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成功女性都會自問:「我真的夠格嗎?」

Share

信心的本質難以捉摸。二○○八年,我們開始撰寫《女性經濟學》,熱切關注「信心」的主題。我們列舉女性的正向改變:大量數據顯示女性對企業的營收貢獻良多,能夠兼顧日常生活與工作事業。然而我們訪談許多事業有成的女性時,卻不斷碰到一團無法辨識的黑霧阻礙我們向前。為什麼剛獲大幅升遷的成功投資銀行家會說自己其實不配?為什麼在業界始終擔任開路先鋒的女工程師,在迅速升遷以後,竟懷疑自己能否勝任新專案的重責大任?

二十年來,我們訪問過許多在美國政壇舉足輕重的女性政治人物。妳大概認為職場與生活周遭有些人顯然自信滿滿,但我們深入調查以後,赫然發覺連許多政壇女強人都陷入自我否定。無論是國會議員或企業執行長,所有成功女性都展現出相同的費解想法,認為自己不配位居要職。我們訪談過的傑出女性,有太多人似乎都對自身能力缺乏信心,無法堅定地相信自己。此外,我們還發現有些位高權重的女性談起這個主題顯得侷促不安,因為她們擔心會暴露自己的弱點。如果她們都這樣了,何況是我們呢?

妳大概懂得這些不太好受的感覺:擔心一旦講出某件事,會顯得愚蠢或自我膨脹;覺得自己的成功純屬僥倖;難以踏出舒適圈,嘗試驚險刺激的困難事物。

問題不在妳的能力,而在妳有多想成功

多年來女性習慣保持低調,循規蹈矩。如今這種狀況已大不相同,但我們依然沒有完全發揮自己的能力。有些頑固守舊的人認為女性能力不足(但我們其實很少遇到能力不足的女性)。有些人說,生兒育女影響女性的人生選擇,這個說法有幾分道理,母愛本能確實讓我們陷入複雜情緒,在家庭與工作之間飽受拉扯,這種兩難困境較少發生在絕大多數的男性身上。評論家認為現有文化與制度對我們不利,這種說法也說幾分道理。然而,所有說法都忽略一個更加深遠的因素—我們不夠相信自己。

這類情形俯拾即是:有些聰明女性空有想法,卻不在會議時舉手發言;有些女性滿懷熱忱,足以成為傑出的政治領袖,卻不好意思向選民催票或籌措競選經費;許多認真的媽媽只想待在幕後,推舉別人擔任家長會會長。為什麼女性即使知道自己是對的,說話卻不太自信,而男性即使覺得自己可能是錯的,說話卻信心滿滿?

不難想像,在職場與公開場合,我們需要較多信心,但當我們面對家庭生活,這個理當是我們較有自信的地方時,我們竟然也必須與信心拔河。想像一下:妳打算在知心好友的生日派對上體貼敬酒,但想到要在三十個人面前說話就直冒汗,只能喃喃說出隻字片語,事後對自己的表現很不滿意,覺得虧欠好友;妳想在大學擔任班代,卻覺得叫別人投票給妳未免太過自負;妳的小叔很大男人主義,很惹人厭,但妳擔心若是當著大家面前跟他反應,別人會認為妳處事不夠圓融,儘管他才是難相處的人。

妳不妨回想多年以來,妳是否曾想說某些話、做某些事,卻由於某個原因裹足不前。那個原因很可能正是缺乏自信。只要少了自信,許多目標無法完成,腦袋塞滿各種藉口,最後變得麻痺、筋疲力盡、鬱悶不堪。無論妳是職業婦女或家庭主婦,無論妳想躍居高位或兼差度日,要是能擺脫焦慮不安的情緒,懷抱信心,勇於追求所愛,該有多好?

從最基本的角度來看,我們需要做的就是開始行動,勇於冒險,無畏犯錯,別再光說不練,別再找藉口搪塞自己。問題不在於女性能不能成功,而在於我們究竟想不想成功,過多的猶豫,讓我們不願付諸行動。女性很想事事做好,卻變得時時怕錯。然而要是我們不肯冒險一搏,永遠無法往前邁向。

本文出自:《信心密碼:放手做,勇敢錯!讓100萬人自信升級的行動指南》先覺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姊妹淘編輯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