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老闆對你性騷擾怎麼辦?

有時候男人對你的關注方式讓人討厭。二○一○年山木培訓的總裁宋山木因強暴自己的員工而被捕,馬上就有讀者問我如何對付性騷擾。我的第一反應是:「不,我不想談這個」。因為作為一名獵頭,我的客戶—公司CEO和人力資源總監們對性騷擾這個話題非常敏感。涉足這麼一個話題有得罪客戶的風險,顯然不是個明智之舉。

 

但是後來我還是做了一些調查,發現性騷擾現象在中國職場中非常普遍。我又想到二十年前我也親身遭遇過性騷擾。於是我想,在我自己的職業發展中有幸積累到目前的影響力,如果我不挺身而出、公開討論一下這個話題,又有誰會呢?

 

之後,我又開始糾結該寫什麼。最終,我匆匆寫了一篇文章,提出了一種絕對談不上完美的解決方案;我在一個假期的週末把它發了出去,想著或許它會悄無聲息地躲開讀者的注意力。

 

後來,中國國際廣播電臺Beyond Beijing欄目中專訪節目Today的主持人許欽鐸,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Crossover節目的主持人季小軍,卻相繼決定用整期節目來做有關性騷擾的討論,並問我是否願意去做嘉賓。

 

我並不想在中國給自己樹立一個「性騷擾專家」的形象,但是連這麼有分量的主流媒體都願意把這樣一個話題引入公眾討論,這讓我受到鼓舞,所以同意接受邀請。這兩個節目播出後,我收到了很多回饋,其中曾經或者正在經歷性騷擾的朋友們的感謝讓我特別感動。

 

在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的節目裡,女性權益律師張偉偉分享了中國首例性騷擾受害人勝訴的案件,受害人獲得法院判決她上司賠償她的三千元人民幣,但卻丟了工作。對此,我的心情很複雜。一方面,我相信對張律師和其他為維護女性權益而不辭辛苦的律師們,我們都心存巨大的感激,他們在引領這個社會前進。

 

在另一方面,這個案件對於勇敢站出來的受害人來說,卻稱不上是勝利。她獲得的賠償微不足道,根本無法彌補她職業生涯的損失,更談不上對其他潛在的性騷擾者有任何警示作用。我認為這件事帶給我們的思考是,我們應當與虐待女性的行為抗爭加倍努力;而如果它真的發生,我們也要學會保護自己。

 

我曾經被一個老闆騷擾過。那時我剛工作不久,騷擾我的是那個公司的CEO。他只要看到我一個人在工作,就會從後面靠過來,在我的耳朵和脖子上又親又舔。我還清楚記得每天上班時,自己那種緊張和無助的感覺。當時我知道的唯一辦法是趕快換一份工作,離開那個公司。所幸騷擾沒有演變成暴力,不過現在想起來我還會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如今,對於性騷擾,會有一些政策規約,但事實又是另外一回事。對於性騷擾,公司的CEO和人力資源主管們的政策規約是:「如果你被騷擾,要向公司的HR部門報告。」

 

 

《姊妹淘作家TOP 100年度大賞》>>即刻投票去

在姊妹淘眾多文章中,你最想收藏誰的文章?

用「讚」和「收藏」給專欄作家們鼓勵,累計積分還可獲得價值萬元Babyou福袋組可愛圓仔行動電源

 

實際上,報告自己被性騷擾通常會對受害人更不利。而這一點上,外商不見得比中國公司做得好。在北京,一位知名的管理顧問跟國內和國外的公司都有合作,他這樣認為:如果一名女員工去人事部門反應情況,公司往往會保護她的上司而冷落她。很有可能,這個女員工的工作就不保了。而且,一旦一名女員工把這樣的事情公之於眾,其他雇主們也不會想雇她了,因為她會被視為搗亂分子。這個分析真的夠淡定的,由於話題敏感,我的朋友希望我不要寫出他的名字和他所在的公司。

很不幸地,性騷擾通常只是何時發生,而不是有沒有發生的問題。根據中國官方媒體2005年的報導,只有百分之二十一的女性說自己從來沒有遭到過性騷擾。北京眾澤婦女法律諮詢服務中心的創始人和總裁郭建梅這樣說道:職場性騷擾情況的確很普遍而且嚴重。目前中國的立法還很不完善,只原則性地提出「禁止性騷擾」,但缺乏具體操作辦法,所以這裡仍然是個空白。女性遇到這樣的情況一定要保護自己,比如嚴正拒絕、保留錄音、信件、資訊、證人證言等證據,這樣便於在以後的處理中有據可查。

 

如果你被性騷擾,而人事部又有一個說了算、信得過的主管,我建議你私下把性騷擾事件報告給這個主管,但實際情況往往是你找不到這麼個人。所以,我建議你集中精力找到一個終止騷擾、又不傷及事業的辦法上。以下來自Penelope Trunk的職業部落格裡「不要報告性騷擾」一文。我很難說我完全贊同:和騷擾你的人開誠佈公地談一下,清楚具體地指出來他的哪些行為讓你不舒服,告訴他你不想把這事報到人事部門。他也不想這樣,因為他再怎麼自以為是,也不會想跟你一起被口水淹死。

 

擺明你的談判地位,條件定高些。讓他把你調到一個更好的位置,換一個主管,或者幫你找到一份更好的新工作。如果情勢對你不利,你沒有談判的籌碼,那就重新找一份工作,然後離開這個公司—一定按照這個順序做,因為騎驢找馬總是容易的。就算這會讓你離職,也要採取措施保護自己:把性騷擾報告給人事部門或公司主管,甚至員警。孤立無援地獨自承擔發生在你身上的事,這顯然是不公平的。從一名獵頭的角度,我最不願意給出的建議就是容忍虐待,這對建立偉大而可持續發展的企業是有百害無一利的。但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還沒有發展到我們可以相信雇主們面對性騷擾問題能夠主持公道,也無法讓我們相信面對性騷擾的諸多中國女性可以得到法律的保護。

 

所以,儘管這麼說我很難過,但事實是,如果你被性騷擾,很有可能最好的處理辦法是像我許多年前那樣,安靜地離開公司。

 

在美國,職場性騷擾現象大幅下降的最重要原因是,當性騷擾發生,公司要負連帶責任,而且在過去二十年中,有幾起轟動的案件因涉及公司高層、賠償數額巨大,這促使公司進行內部整改。但目前在中國,受害者報告性騷擾之後,只有騷擾者本人要對其行為負責。對於宋山木被判入獄服刑,我感到很欣慰,我希望中國政府下一步要讓公司對主管的性騷擾行為負連帶責任。

 

我相信「胡蘿蔔加大棒政策」能夠促使公司自動自發地防止性騷擾的發生。「大棒政策」,即法律訴訟,當然很重要。就長遠來看,我相信,在市場上取得卓越成就的公司將會是那些能夠招募且留住優秀人才的公司,而那些最優秀的人才是不會選擇在有虐待行為的環境裡工作。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可做,你完全沒必要待在一個有人騷擾你的公司。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職場人士看重自己是否擁有一個尊重女性的工作環境。找到這樣的人,和他們一起工作。然後在工作中積聚力量,共同打造一個你喜歡的工作環境。如果我們致力於創造健康的職場文化,就能建立並引領未來偉大的企業。

 

本文出自《寫給姊妹們的真心話》哈林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姊妹淘作家TOP 100年度大賞》>>即刻投票去

在姊妹淘眾多文章中,你最想收藏誰的文章?

用「讚」和「收藏」給專欄作家們鼓勵,累計積分還可獲得價值萬元Babyou福袋組可愛圓仔行動電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