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余秀華:寫詩是不能讓人看的,像做愛一樣。

Share

1976年,余秀華出生於湖北鐘祥市石牌鎮橫店村,因逆產、缺氧而造成腦癱。因為天生的殘疾無法把字寫好,她曾經被語文老師打了零分,一把火燒了課本,輟學回老家從此生活在農村。19歲的她在非自由戀愛下結婚。這段婚姻讓她擁有寶貝孩子,除此之外更多的是不幸和苦悶。

(圖片出自)

她原是一個生活樸素的農村婦女。

隨著一首名為《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的詩在網路瘋傳,詩句字裡行間令人驚豔的力道,一夜之間,余秀華這個名字成為眾人討論的焦點。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

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麼都在發生:火山在噴,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關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槍口的麋鹿和丹頂鶴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

我是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

當然我也會被一些蝴蝶帶入歧途

把一些讚美當成春天

把一個和橫店類似的村莊當成故鄉

而它們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作品奔放受到矚目,她的故事吸引各大媒體爭相報導,甚至有出版社開始爭搶她的詩集版權,即使虧錢也要出版發售。從第一首詩《印痕》開始,她至少已經寫了2000多首詩。微信、微博等新媒體的轉發熱潮,讓她被學者沈睿譽為「中國的埃米莉•狄更生」。

(圖片出自)

余秀華:「寫詩是不能讓人看的,像做愛一樣。」

連她自己也說不清楚,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寫詩的,一直以來她給媒體的標準答案是「2003年左右」,如同每個妳在人生中不同階段,學習與感受「愛」的激情、渴望與失望,也許,她投入創作的那一刻,就是從愛開始。這些詩意與字句,生活經驗往往就是最好的靈感。

因為腦癱,每寫一個字對余秀華來說都是吃力的事情,打字慢,只能透過單手敲鍵盤,正巧,在所有的文體創作中,詩歌是字數最少的一個。

「只有在寫詩時,我才是完整的、安靜的、快樂的。」於生理、心理她把自己放在一個舒服適宜的位置,簡短而飽滿的字句間,更能精準地乘載著她的思想,任由情緒與想法盡情的奔放。

我的身份順序應是女人,農民,詩人。

余秀華:「對我來說寫詩是一件小我的事情,我覺得我的殘疾就是命,有些事情你改變不了,改變不了的就是命運……,你在這個地方,你想走你想飛,但是你飛不起來。」對她來說寫詩是一件很安靜、很私密的事情,把自己的投注在裏頭,她用生命的思想回饋在詩句間,找到生活的認同感。

面對自己爆紅的反應,余秀華用一句話解釋了這來得太快的這一切:「我的身份順序應是女人,農民,詩人。」當驚世駭俗的詩句,搭配農民身份震驚世人,她卻輕輕的回嘴一聲,我只是個女人。

她和每個女人一樣,只是一個渴望愛的女人,透過文字抒發,她果敢描述出,身為一個女人,內心所嚮往的世界。淡然看待媒體與網路的瘋傳效應,因為這些她在世人心中的改變,最終都影響不了她獨自一人時,所擁有的世界。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

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麼都在發生:火山在噴,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關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槍口的麋鹿和丹頂鶴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

我是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

當然我也會被一些蝴蝶帶入歧途

把一些讚美當成春天

把一個和橫店類似的村莊當成故鄉

而它們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我愛你》

巴巴地活著,每天打水,煮飯,按時吃藥

陽光好的時候就把自己放進去,像放一塊陳皮

茶葉輪換著喝:菊花,茉莉,玫瑰,檸檬

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帶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內心的雪

它們過於潔白過於接近春天

在乾淨的院子裡讀你的詩歌

這人間情事恍惚如突然飛過的麻雀兒而光陰皎潔

我不適宜肝腸寸斷

如果給你寄一本書,我不會寄給你詩歌

我要給你一本關於植物,關於莊稼的

告訴你稻子和稗子的區別

告訴你一棵稗子

提心吊膽的春天

在打穀場上趕雞

然後看見一群麻雀落下來,它們東張西望

在任何一粒谷面前停下來都不合適

它們的眼睛透明,有光

八哥也是成群結隊的,慌慌張張

翅膀撲騰出明晃晃的風聲

它們都離開以後,天空的藍就矮了一些

在這鄂中深處的村莊里

天空逼着我們注視它的藍

如同祖輩逼着我們注視內心的狹窄和虛無

也逼着我們深入九月的豐盈

我們被渺小安慰,也被渺小傷害

這樣活着叫人放心

那麼多的穀子從哪裡而來

那樣的金黃色從哪裡來

我年復一年地被贈予,被掏出

當幸福和憂傷同呈一色,我樂於被如此擱下

不知道與誰相隔遙遠

卻與日子沒有隔閡

Advertisement
姊妹淘編輯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