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香港鬼才導演彭浩翔:不管你怎樣規範人生,人生也不會聽你的話…

 

香港鬼才導演彭浩翔,人稱工作狂、控制狂,前陣子他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決定他的公司星期六不上班(香港是週六上半天班)。沒想到全公司同事都覺得:不可能。連編劇們也都不贊同,「算了吧!我不想我約了朋友,你又打電話來,老闆……我還是上班好嗎?」他們哀求說:「你不要現在說完又推翻,你好好想一想,三個月後我們再來說好嗎?要不然我會太開心,你給我一個希望,又把它毀滅。」那語氣近乎悲憤決絕:「那我們就 寧、願、沒、有。」

 

結果啊,彭浩翔第一個星期好辛苦,他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機,一直在家裡來回踱步,想著要不要回公司坐坐?不過後來又轉念一想,不行!不能被公司同事看扁,於是他就坐在沙發看電視,就算無聊到死,也不去上班。第二天,同事賊笑:「老闆怎麼樣。是不是好辛苦?是不是很想打給我們呀!」這些同事再瞭解他不過,簡直是彭浩翔肚子裡的迴蟲。他們知道老闆喜歡被工作、Deadline逼到絕境。比如逼他交稿,就得要幫他安排飯局,交不了稿吃不了飯,他才會把稿子寫出來,就算站在餐廳門口也要把它錄完(讓助理回家打稿)。但若是給他悠悠閒閒的一天寫稿,他反而會坐到發慌,一個字都生不出。

 

但這兩年來,彭浩翔變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有個很重要的親人去世了,他發現不管你怎樣規範人生,人生也不會聽你的話,而失去的東西,永遠都追不回來。以前他總是用工作當藉口,擋住正常人際關係,家人叫他陪吃飯,他兩手一攤一句:「我要工作啊!」就拿到了免死金牌。但現在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陪家人滑雪和衝浪,工作計畫若和這兩者衝突的,不幹。老婆說:「嫁給你十幾年,我終於等到了!」

 

裝作文藝青年

轉了性的彭浩翔,新書《有關我在裝作正常人方面的嘗試》,也讓編輯自由選編他從17歲至今42歲的文章,忍著沒把魔爪深入。結果反而意外坦白呈現出彭浩翔這個人的原貌——年輕的時候很成熟,長大的時候很幼稚。「不如讓這個世界去看你,而不要努力去呈現你想給世界看到的形象。」他瀟灑笑說,這樣也好。

 

回憶起為什麼會開始寫作,他說:「一開始是因為我在中學班上時。中學女生都不注意我,我不是第一名,運動也不好,說壞也不夠壞,我就是中間。於是我一直在想我要做什麼,才可以引起女生注意。我想到小時候,我媽喜歡看書,當時我偏不看,但現在……欸!我可以裝成一個文藝青年啊!我可以去看書、寫小說,讓女生覺得你好酷啊!而且我偏不把書放包包,還要把那些村上春樹、米蘭昆德拉夾在腋下,就怕女生看不到。後來書看多了,發現我原來真的可以寫,也蠻有趣的。」

 

天生愛情導演

包括這本書裡有關愛情的文章,包括他的電影《春嬌與志明》、《公主復仇記》、《撒嬌的女人最好命》等,都可以見得彭浩翔對愛情的見解有多犀利。關於愛情,彭浩翔天生有導演的能力。「我從小就是愛情專家,喜歡聽同學跟我講感情問題。小時候曾經有女生朋友跟我哭訴說,男朋友好像劈腿了,我說,那我們來做Conference Call(三方通話)吧!先擬好Plan A跟Plan B,我不說話,但妳聽到我敲桌子一聲,就講A,兩聲,就講B,三聲,妳就哭,再響三聲,扣扣扣。」他眼神犀利地望著我們:「妳就不要哭……停。」

 

說的我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原來那些心思細密到令人毛骨悚然、把愛情片當成恐怖片在拍的導演天才,從他背著書包時就展現無遺。

 

 

更多流行資訊請上www.elle.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