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戀愛指南淘心話

看得到對方的付出,路才能走得更長

圖/Shutterstock  文/ 卡西 

 

 

群組裡瞎聊,老友們紛紛表示許久未見,不如找個時間出來吃飯,大家一致同意。

 

大夥一興奮起來,加班約會有事都阻擋不住出來嗨的決心。於是眾人表態,就今晚吧,所有事情一律往後推,抓緊時間會面,聊星星、聊月亮、聊人生哲學要緊,在一片喊聲中,老袁的聲音不合時宜地傳來:「今晚我去不了,老婆不太舒服,我得回家看孩子。」

 

老婆不舒服?回家看孩子?好男人再現江湖。大家一邊表示遺憾,一邊八卦:「老袁,好容易出來聚一次,孩子交給父母看顧,老婆在家休息一會,不要緊。」

 

老袁說:「不行啊,這個時候正是我表現的機會,哪能不回家?」

大家嗚呼:「看不出來啊老袁,這麼顧家。」

老袁淡定:「老婆不容易啊。」

我與老袁的妻子交好,常往來,我知道,老袁嘴裡的老婆不舒服其實是女人每個月都的那麼幾天。倒也不是老袁大驚小怪,而是女人這幾天本就脆弱,實在是應該加倍愛自己的非常時期,至於這段時間,能否被愛,拚的都是運氣。

 

老袁其人,五大三粗,看上去與細心、貼心、愛心這幾個詞均不沾邊;可就是這麼一個人,每每聊起家庭婚姻來,一片柔情。

群聊結束不過才三五分鐘,阿芙便私聊視窗發來消息:「真羡慕嫁給老袁的女人,同是女人,不同命啊。」

我趕緊安慰:「知足常樂吧,人跟人到底是沒法比的。」

阿芙的對話框顯示對方正在輸入。良久,才收到她的消息,只有幾個字,我打算離婚了。

 

阿芙身在職場,就職於一家外商,位子雖不算太高,手下卻也有幾人待管理。她是踩著高跟鞋、塗著鮮豔口紅、廝殺職場的女子;可同時,又是一位身在職場,心在家的媽媽,家裡,有她三歲半剛剛進入幼稚園的女兒。

阿芙女兒入學那天,她請了一天假,去參加入學儀式。上半場的入園會議需要家長之一到場,在小禮堂聆聽就好;下半場基本都是父母雙人,在大課堂老師的指導下彼此認識,以及與孩子互動。

 

阿芙說,她在那一瞬間忽然重新認識了自己的婚姻。她眼睜睜看著別人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再低頭看自己這一天,一手抱著女兒,一手拎著包和必需品,穿梭於家長警衛老師教室之間辦理各種手續。偌大的教室裡,對面的落地鏡子映照著她疲憊不已的臉,她突然就想到了離婚。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心死也不是一件事累積的;阿芙嘆氣,為什麼嫁了一個長不大的男人?

阿芙的丈夫,屬於公務員系列,在機關單位,待遇從優,朝九晚五。饒是如此,也從未見他為了孩子的事情請過半天假,即便提前告知,得到的也不過是一句有你請假不就行了?去那麼多人幹嗎?

 

阿芙工作忙碌,經常加班晚歸。可哪怕再辛苦,她都會抽出時間與孩子為伴,盡心做一個母親該做的事情。哪怕只是早起與孩子道一句寶貝早安,哪怕是晚歸的一句寶貝睡吧。她成了職場媽媽與全職媽媽的合體,工作日在公司忙碌,週末在家裡忙碌。週末如果想找阿芙,基本是很久才能得到回覆的,因為她很少看手機,時間都用來陪孩子。

而丈夫呢?遊戲中奮力殺怪,上班時輕輕鬆鬆。阿芙說:「我最近比較累,這個週末你多看看孩子。」丈夫答:「我週末約了人打球,總不好爽約吧,再說你整天在辦公室坐著,能有多累?」

 

每每訪親,需要提前購置禮品,他儘管閒賦在家,也還是不聞不問;阿芙問他家人可有什麼喜好,他說,你看著辦就行。從不花費一點心思,然而一旦公婆有所不滿,阿芙的丈夫便來指責,你整天都在幹什麼?連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

只要阿芙偶有抱怨,丈夫立刻開啟洗腦模式:「你做了什麼啊?不就上上班看看孩子,誰家不這樣?不上班的那些人都沒你這麼嬌氣。」

阿芙痛哭失聲:「你看不到我的付出嗎?」

丈夫理直氣壯:「這些小事也值得你拿出來說嗎?那是你應該做的,很多人都做得比你好,這算什麼。」

她在每個月都不太舒服的那幾天裡,沾著冷水洗衣服;在一身疲憊之後,哄孩子入睡;在工作和家庭之間,兩點一線;在孩子外婆的幫助下,勞碌度日。

 

而他,一邊與朋友們醉生夢死,一邊打遊戲,一邊指責阿芙總帶著一身委屈。他無視她的付出,認為一切都是她作為一個母親和妻子應該做的。

婚姻裡從來都是為愛付出,哪有應該與不應該?這樣的一個男人,有與沒有,有何區別?

真正壓垮阿芙的,是她的意外懷孕。因為憂思過度,引發小產,阿芙去了醫院。或許在醫生眼裡,這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小手術,可是對於一個女人來說,這是一場不亞於坐月子的痛楚。辦手續、簽字、上手術台,她一個人走完醫院的長廊,盡頭無人等待,心裡再沒有陽光。

 

阿芙說,如果忙碌和勞累是自找的,這場孤單的手術也是。

他從不知她如此辛苦,很多事情與他說,得到的回覆總是一句你應該的,阿芙說不是我應該,而是我活該。

 

在婚姻中,一方的付出,如果總不被看見,終究是會讓人心灰意冷的。

沒有誰應該為誰做什麼,心甘情願的付出是因為愛,但這不能被你當作理所當然。婚姻是一塊蹺蹺板,雙方懂得在適宜的時候退讓,才能使之平衡。

這就像有人幫了你,而後說這是舉手之勞,那是他的自謙,不是你求人辦事時候的說辭。這個論點在婚姻裡亦然,她的主動付出,不應該成為你無動於衷和冷言冷語的理由。

 

武志紅在《為何家會傷人》中提到,中國人的情感模式普遍都是在找媽媽,男人找老婆就是在找媽。只要一個女人給他溫暖的感覺,讓他放低戒備,覺得自己像小孩,那他就一定被收服了。

收服之後呢?有的男人成長了,有的還留在原地,繼續做那個被照顧的孩子。殊不知,女人也渴望被照顧,而且女人更容易缺乏安全感,又普遍敏感。既然大家都有可能需要被照顧,那麼一旦有一方得不到應有的回饋,關係必然失衡。

 

付出總被漠視,心中難免傷心,失望慢慢積累,有朝一日,某件事可能就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從前的付出有多心甘情願,後來離開就有多徹底決然。

其實,簡單的幸福,無非就是理解和知冷知熱。心不涼,婚姻的路才能走得長。

 

 

本文出自《世界上最大的謊言是你不行》今周刊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今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