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解憂雜貨店(1)

第一章/回信放在牛奶箱

 

 

翔太建議不如去廢棄屋。他說,剛好有一棟適當的廢棄屋。

 

「適當的廢棄屋是怎麼回事?」敦也低頭看著個子不高,臉上還殘留著少年稚氣的翔太。

 

「適當就是適當啊,就是適合藏身的意思,是我之前勘察時偶然發現的,沒想到現在真的可以派上用場。」

 

「對不起,兩位,」幸平縮著高大的身體,依依不捨地注視著停在旁邊的老舊皇冠車,「我作夢都沒有想到,蓄電池會在這種地方報廢。」敦也嘆著氣。

 

「事到如今,說這些話也沒用。」

 

「但到底是怎麼回事?來這裡的路上完全沒有任何問題,我們並沒有一直開車燈……」

 

「壽命到了吧,」翔太說得很乾脆,「你看一下車子的里程數,已經超過十萬公里了,原本就差不多快壽終正寢了,開到這裡就徹底完蛋了。所以我才說,既然要偷車,就要偷新車。」

 

幸平抱著雙臂,發出「嗯」的一聲,「因為新車都裝了防盜器。」

 

「算了,」敦也揮了揮手,「翔太,你說的廢棄屋在這附近嗎?」

 

翔太偏著頭思考著,「走快一點的話,大約二十分鐘吧。」

 

「好,那我們去看看。你帶路。」

 

「帶路當然沒問題,但這輛車子怎麼辦?丟在這裡沒問題嗎?」

 

敦也環顧四周。他們正站在住宅區內的月租停車場,因為剛好有空位,他們把皇冠車停在那裡,一旦租這個車位的車主發現,一定會馬上報警。

 

「當然不可能沒問題,但車子動不了,也沒辦法啊。你們沒有不戴手套亂摸吧?既然這樣,我們就不可能因為這輛車被查到。」

 

「只能聽天由命了。」

 

「所以我說了啊,目前只能這麼辦。」

 

「我只是確認一下,OK,那你們跟我走。」

 

翔太邁開輕快的腳步,敦也跟了上去。他右手提的行李袋很重。

 

幸平走到他旁邊。

 

「敦也,要不要去攔計程車?再走一小段路,就可以到大馬路,那裡應該可以攔到空車。」

 

敦也「哼」地冷笑一聲說:

 

「現在這種時間,有三個形跡可疑的男人在這種地方攔計程車,一定會被司機記住長相。到時候公布畫出我們長相特徵的通緝畫像,我們就死定了。」

 

「但是,司機會仔細看我們的長相嗎?」

 

「萬一遇到會仔細打量的司機怎麼辦?況且,萬一那個司機只要瞥一眼,就可以記住長相怎麼辦?」

 

幸平沉默不語,走了一小段路後,小聲地道歉:「對不起。」

 

「算了,閉嘴趕路吧。」

 

時間是凌晨兩點多,三個人走在位於高地的住宅區,周圍有很多外形設計很相似的房子,幾乎沒有一棟房子亮燈,但絕對不能大意。如果不小心大聲說話被人聽到,事後警方來查訪時,可能會有鄰居告訴警察「半夜聽到有可疑的男人經過的動靜」,敦也希望警方認為歹徒開車離開了案發現場,當然,前提必須是那輛皇冠車不會很快被人發現。

 

他們正走在和緩的坡道上,走了一會兒,坡度越來越陡,房子也越來越少。

 

「到底要走去哪裡?」幸平喘著氣問。

 

「就快到了。」翔太回答。

 

走了不久之後,翔太的確停下了腳步,旁邊有一棟房子。

 

那是一家店舖兼住家,但房子並不大。住家的部分是木造的日本建築,門面不到四公尺寬的店舖拉下了鐵捲門。鐵捲門上沒有寫任何字,只有一個信件的投遞口,旁邊有一棟看起來是倉庫兼停車場的小屋。

 

「這裡嗎?」敦也問。

 

「呃,」翔太打量著房子,偏著頭回答:「應該是這裡。」

 

「應該是什麼意思?難道不是這裡嗎?」

 

「不,我想就是這裡,只是和我上次來的時候感覺不太一樣,我記得之前看的時候感覺比較新。」

 

「你上次來的時候是白天,可能是這個緣故。」

 

「也許吧。」

 

敦也從行李袋裡拿出手電筒,照了照鐵捲門周圍。門上方有一塊看板,好不容易才能辨識「雜貨」這兩個字,前面還有店名,但看不清楚是什麼字。

 

「雜貨店?開在這種地方?會有人來嗎?」敦也忍不住說道。

 

「正因為沒有人來,所以才倒閉了吧?」翔太說得很有道理。

 

「原來如此,要從哪裡進去?」

 

「從後門走,那裡的鎖壞了,跟我來。」

 

 

《下周一待續》

 

 

本文出自《解憂雜貨店》皇冠文化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