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老闆對你性騷擾怎麼辦?

有時候男人對你的關注方式讓人討厭。二○一○年山木培訓的總裁宋山木因強暴自己的員工而被捕,馬上就有讀者問我如何對付性騷擾。我的第一反應是:「不,我不想談這個」。因為作為一名獵頭,我的客戶—公司CEO和人力資源總監們對性騷擾這個話題非常敏感。涉足這麼一個話題有得罪客戶的風險,顯然不是個明智之舉。

 

但是後來我還是做了一些調查,發現性騷擾現象在中國職場中非常普遍。我又想到二十年前我也親身遭遇過性騷擾。於是我想,在我自己的職業發展中有幸積累到目前的影響力,如果我不挺身而出、公開討論一下這個話題,又有誰會呢?

 

之後,我又開始糾結該寫什麼。最終,我匆匆寫了一篇文章,提出了一種絕對談不上完美的解決方案;我在一個假期的週末把它發了出去,想著或許它會悄無聲息地躲開讀者的注意力。

 

後來,中國國際廣播電臺Beyond Beijing欄目中專訪節目Today的主持人許欽鐸,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Crossover節目的主持人季小軍,卻相繼決定用整期節目來做有關性騷擾的討論,並問我是否願意去做嘉賓。

 

我並不想在中國給自己樹立一個「性騷擾專家」的形象,但是連這麼有分量的主流媒體都願意把這樣一個話題引入公眾討論,這讓我受到鼓舞,所以同意接受邀請。這兩個節目播出後,我收到了很多回饋,其中曾經或者正在經歷性騷擾的朋友們的感謝讓我特別感動。

 

在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的節目裡,女性權益律師張偉偉分享了中國首例性騷擾受害人勝訴的案件,受害人獲得法院判決她上司賠償她的三千元人民幣,但卻丟了工作。對此,我的心情很複雜。一方面,我相信對張律師和其他為維護女性權益而不辭辛苦的律師們,我們都心存巨大的感激,他們在引領這個社會前進。

 

在另一方面,這個案件對於勇敢站出來的受害人來說,卻稱不上是勝利。她獲得的賠償微不足道,根本無法彌補她職業生涯的損失,更談不上對其他潛在的性騷擾者有任何警示作用。我認為這件事帶給我們的思考是,我們應當與虐待女性的行為抗爭加倍努力;而如果它真的發生,我們也要學會保護自己。

 

我曾經被一個老闆騷擾過。那時我剛工作不久,騷擾我的是那個公司的CEO。他只要看到我一個人在工作,就會從後面靠過來,在我的耳朵和脖子上又親又舔。我還清楚記得每天上班時,自己那種緊張和無助的感覺。當時我知道的唯一辦法是趕快換一份工作,離開那個公司。所幸騷擾沒有演變成暴力,不過現在想起來我還會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如今,對於性騷擾,會有一些政策規約,但事實又是另外一回事。對於性騷擾,公司的CEO和人力資源主管們的政策規約是:「如果你被騷擾,要向公司的HR部門報告。」

 

 

《姊妹淘作家TOP 100年度大賞》>>即刻投票去

在姊妹淘眾多文章中,你最想收藏誰的文章?

用「讚」和「收藏」給專欄作家們鼓勵,累計積分還可獲得價值萬元Babyou福袋組可愛圓仔行動電源

 

實際上,報告自己被性騷擾通常會對受害人更不利。而這一點上,外商不見得比中國公司做得好。在北京,一位知名的管理顧問跟國內和國外的公司都有合作,他這樣認為:如果一名女員工去人事部門反應情況,公司往往會保護她的上司而冷落她。很有可能,這個女員工的工作就不保了。而且,一旦一名女員工把這樣的事情公之於眾,其他雇主們也不會想雇她了,因為她會被視為搗亂分子。這個分析真的夠淡定的,由於話題敏感,我的朋友希望我不要寫出他的名字和他所在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