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歐陽靖:做一件事,讓自己重生

Share

歐陽靖

模特兒、作家。藝人譚艾珍的女兒,走過憂鬱症低谷,現在她熱愛生命並且帶頭鼓勵許多人加入馬拉松。

***

二○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東京南青山三丁目、梅窓院附近。

這個深夜,我獨自跑著。當晚氣溫攝氏五度,飄著小雨,我將步速保持在不會氣喘吁吁的狀態,大約每公里七分鐘左右。當雨水滴落到額頭、臉頰等外露表皮時依稀會感到有些刺痛,但冷冽對我來說終究是現實而正面的感觸,至少能讓我暫時抽離迷茫與心痛間的掙扎。

我本來期許自己可以平靜的大跑一場,但我依然戰勝不了自己的脆弱,無論是就心靈或體能層面去論述。

赴日前一天,我剛替陪伴了我十三個年頭的貓咪(譚大寶)安樂死,這思念與不捨如何能輕易灑脫?我無法輕易灑脫,於是帶著滿滿情緒,雜亂無章的奔跑著,從每公里七分鐘的步速增加到每公里六分鐘而上氣不接下氣。我開始重新思考一個生命終結之際所能臆想的點滴:「倘若我明日就會離開這個世界,能抱有什麼期許?」

對一個曾經失去所有夢想的人來說,能思考這沉重議題是幸福的。冷冽的溫度令我回想起自己最悲傷的日子,我曾經吞下多顆安眠藥、躲在棉被中、放棄生存……一直到現在,我滿懷感恩的心送走另一個生命,並以「奔跑」的姿態獨自存在於異鄉的夜。翌日,我必須擔任國際知名設計師品牌的模特兒工作,那位設計師又是我長久以來的偶像,對我來說這簡直如同美夢成真……但這一刻,我卻不由自主的流下淚來……

突然之間,我看不清路標、看不清人行步道的碎石磚,「極快樂」與「極悲傷」兩種情緒同時存在腦內震盪,包括不合時宜的孤獨感。

過去像跑馬燈出現在眼前,我忍不住大哭

過去一切就像跑馬燈一般顯示在我的眼前……拄著拐杖的爸爸(其實爸爸離開我十八年了,他的長相在記憶中有點模糊)、曾因憂鬱症而孱弱的自己、離開這個世界的朋友、太早出社會所經歷的種種挫折、媽媽對我義無反顧的支持與鼓勵、抱著譚大寶時那種溫暖而柔軟的感受……我逐漸從潸然淚下轉為嚎啕大哭,即便路人以異樣的眼光看待我,都依然無法將我從劇烈的情緒變化中抽離開來。我對於自己二十幾年來的人生經歷感到不可思議,一個人曾承受如此巨大的壓力都能度過,而現在居然邁開大步在跑著,沒錯,「跑著」,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會「跑著」……生命是如此的不可預測……

「大寶,姊姊想要完成一件事……那件事能證明我已經變得很堅強……無論未來再碰到什麼難關,你在天上都不用擔心,因為我一定能度過!」

我想完成全程馬拉松!沒錯,四十二公里的全程馬拉松,我在心中吶喊著。即使在沒多久之前,我連馬拉松是什麼都還搞不太清楚。

「跑步這麼累,一定是神經病才會做的事。」我曾經對此不屑一顧,但現在,我相信全世界成千上萬的馬拉松跑者不是神經病,他們一定是因為某種理由才持續奔跑著……成就感?腦內啡?我完全不能理解,馬拉松這種不求勝負、只求完成的運動到底迷人在哪?又或許,重點只是在那個追求未知的過程?

我想起一句曾在書中看到的名言,出於奧運金牌得主艾米爾.扎托貝克(Emil Zátopek)之口,他說:「如果你想跑步,跑個一英里就好。如果你想體驗不同的人生,那就跑場馬拉松吧。」從第一次在腦中植入「馬拉松」三個字開始也才不過幾個月,身邊也沒什麼正在跑馬拉松的朋友,我怎麼可能理解馬拉松將帶給我的人生什麼樣的改變?但有件事實就擺在眼前:跑步曾經是我最痛恨、最痛恨的事情,這一刻,沒有體育老師逼迫我、沒有輸贏勝負壓迫我,我卻自信而自在的在東京街頭慢跑著……這似乎象徵著改變的開端?

【完整內容請見《親子天下》網站http://goo.gl/WlhjzI

延伸閱讀:

Kevin老師 :我的人生就是不斷的比賽

秦嗣林:鑑價關鍵,在人不在物

葉丙成 :原來自己窮得只剩下傅立葉

黃瑽寧:死亡來的那一刻,多麼雀躍

謝哲青:走過萬水千山,知道自己不要什麼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親子天下雜誌網站》。

※本文由親子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Advertisement
親子天下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