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一輩子很短,只想在喜歡的人那兒安心做個傻瓜

Share

圖/Shutterstock 文/小令君(王令凱)

週末開車去參加高中好友的婚禮。沒睡懶覺,也沒去坐高鐵,特地一早上了高速公路,卻在最後快進城市的地方,撞上了前車。車子被撞得整個前蓋掉了下來。

淡定地從撞癟了的車前座鑽出來,淡定地檢查了身上,一點傷口都沒有,淡定地叫了員警。接下來有點不淡定了,這下糟了,車子爛成這樣,這老司機的名號以後是沒得說嘴了,還有,怎麼跟那幫同學開口呢……

果然,剛打開群組,叮叮叮來了一堆關於我的消息,十個人在那兒七嘴八舌。

@小令,你到哪兒了?沒睡過頭吧?

應該沒,九點多的時候我把她叫起來了。

叫起來有什麼用,我感覺她很有可能繼續倒頭就睡……

對喔……

我就怕這個,所以十點鐘打了個電話,她說她出門了。

十點才出門……希望她趕得上車……都多少次沒趕上車了……

趕上車也沒用,多少次坐過站了……

坐過站還好,這反正是白天還能坐回來……她不坐錯車就不錯了……

呵呵,就算順利到站下車了,這個白痴不也照常會在路上迷路嗎……

也不知道這傢伙帶身分證沒……

估計錢也沒帶。

唉,帶了我才驚訝呢……

昨晚就各種提醒她、交代她了,不會那麼不可靠吧?

她哪次可靠過……

@小令,喂,你人呢,儀式都要開始了!真的沒來啊你!

再也別來見我們了你!

…………

螢幕滿滿的吐槽,看得我忍不住張嘴說了句粗話,大拇指放鍵盤上準備跳出去捍衛一下我的榮譽。

但轉念一想,我現在的狀況貌似完全沒有回手的餘地,只會被黑得更慘,洩氣地翻個白眼。

這樣的,應該是愛吧。而我,也確確實實愛他們,才會卸下一切武裝、一切防備、一切光環,做那個最傻、最不可靠的我。

在他們面前,我從來都不是什麼美女,不是什麼學霸,也不是什麼網紅,不是什麼背包客,更不是什麼創業者、企業老總。

無論我這些年走了多遠,走了多久,走得多麼歡快忘我,無論我談了幾場戀愛、換了幾個髮型、減下了多少體重、是否穿了當年誓死不穿的裙子,無論多少個他們生命中重要的場合我都沒心眼地缺席了,他們依舊把我當成一樣的人,那個胖乎乎的留著少年頭每天跟他們在一起打鬧、喝酒、玩遊戲、吃雞翅也談人生、談夢想、失戀淋雨、罵老師的人。

他們對於我後來的這些標籤嗤之以鼻,甚至時常拿出來故意嘲笑我,是因為他們愛我。因為他們知道我從來都不是神壇上的人,那背後的努力和汗水,他們比誰都清楚。

對他們來說,這些名號都不及那個不可靠的、總是在不斷闖禍的傻丫頭來得有意義。

對他們來說,與其看到我那對每一個人都優雅、懂事、識大體的樣子,不如看到我傻呵呵地向他們跑過來,時不時地跌了個踉蹌。

他們知道我所有的軟弱,手握著全世界都不知道的我的軟弱,卻是守護我的最英勇的戰士。

我不擔心,反而更加安心。

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生活在這個社會裡面的一點點小安慰。

複雜的社會裡啊,我們總在驚慌中四處逃竄,逃向功名,或者利祿,或者一些小小的夢想。

但我們也用智慧、用強悍、用最完美的樣子去掩蓋著自己的驚慌。

人終其一生,似乎大多數時候都沒有辦法完全放鬆。

工作裡要做個好上司,合作中要做個好夥伴,長輩前要做個好孩子,感情裡要做個好伴侶、好父母。

我們可能需要在許多熱鬧或寂靜的場景裡,全副武裝、侃侃而談、毫無破綻、優雅沉著。即使遇到旗鼓相當的對手,也很難在同樣的波長裡互相享受旗鼓相當的快樂。

那樣的全副武裝,只有我們自己知道卸下來時,有多輕鬆。

如果還有什麼可以讓我們盡情瘋跑的沙灘,那應該就是這一片。我就算在所有人眼裡是那般精明模樣,也希望在你眼裡,永遠都是不需要提高任何警惕,不需要凡事盡善盡美,可以漏洞百出、總是闖禍的那個傻子、白痴。

一輩子真的很短,喜歡的人也不那麼多呀,我只想在喜歡的人面前安心做個白痴,白痴的世界裡亂七八糟,還是有人罵罵咧咧地幫你收拾好。

見過山水,飲過風聲,揮灑過愛情,但最令人欣慰的是,這麼多年過去,我依然可以肆無忌憚地光著雙腳,流著血或者淚,電話接通,聽你們說一句:「你這個白痴,待在那兒別動,我來接你。」

本文出自《你以為的懷才不遇只是懷才不足而已》今周刊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今周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