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獨身漢的浪漫

什麼叫浪漫?

 

浪漫是男友為你在米其林三星餐廳安排一頓燭光晚餐,還是與心愛的另一半漫步沙灘看日出?我認為,浪漫是一種精神,是一種態度,凡事達至極致,全心全意沉醉其中,心無旁鶩,已是一種浪漫。

 

男人的浪漫,是一個人的浪漫,更是一種自我享受精神。有人會叼著雪茄坐看雲起雲落,也可以呷口咖啡,忘卻半天煩憂。而我,生下來就古里怪氣,陳奕迅的男人五部曲:女人、名車、美酒、照相機和手錶,五中之四我都完全不感興趣。說到關於吃的浪漫,不抽煙,也不懂品味咖啡,我只情迷於一盅排骨飯。

 

排骨飯,天生是獨身漢的伴。

 

誇張嗎?但試想一下,盅頭排骨飯從來不是三五女生聚會恩物,如果姊妹淘聚會,一人一盅排骨飯,這畫面想想便覺有趣。脫離校門,「哥兒們」飯局不是火鍋就是大牌檔,大杯酒,大塊肉,才叫過癮。排骨飯,命中注定要人孤芳自賞。

 

一早,我不時到大埔墟「新明發」,獨個兒吃排骨飯。

 

大埔是個傳奇地,而新明發更是大埔裡傳奇中的傳奇。不時有朋友遠到大埔,約我一起品嚐地道美食。每每我都叮囑一句:「早點到,不然你自己排隊。」不誇張,大埔大部分餐廳,不論粉麵還是盅頭飯,七點便開店營業。朋友笑說:「大埔人不用上班的嗎?」

 

新明發更傳奇。二十年前,黃毛小孩如我,骨碌碌地看著新明發門外人龍,一直不明白盅頭飯為何要排隊。二十年後,這人龍絲毫不減,更孕育出三家意圖分一杯羹的同類餐廳,四店同聚一街,何其壯觀,不過,老饕皆知唯有新明發才是發祥地。

 

看來像家尋常茶餐廳的新明發,門外一重重白濛濛的蒸氣,人龍從不間斷,全為外賣排骨飯。店裡也是全天候製作排骨飯,不到十分鐘,一大蒸籠盛著二十來盅飯出爐。跟不少名店一樣,在新明發,永遠都吃得到新鮮出爐的盅頭飯。

 

一盅飯,就排骨和飯。人人以為排骨是主角,然而在新明發,墊底的米飯永遠才是亮點。先說器皿,雖叫盅飯,但為方便,為節省成本,坊間早棄瓦盅改以鐵盅為盛器,奈何鐵盅傳熱太快,也易有「倒汗水」,反之,新明發還堅持傳統,以瓦盅蒸飯,瓦盅耐熱又透氣,米飯受熱均勻,吃上來特別香糯。

 

米也特別挑選過,以中國絲苗、泰國香米和澳洲絲苗,新舊米混合,口感軟硬適中,吸滿油分,粒粒光潔明亮,每次我都慨嘆,這盅飯太小了。排骨雖是配角,卻也恰如其份肥瘦勻稱,選用一字排,肉香濃濃,肉汁瀉滿米飯。

 

一人在店內呷口茶,猛扒飯,吃飽,精力充沛。或許你會問,盅飯不是點心嗎?不是該細細品嚐嗎?盅飯這種粗食,跟精巧點心風馬牛不相及,實乃起源於低下勞力階層為飽、為滿足而起,之後才被酒樓羅致到點心餐牌之中,到今天,盅飯已不止於早午市。

 

入夜,我則愛到土瓜灣「明珍」,跟的士司機大哥一起以盅飯作辛勞句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