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蕭查某職場說】錯把賤人當好人

 

小時候(距離現在的一年前對我來說都是小時候)剛踏進社會時,雖然不是那麼草莓得覺得世界就是個地獄,但心中不免有點忐忑、有點膽怯,對未來的不確定感很多,但對同事的不確定感更多;不確定辦公室的人好不好相處,坐旁邊的人有沒有狐臭,主管是不是像教授有趣,等等的。而那些不安、期待、擔憂最後都會讓自己下了很多很多自以為人性本善的決定,例如把賤人同事當成自己的知心姊妹淘。

 

社會新鮮人最容易遇到的事除了應酬被灌的一蹋糊塗外,「辦公室戀情」也必須列入「社會新鮮人教戰守則」Top3的題材。姊今天就是要來說說當年賤人怎麼毀了老娘差點得手的辦、公、室、戀、情!(純粹是因為生氣所以加重語氣,畢竟這段戀情沒得到過所以也不那麼重要)

 

大花是辦公室的便利貼女孩,但不是《命中注定我愛你》中那位陳欣怡如此善良可愛,大花所飾演的便利貼女孩是標準的公公系style,主管說一她不會說三,還會自動補上「一」的好處順便讚頌主管的高瞻遠矚。而在當年日夜顛倒、月休二日(是月休!不是周休)的時期,同事就是自己生活中的唯一夥伴,除了床,基本上整個人生都跟同事在瞎攪和,所以很容易看走眼,以為她是你的好朋友,但殊不知她只是一個…徹底在你人生不重要,又甚至會毀掉你些許人生的人。

 

當年姊跟辦公室中的一位男同事在偶然一次工作的合作後,合作愉快相談甚歡,又因為家裡住得近,所以非常聊得來,甚至下了班也有過幾次僅只兩人的晚餐,一切都看似有點美好,差不多可以跨過去那條「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線了,錯就錯在姊一時腦波弱,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在某天收工的夜晚,小心翼翼並且有點少女心的問了大花「你覺得合作男對我的感覺是真得有超出友誼嗎?」問完這句話後就放了落落長的年假了。

 

而那個長達將近十天的年假,我跟合作男只在大年初一藉口傳了拜年簡訊外,完全沒有連絡。正當我納悶的返回工作崗位,又玻璃心得跟大花說了這件事情,此時,大花用一種她是為我好的口氣跟我說「其實我除夕有傳簡訊給合作男,順便問了他對你的感覺」,此時我的臉已經綠到浩克等級,就在大花講出「我真的是為你好,我不想看你痛苦」時我的理智徹底斷線,回了「我痛不痛苦到底關你什麼事」,然後就迅速結束我跟大花的類友情,以及那段稱不上戀情的戀情。

 

一直到很後來我才輾轉從合作男的同事口中得知,當時合作男的確對我有超乎友誼的情愫,但因為大花劈頭就問他對我的感覺,加上合作男早看穿大花並不是什麼真誠之人,於是就在他正猶豫是否要跨進「辦公室戀情」族群時,大花的問句摧毀了他的猶豫,直接句點他的感情。他疑惑「為什麼是大花問?大花就是個鬨喪逃啊那是不是代表全公司都知道了?」怕成為公司焦點的合作男,也迅速拉開了跟我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