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噁心的口水與浪漫的口水

我曾經看過一個日本的綜藝競賽節目,競賽的內容是比「誰最噁心」?這個節目經過重重淘汰,最後勝出的冠軍,他的做法是:用杯子搜集現場的觀眾的口水,然後把大家的口水喝下去。每次跟別人提起這個節目,大家的反應不外乎:好可怕、想起來就想吐、完全無法接受、噁心死了……

 

因此,如果有人在你面前吐了一口痰,我們一定立刻皺起眉頭。萬一這口痰還吐在你的臉上,那麼我們本能的反應可能就是出拳揍人……

 

因為口水對應我們心中的看法,無非就是「髒」、「不衛生」,因此碰到了這樣的事情,這些情緒反應大概在所難免吧。但話又說回來,這就是唯一的看法、唯一的反應了嗎?

 

有一次看偶像劇時,當男女主角在螢光幕前濕吻時,聽見周遭的人興奮地叫著,好浪漫、好閃光、好感動……時,我的腦袋立刻湧上了一拖拉庫問題。

既然「口水」是全世界最髒、最噁心的事情之一,為什麼男女主角接吻時,口水變得浪漫了呢?

 

這樣問,一定立刻有人回答:重點要看那是誰的口水。噁心的是陌生人的口水,美好的是愛人的口水。

 

但陌生人一夜之間可以變成愛人,愛人也可以反目成仇變成陌生人。噁心可以變成美好,美好也可以變成噁心,一切都只在一念之間,不是嗎?

 

                                                愛 人    美好

口水                

                                                陌生人    噁心

 

從這個角度來看,真正的主體是我們的一念之間。一念之間之後所對應的,不管是愛人、陌生人的認知,以及跟隨而來美好、噁心的情緒,都只是像影子一樣的附屬於這一念之間。

 

想不清楚這個道理的人深陷在某種情緒中無法自拔。他們總是把情緒當成一種「主動」的形體似的,試圖直接去改變它。像是:失戀的時候去K歌、看電影、大吃大喝;或者,失敗的時候和朋友去喝酒、飆車,甚至大吼大叫、怪罪別人、找人吵架……試圖改變情緒。

 

就像試圖直接移動影子一樣,大部分的時候,這些作為是徒勞無功的。

 

還有人告訴自己說,我太痛苦了,痛苦到我完全沒有能量去改變我的念頭。這樣的說法就好像聽見有人說:「我的身體被影子綁架了,我完全動彈不得。」那麼地令人完全無法理解。

 

事實上,主動的是我們的一念之間,被動的是認知、情緒。就像形體之於影子一樣。只要用自己一念之間的力量,我們就可以改變我們的認知。只要認知改變了,情緒自然也就隨著轉變了──

 

一切就像只要移動了形體,影子也就跟著移動那麼簡單、容易。

 

分手失戀傷心欲絕時,與其整天數落、抱怨對方的種種不是,覺得自己被傷害了,或許應該跳脫出這個情境,從不同的角度去想一想:在對方眼中,我應該也有不少問題吧?如果兩個人實在不合適,分手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吧?

 

 

《姊妹淘作家TOP 100年度大賞》>>即刻投票去

在姊妹淘眾多文章中,你最想收藏誰的文章?

用「讚」和「收藏」給專欄作家們鼓勵,累計積分還可獲得價值萬元Babyou福袋組可愛圓仔行動電源

 

或者,覺得自己在這段戀情中虛度了青春、浪費了歲月,怨恨對方、後悔不已時,也許也可以跳脫這個情境,試圖想想:與其浪費更多的時間抱怨對方,為什麼不利用往後的歲月中,好好善待自己?

 

當開始有了這樣的想法時,在關的這頭,相對的那個開的選擇就出現了。

 

隨著時間流轉,選擇關或開,完全不同的後果,其實是完全可以預見的。

 

選擇關的這頭,我們繼續心存怨懟。這樣的心緒不斷放大的結果是,我們無可抑遏地又做出種種傷害對方,甚至,傷害自己的事情。

 

第一次是別人傷害了我們,這已經很值得傷心了,但是第二次,我們卻又因為這個原因,再度傷害了自己。而且第二次,我們自己給自己的傷害往往比第一次別人給我們的傷害更加嚴重。只是,我們並不責怪自己,反而把所有的傷害的責任,都算到對方頭上,更加怨恨對方。

 

第一次的傷害,也許有它無可避免的因緣際會,但第二次的痛苦、傷害,我們有機會、也有能力阻止它,但卻被我們放任了。於是,它就像個癌細胞似的,不受控制地繼續循環、放大下去……

 

選擇開的這頭,我們開始停下這個怨懟,因為被傷害了,因此我們想望平靜、美好的生活。為了這樣的想望,我們開始新的學習、認識新的朋友、感受新的價值。我們在那樣不同的價值中,感受愛、感受溫柔。第一次的痛苦曾經傷害了我們,可是當我們選擇了善待自己,用更好的人生來彌補自己時,我們不但開始恢復,並且變得更善感、更溫柔,也更有能力去愛別人。

 

因為變成了一個對自己更好的人,我們懂得感恩過去,也更願意為別人付出。就像莎士比亞說過的:凡是過去,皆為序章。於是,第一次的傷害只是故事的開場,我們從那個開場,開始了一段美好生命的第一章。

 

成績不如預期時,與其感到灰心挫折,覺得自己尊嚴掃地、一無是處時,或許更應該想一想:如果可以從這次的不如意中看到真正的問題,並且吸取教訓、彌補不足,這樣,這次的失敗豈不值回票價嗎?

 

在關的這頭,我們繼續自暴自棄,一方面不想回到書桌前讀書,另一方面也開始自我懷疑,覺得自己根本不是讀書的料。這樣的結果當然導致我們得到越來越差的成績,繼續惡性循環……

 

在開的這頭,我們決定用更好的成績來回報自己失敗的挫折。於是,我們開始訂正考卷上的錯誤,並且回顧,這樣的錯誤,到底是來自我們不知道有這樣的觀念?或有這樣的觀念,卻不熟悉操作?或者有觀念、也熟悉操作,卻在過程之中,粗心大意?我們找出所有問題的根源,重整旗鼓,訂立新的計畫……

 

就像這樣,不斷地在我們一念之間的認知,找尋那個幫我們跳脫出現在情緒的開與關,面對它,用心地推論。不管發生了多麼痛苦、傷心的事情,除非我們願意,否則,沒有什麼真的能夠傷害我們。你必須相信,你的一念之間可以是你命運的主宰。用這樣的心念,面對開與關的後果,反覆地想像、思考。

然後,啪的一聲,你做了那個開的選擇。

 

於是,就像打開室內的燈光開關一樣簡單,你看見自己在幽暗中的生命,亮了起來。

 

本文出自《請問侯文詠》 皇冠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姊妹淘作家TOP 100年度大賞》>>即刻投票去

在姊妹淘眾多文章中,你最想收藏誰的文章?

用「讚」和「收藏」給專欄作家們鼓勵,累計積分還可獲得價值萬元Babyou福袋組可愛圓仔行動電源

侯文詠
侯文詠,臺灣作家、醫師,寫作領域橫跨小說、社會文學、評論, 並經常在廣播電台節目擔任特別來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