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讀心讀你

抱歉,我不想嫁什麼潛力股

文/朱清   圖/Shutterstock

 

 

幼時讀小說,常聽聞此言:「那人雖衣不蔽體,但瞧其神態、觀其舉止,眉宇間頗有王霸之氣,他日必成大器。」

 

成年後返家。每每相聊,外婆都會攬我入懷,語重心長道:「囡囡(按:小孩),你也到談戀愛的年紀了。但切記,找個門當戶對的人。再不濟,也要找個潛力股啊。」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覺得潛力股這詞太懸乎(按:危險)。

 

空口無憑談潛力,是指他未來可以在水裡憋氣40分鐘不換氣,還是單手攀皚皚雪山為我採摘雪蓮,抑或今天陪他住在鐵欄杆糊泥的臨建,明天讓我享受獨棟別墅的豪氣?

 

莫欺少年窮是對的。花季黃金期的姑娘想買現成,亦挑不出錯。然而,二十幾歲的你我,太容易心懷崇高美妙的幻夢,鄙棄真實平庸的人生。

 

「如果遇不到我喜歡的,就嫁個有前途的。要是雙商能碾壓我,倒也湊合。」說白了,很多人嘴裡的「有沒有潛力」,約等於「會不會賺很多錢」——即30歲後,逛吃逛吃,啥也不幹,就當上貴婦人的可能性。

 

不難猜到,抱著低價買進、坐等升值之心的人,往往會陷入困境:對方潛力遲遲無法發揮,你苦等不耐煩,心生怨念,乾脆慘澹收場。

 

然而你能百分百篤定,他不離不棄,績優的收益全落你頭上?

 

是啊,找個條件好、品貌佳的績優股,便能不費吹灰之力邁向大好人生。然而,這究竟是運籌帷幄,還是懶而不自知?

 

大多時候,憑著僥倖,獲得能力範疇之外的東西,最終會折損更多。更何況,子非伯樂,安得千里馬耶?

 

一個素質平平、雙商匱乏的人,無法準確判斷另一方是否真正具有潛力。若自身學識、閱歷、修養不足,目之所及,莫不是些短視的、虛妄的假像。

 

我認識一位姐姐,腿長貌美,學歷過硬,一口道地北京方言。入行後,她被海歸(按:指收入較高並且有海外留學背景的人)、高級管理人員、富二代環繞,最後卻找了個極素樸的對象。

 

沒有婚禮,只有蜜月,兩人從市中心的高級公寓,搬到郊邊小矮樓。這對不被看好的戀人,卻遠比想像的甜蜜。

 

姐姐說,現在的小日子挺滋潤。養花弄草養魚,聚會郊遊短途行,不那麼富足,卻很適意。而幾年來,能在凌晨四點騎車為她買胃藥的人,唯姐夫罷了。

 

她也說:「年輕人嘛,只能判斷下限,卻極難預估上限。找個合適的男人,別想太多,到哪山唱哪山的歌,會幸福很多。」

 

我不知道她說的是對是錯。但我無法否認,再多的謀略、再遠的灼見,在命運捉弄下都會顯得膚淺可笑。與其用硬性的、標配的指標去看待一個人,遠不如用真實的感受去思考、去體驗。

 

不能與君共苦,就別想與君同甘

 

後臺有個女孩兒,每隔幾日便會問我:「男朋友太沒上進心,每天得過且過。我和他是不是沒有未來啊?如果他考不上研究所、來不了我的城市,我幹嘛還和他在一起?」

 

比起答案,她更需要認同感。她希望我說服她放棄,離開這個不太爭氣的男人。如此,便可化「主動的退縮」為「坦然的退出」。

 

但是,任何一段感情都是皇冠生銹的過程。悉心擦拭或摘取丟擲,只看自己。

 

你願意接受他這一陣子的碌碌無為,陪他成長嗎?你能否忍受與眼前這個平庸無比的男人共度餘生?

 

如果你猶豫了,不如把戀愛的節奏放慢些。不能與君共苦,就別與君同甘。

 

若他手持爛牌還為你努力打好,應該配得上掌聲,而不是明裡白眼、暗裡咒罵的嫌棄心。若他運氣不佳相去太遠,那最後的告別之前,你尚可吻他挺拔靈魂。

 

就像姐姐說的,年歲漸長,你會發現其實嫁給誰都差不多。兩個人的未來,不是穩定的終局,而是綿延的過程。用「如果」來定義「結果」,更像是眼高手低。

 

「嫁一個好男人,你就能過好日子。」

「他看起來沒什麼潛力,你倆還是算了吧!」

 

挺可悲的是,無論小時候還是長大,你我都被放置在一個「未來式」的語境中。成功標籤化背後,不僅蘊含著長輩對小輩的愛憐和寄望,甚至也有閨密、朋友、敵手藏在暗處的灼灼目光。

 

可現實殘酷,前途又不掛在臉上,更別扯什麼「相識於窮微時」、「抱大腿要趁早」之說了。

 

與人相處,我更傾向於四個字:隨緣隨喜。世上多的是有緣無分的人,連海誓山盟都會化作囚籠鎖鏈,更何況老天爺隨手一揮的紅線呢。珍惜已然難得,掌控過於奢侈。

 

若問我的標準,只有一條:他是否讓我開心。此間「開心」,絕非狹義範疇的哈哈幾聲,而是屬於彼此的滿足感。

 

如果我是拜金女,錢讓我開心;如果我是小文青,才華讓我開心;如果我是好媽媽,家讓我開心……如是而已。

 

由於自身經歷和眼光的局限,潛力的定義各有不同。有人欣賞隱忍穩重的、有人欣賞頭腦靈活會來事的、有人想找家境優渥生計無憂的。

 

那麼,與其嘴上說找潛力股男友,倒不如先認清沒定見的自己。比起「對方能給你好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培養自己愛與被愛的能力」。

 

念茲在茲,念念分明。鄙俗如我,並不期望別人成為什麼,我只求自己達到什麼。若我有更多的選擇權,抽身之時,倒也不致落魄流離。若我真正值得被愛,人走人留,便也不足為懼了。

 

畢竟,我不想嫁什麼潛力股。就算嫁,我也是嫁給你啊。

 

本文出自《別用嘴上的佛系,掩飾你內心的焦慮》大是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大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