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棄工程師高薪,花兩年學當盲人,他為的是…

矽谷知名創投、PayPal創辦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曾說:「對現狀不滿,永遠是創新的源頭。」

 

然而,要有不滿的情緒,很容易;要把情緒化為實際行動,很困難。太和光創辦人吉正然,就是一個能把「不滿」轉化成「創新」的創業家。(你可能會想看:生活  商周  世界最聰明大學 為什麼指名要他們?)

 

憤怒,來自對聽障父親的遺憾

為了解黑暗世界,他花兩年學當盲人

 

這位求學時積極參與學生運動的創業家,在「商周奇點創新大賽」面試現場,激昂控訴著政府對盲人政策的荒謬:

 

「台北市從九十七年起,花了四千二百二十五萬元,在一百二十二個路口放有聲號誌,覆蓋率僅五·四%,一年內損壞了五七%!」「大安森林公園花了上億元(編按:此數字指的是全台北市,講者口誤)鋪設的導盲磚,卻把盲人導去轉圈圈、撞欄杆!」「培養一隻導盲犬,至少要花一百萬,三十隻,就要三千萬,台北市有多少盲人?要花多少成本?」

 

他控訴世界長期忽略盲人,「一九二一年,人類發明了第一支導盲杖做為盲人的輔具;一百年後,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盲人能用的是什麼?還是導盲杖!」

吉正然的憤怒,來自天生聽障的父親。從小,看著父親被禁錮在一個沒有聲音的世界,也曾試過要幫父親找回聽力,但「他的神經已經壞死,電子耳對他沒有效……。」

 

他把對父親的遺憾,轉化到視障者身上。吉正然花了兩年時間,去體會盲人生活,「你閉上眼睛在街上走走看,兩步你就怕了,要嘛停下來,要嘛就睜開眼睛。」

 

他發現,盲人的世界,是靠一個個定位點建構而成,必須靠反覆行走,背熟一條路線,如果某天天候不好,或是很吵,干擾到記憶中的定位點,就會像無頭蒼蠅一樣,只能打電話找人求助,這對視障者的身心都是很大的折磨,不少人因此退縮封閉,或者乾脆與外界斷絕聯繫。

 

「有誰喜歡一出門就要人幫助?」吉正然想:「為什麼我們不能建立一個社群,把周圍的環境『說』給他們聽呢?」一個盲人導航系統的想法開始浮現。

 

革新,比市府設施成本更低

結合蘋果通訊技術,替盲人報路況

 

當時,吉正然是華碩的高級工程師,座位就在執行長沈振來的對面,曾參與PS2遊戲機、Skype phone等產品研發,年薪將近兩百萬元。

 

「但就算再幹個十年,再多個幾百萬,又怎麼樣?不過是多賣幾張主機板,對人類的生活有什麼貢獻?」吉正然有股傲氣。

 

二○○九年,他辭掉工作,創辦太和光,開啟了他打造盲人導航系統的微光計畫。

一開始,他用GPS定位,但效果極差,成本高昂;為了存活,他接案幫企業寫軟體、做App,五年來,他做了十幾個項目,將賺的錢全部投入到微光計畫中,然而,GPS技術一直無法突破,導致公司虧損連連。

 

但他終究撐了下來。二○一三年,蘋果推出新的無線通訊技術iBeacon,定位比GPS更精準,成本也更低。在他的構想中,如果能在台北市每個路口裝設感應器,盲人口袋裡的智慧型手機偵測到,就能自動報出路名、路況,甚至公車站牌,達到盲人導航的目的。

 

他算過,台北市一共有二千 二百五十九個路口,如果每個路口都要安裝有聲號誌,得花上八億四千萬元。而iBeacon感應器的成本一個只要數百元,「台北市每年花幾億去弄一堆沒有用的盲人設施,我的計畫只要兩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六千萬元)就能搞定!」在面試會場上,他疾呼。

 

奇點大學創業共同主席珊迪·米勒(Sandy Miller)認為,微光計畫具衝擊性,可行度也高。

 

她也提醒,一位成功的創新者,除了熱情,也要號召更多人願意追隨,這要卸下強烈的主觀意識、學習與他人溝通協調,這也是吉正然未來最大的挑戰。

 

雖然目前新加坡、香港、倫敦與舊金山,都有類似的創新計畫,但吉正然自信跑得比別人更快,「我想打造的,不只是盲人的友善環境,更是一個智慧城市。」

 

「沒有進奇點大學沒關係,下禮拜我要自己飛去舊金山,與那邊做iBeacon的團隊交流,看看人家是怎麼做的,」這個憤青創業家豪情萬丈的說。

 

微光計畫推手吉正然,

     要用手機輔助導盲杖

 

出生:1977年

學歷:成功大學電機所碩士    經歷:華碩電腦高級工程師

現職:太和光創辦人、執行長

創新計畫:微光計畫,運用iBeacon技術替盲人打造

                都市導航系統

 

 

 

※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