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啟程日本第一天的超展開

Share

2012 年 8 月 29 日,桃園機場往大阪的第一班飛機。因為老家與機場距離不遠,清晨天未亮,鴨爸便開車載著我跟我的一卡行李箱到機場,行李一落地,我要求鴨爸與我來張難得的合照(還硬要老人家跟我一起比剪刀),然後鴨爸只是習慣性地叮囑我要小心安全,就像每次我要回台北一樣平常,居然頭也沒回地就關起車門,然後油門一催就讓我默默看著車尾燈越來越遠……

WHAT!!??

我的感人離別呢?我的淚眼擁抱呢?

雖然家境不是什麼大富大貴,但一直以來鴨爸傳統美德與自由開明兼具,非常鼓勵我多出走看看,可臨去前幾天慈父還是忍不住溫馨提醒了幾句說真遇到什麼事回家住一陣子也沒關係。好吧,我想也不須想太多,反正一年咻一下用飆的,真的受委屈速速買張機票回來給爸媽討拍拍就好,沒什麼好怕的。早上機場沒什麼人,非假日的早班機內的乘客看來最多大概也只能辦桌併兩桌那樣。直到飛機起飛,我發現自己謹慎的心情其實大過於歡樂,機艙內充斥的是一股不安的氣壓,看著窗外的故鄉漸漸遠去直至海平面上空,眼淚還是不小心默默滑落下來。

說穿了,一年的時間到底可以做什麼?難道把一個人丟在陌生的國家,就能讓這個人改頭換面,然後經過一年回台灣猛然發現竟然全都人事已非,從此邁向嶄新人生那樣嗎?

怎麼可能。

回想一下,過去上班下班假日睡覺的人生都已經過了幾年?人生沒有後退的機會,如果沒有讓自己有出走的機會,又怎麼會知道當下的自己是站在高潮還低潮,又怎麼有機會發現連自己也未知的一面呢?要知道,海賊王看多了也是會變熱血的(?)。所以我決定,在 30 歲的關卡來臨之前付諸行動,讓自己多看看不同的世界。

雖然來日本打工度假前,我只跟團去日本九州旅行過一次。但我想,到日本大城市中自助旅行不是件難事,就算不會日文,只要看懂漢字跟著指標走,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吧。於是我照著腦中的 SOP:「看指標、跟人走」的最後,竟是走進了三面玻璃的死胡同裡。(呃……現在是還沒出關就卡關了是吧!!!!)

關西國際機場聯絡橋,不僅是進入機場的唯一陸上通道。上層是高速公路,下層則是電車專用鐵道。

飛機窗外的棉花糖、藍天、還有地面上小方格與小車車,是旅人看不膩的風景。

關西空港接駁電車,一早的飛機根本沒啥人影。

相關文章

剛剛明明在我前面的那些人,他們到底消失到哪去了呢?

雖然是大清早的飛機,但我看到的是人吧。(主題好像有點不太對。)

我尷尬地望向後面的人,是一個年輕女生,她可能看到我的臉之後馬上了解是怎麼一回事,也對我搖搖頭,說她也是第一次來(看來不會走的人心裡想的都是跟著前面的人走就對了)。我跟她只能尷尬的乾站著,出口的確是往這邊,後面的乘客也陸續往這個方向來,所以應該還是沒錯。下一秒,我們兩個就看見玻璃門外電車駛進……

原來還要先坐接駁電車啦!代辦公司工作人員在眾多事件下好像有交代這件事,但我根本忘記了。

因為那女生也是單獨一人,所以我們兩個進電車內後就聊了起來,只會英文的她有點擔心跟破英文的日本人溝通時會產生問題,所以入關時我告訴她如何填寫入境表格的內容。出關後,她跟我說她朋友是日本人,會來機場接她,她很好心地說乾脆讓她跟我認識,這樣萬一在日本有什麼問題的話也有個照應。天啊!人家說台灣人很熱心果然是真的,既然是朋友的朋友,那大家就都是朋友,我也比較放心(←這人邏輯是否有點簡單?)。後來與對方見面後,我懷疑她可能上輩子是台灣人那樣(留學國外的她說最愛就是台灣人),因為她毫不遲疑地迅速地留下了自己的資料,甚至還幫我買巴士票,送我坐上往市內的車。

第一天,我就這樣毫無心理準備的認識了一個又可愛又熱情的日本妹妹未来。重點是她們還約我三天後一起去京都、五天後去未来家巴逼 Q !!(京都!?我有聽過。但是它在哪?在一切還沒有著落前,玩樂的選項根本就還不在我的計畫中啊啊啊啊啊啊!!)

但我還是馬上就答應她們了。(好沒原則的傢伙。)

巴士順暢行駛在橫跨海面的快速道路上,同時將我的旅程揭開序幕。我看著遠方離地有兩三層樓高的高架橋上行駛的車輛,卻感覺那些車子像是在天空飛翔著、有秩序地前進。我應該不是來到未來的科技世界吧。

隱隱懷抱著期待,一年的冒險,正式,開始了。

本文出自《日本窩荷利》帕斯頓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帕斯頓數位多媒體有限公司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