痛苦,因為怕能力不足而痛苦。

 

後來,我明白到彼此不敢斬釘截鐵地向對方談起對於婚姻的渴望,是因為我們對自己還有更大的期待,還覺得自己不夠好,還沒看清楚夢想的面貌。

 

 

「女孩子的青春有限啊」母親的叮嚀總在耳邊響起。

 

「可是我也只能活這一次啊」我在心裡這麼應答。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