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裸體婚紗系列─旅程中的重要任務

Share

一大早,就被一整排的窗簾縫隙,所透進的陽光給吵醒。市集上的聲音以及街上人聲鼎沸,提醒我們該起床了。

Advertisement

其實還可以多睡一會的,但是我不想耽擱了這次旅程中的其中之一個重要任務。

在買好尼泊爾機票之後的沒多久,我就開始著手尋找有關尼泊爾育幼院的相關資訊。因為聽聞尼泊爾需要幫助的兒童相當多,尤其在物資這方面又相當匱乏,很多旅人都盡量在尼泊爾旅行之餘,盡一己之力幫忙帶物資過去捐贈給需要的單位。

這種舉手之勞怎能不響應?因此在多方詢問之下,聯繫上了「未來之村」的創辦人Dambar,準備到了加德滿都之後跟他碰面,並且帶一些他們需要的物資過去。於是在粉絲團募集了一些物資與捐款之後,我跟老劉把要捐贈的物資放在手提行李帶到尼泊爾,因為徒步包裝了一個月份量的裝備,實在裝不下這些物資了。

因此抵達尼泊爾的第二天一早,起床後我就趕緊打給Dambar,要跟他約定時間與地點。但是因為我英文實在很破,加上他的口音頗重,所以溝通起來有點困難。最後是找了旅店的櫃檯幫忙,才終於約好了今天跟他碰面。

梳洗過後我們於是出門準備去一家小店吃早餐。出門的時間是當地時間早上十點左右,街上雖然很多遊客,但卻沒有一家店開門。是尼泊爾人太懶惰嗎?還是有其他原因?我其實到現在都不知道,只知道這些店要是在台灣,肯定很難競爭下去的,因為台灣人太愛賺錢啦!

到了吃早餐的小店,老闆正在拖地,顯見也是剛剛開門不久。我們各點了一個巧克力甜甜圈,以及熱咖啡,享受了一個還算悠閒的早晨。吃完早餐後稍微逛了一下,就準備回旅店跟Dambar會合,因為他說要來旅店找我們。只不過,最後是Dambar公司的小助手來接我們。

Dambar在加德滿都有一個徒步公司,所以早先在e-mail往來的時候,他有詢問我需不需要先幫我booking前往盧卡拉的機票,我看了一下價格還算合理,於是就請他幫我預定了,然後到了加德滿都碰面時,再把機票拿給我。

因為當時的他人在未來之村,離加德滿都有100多公里遠的樣子,於是他請小助手把機票給我們之後,跟我通了電話,說他大約要晚些日子才會回加德滿都,要等到那時候才能給我捐款收據,所以請我先把捐款給他的小助手。但因為我不太放心,所以跟Dambar約好了等我們徒步完回來,他也回到加德滿都了,我們再碰面一次,然後我把捐款給他,他把收據給我。畢竟這些捐款都是大家的心意與血汗錢,我可不想馬馬虎虎。

把這些事情都辦完之後,我們就逛逛晃晃的走去旅客中心辦入山証,中間我們特地經過了杜巴廣場轉了一下。

成群的鴿子像是漸層的灰色地毯,鋪滿整個佛寺屋頂。廣場上有很多小攤販兜售著讓遊客餵食鴿子的玉米粒;當地人好像不怎麼需要工作,四處都可以看到坐在石階上,無所事事聊著天的男男女女。

我們停在杜巴廣場一會,拍拍照、查地圖,準備往旅客中心前進。一個賣砵的小販跑來跟我兜售,展示了一下他手裡那個會發出聲音的缽。我笑笑地拒絕了。

一路從杜巴廣場走到旅客中心,大概也走了一個多小時。這時的加德滿都雖然空氣品質不佳,但幸好不會太熱,讓我們這一個多小時走得很輕鬆。尤其旅客中心真是個好地方,有茶水、咖啡還有果汁,環境也非常清幽,辦好證我們還在裡面待了一會。不過幸好我們有趕上他們的工作時間,因為好像再過不久他們就要下班了。只能說他們的工作時數真短啊!尼泊爾真是個悠哉的國家。

辦好入山証,我們在回旅店的路上經過一家「Delicious Food」的餐廳,那是一家可以坐在小陽台,看看街上路人的小店。我憑直覺感覺應該不錯,於是就拉了老劉上去吃了。

果不其然,這家店的表現獲得我們大大的讚賞。而且不管是餐點還是啤酒。都比第一天晚上吃的那間餐館便宜,這對走窮屌絲路線的我們來說,簡直是一大福音哪!

這天的氣溫算滿舒適,徐徐的涼風迎面吹來,還有著金光搖曳的午后陽光。我托著下巴看著來來往往的旅客,嘴裡喝著尼泊爾的啤酒,覺得愜意又舒服。突然一個想法來了。我跟老劉說,既然我們都這麼嚮往喜馬拉雅,不如我們就在徒步的終點舉行一個小小的結婚儀式吧?這樣對我們來說很有意義。

老劉很贊同的點著頭,我接著問:「但是……沒有證婚人怎麼辦?」

「誰說沒有!找個旅店老闆不就好了。」老劉一派輕鬆地說。

「好!那我們等等就去買個結婚戒指吧!」我說。

於是離開餐廳之後,我們在街上買了要一起戴的帽子(如果大家記性還不錯的話,應該記得我的帽子被我落在飛機上了吧?),還挑了一對戒指,並且決定等回國之後,要照著這個戒指的樣式,用比較好的材質重新打造。

該買的東西都買好了,我們就回旅店洗澡收拾東西,很早就準備睡覺了。因為隔天是六點十五的飛機飛盧卡拉,小助手告訴我們最好早上五點前就到機場,否則可能會搭不上班機。雖然我們也是一頭霧水,不是買好機票就有位置嗎?不過我們還是決定乖乖照他的話去做。

躺平了之後,我回想起今天我們的瘋狂決定,還在心裡琢磨著這樣是不是太衝動了?但是看了看毫無猶豫、好像這件事很理所當然的老劉,我心裡又想,

結婚嘛,不就是需要一股衝動嗎?

柳喪彪粉絲團

你可能還想看:

裸體婚紗系列─為什麼選擇喜瑪拉雅?

裸體婚紗系列─驚險混亂的旅程第一天(一)

裸體婚紗系列─驚險混亂的旅程第一天(二)

裸體婚紗系列─驚險混亂的旅程第一天(三)

Advertisement
柳喪彪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