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不甘心的眼淚,不許再哭第二次

 

很多人都會覺得打工度假的人很爽,可以好像可以天天給你隨便玩那樣,但其實剛到日本時根本不可能發生這種事,除非你有用不完的金援,否則你剛進一個新環境,剛開始一份新工作,你肯定一個頭兩個大。

 

像我光是單字就要吃不消了!!

ころも(麵衣)、ボール(鋼盆)、トレイ(托盤)、フロスンー生(冰沙生啤酒)、ネタだし(準備食材) 1,還有各種飲料作法:無酒精飲料、邱嗨、日本酒(還有冷溫熱之分),我的筆記本裡面密密麻麻寫上每種飲料的做法,不同飲料還要用不同杯子,再加上我上班的時段是居酒屋最忙的時候,每多問一句就要背負著被前輩不耐煩態度轟炸的危機,所以飲料這種事就只能自食其力,就算是一次五杯點單進來,你還是都要全部記住並且知道這些飲料要送給哪位客人才行。

 

而且不要小看飲料區,就算是倒一杯啤酒,也是需要「練習」的,一杯黃金比例的啤酒泡泡要佔啤酒杯上方約莫 3公分的量!其實,倒啤酒跟啤酒泡泡時都從同一個飲料口出來,只是開關把手向前跟向後的差別,但由於把手實在太輕易動到而且啤酒流動快速,以至於剛開始我不是把啤酒倒到滿出來,就是泡泡倒過多導致整杯報銷。最慘的是如果啤酒倒到一半空了的話,飲料機裡的氣壓會使殘存的啤酒泡高速噴飛,肯定讓人撒滿整臉跟衣服都是啤酒。我從成功倒出第一杯一旁的客人還拍手對我說好棒棒,到後來能單手同時倒兩杯啤酒時,莫名覺得自己好像蠻帥的。(雖然學會這技能至今似乎也沒啥用。)

 

啤酒還算小 Case,其他有的沒有才麻煩!還記得剛學做飲料時頭腦大混亂,有位客人進店後點了一杯ウーロンハイ 2 (雖然我搞不懂這樣真的好喝嗎),製作飲料時,前台妹妹擔心地問我知不知道要怎麼做,「ハイ」就是威士忌加碳酸水嘛,肯定沒問題搭!飲料送出後,前台妹妹又跑來問我剛剛是怎麼製作?我如實回答,但她聽完後卻瞪大眼睛對我說:「ウーロンハイ是烏龍茶加燒酒啦!!!」她一說完我立刻感到態勢不妙,可惡這個ハイ字果然是個陷阱,而且我不但酒做錯,連裝的杯子也搞錯,一步錯步步錯,我剛剛回答妹妹的那份肯定感到底是從哪來的?

 

妹妹開始巡邏那位坐在吧檯的客人,用唇語告訴我那位客人還沒喝,叫我回收重做一杯,但因為敝人膽小怕事、還不敢跟客人對話,也不曉得向客人道歉的正式日文,所以我只好死皮賴臉央求大個兒佐藤幫我把客人的飲料回收回來,佐藤被我求到受不了(畢竟做錯的人不是他卻要幫我收拾殘局),只好幫我向客人解釋飲料做錯了,要再重新製作一杯,看來要不出錯還得再多練習一段時間。(嘆)

 

此外,負責倒飲料的人,最後閉店也還是要以清掃結尾。飲料區最重要的閉店清潔是處理啤酒冰沙機,當時在日本很火紅後來還紅到台灣的冰沙啤酒,是將啤酒上的啤酒泡改成用啤酒做成的冰沙,就是用特別的機器製成,每天都需要徹底清洗,要先將當日剩下來的冰沙倒掉,再把機體零件拆開沖洗,然後重新裝上後加入 70 度以上的熱水,讓機器自動洗淨(等待過程約 20 分鐘),最後再把熱水流掉,才算是清潔完成。因為清潔費時冗長,所以閉店的第一個動作就是先處理冰沙機,這機器不只清洗麻煩,還很難拆裝,若是裝不好最後用熱水殺菌時漏水,等於前功盡棄必須全部砍掉重練。而且在等待冰沙機殺菌過程的同時還得做其他店內清潔,所以前輩們會一直催你快弄完,否則拖到下班時間大家心情都會很不好。

 

而我口中這些在炸物店打工的「前輩」,實際上他們的年紀都比我小,但對我講話都不會太正式,就是普通平輩那樣的感覺,雖然偶爾會沒大沒小,對日本人來說可能會很Care,但我這台灣人不太在意,反正大家輕鬆一起開心工作就好。可能就是因為我個人太過沒架子(容易被流於被人欺負的咖),一次清洗冰沙機時,因為趕時間零件沒安裝好必須重頭來過,被一個前輩發現後,他就開玩笑地對我說:「お前、バカか?(你是笨蛋嗎?)」

 

 

一開始我還傻傻覺得好笑,想說居然講話這麼直接。但沒想到重新處理的過程時,他的砲火越來越猛烈,從一開始罵我笨,到後來一直嗆我說我到底行不行?然後說我怎麼又失敗了……等等,我覺得他講到後來有點over,就不太想理他默默做我的事,只是全世界大概都不會有人發現,這時的我早就已經崩潰。背對著各自整理的店員們,我眼眶逐漸泛滿淚水,覺得為什麼我要來這邊被一個臭小鬼羞辱?越想越覺得委屈,明明前幾次都沒有問題,偏偏每次跟他同一班時我就會出錯(這也是他覺得我為什麼每次都弄不好的原因),讓我更不甘心!眼淚越擦越掉,我不想找藉口,卻也倔強地不肯向人低頭;全部整理完後,我走進一旁的小倉庫準備拿自己的包包走人,剛好被進來的外場妹妹看見,她見我臉色不太好,隨口問了我一聲,結果我忍不住情緒,便全盤告訴了她。

 

一向很開朗的她聽完後開始正經八百起來,安慰我說:「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工作上難免會有這種事發生……」小妹妹啊你說的我都懂(姐在台灣工作的經歷不比你少啊~),只是大老遠來到異鄉工作被人酸這感覺真的很北宋你宰羊某!?你宰羊某!!??(蔡頭上身?)呼~這世界是多麼地美麗、空氣是多麼地清新~(換氣中)唉,只能說在別人的地盤越被人踐踏就要越堅強,只要經過大約三個月的適應期,所有工作內容上手後,就可以成為店內的主戰力(這時你想不排班都不行呢)。剛開始我沒甚麼選擇的餘地,被人指派到哪裡就負責哪裡;但是到後來可以選擇的時候,有時還會想躲在洗碗區,反正只要默默洗碗,大家在忙也不會有人跟你說話,你還能把耳朵關起來放空,只要記得客人進來時跟著其他店員一起大喊「いら っしゃい!(歡迎)」就好。

 

最重要的是,當三個月下來我發現這樣體力勞動下我背後肉都紮紮實實的消下去的時候,就覺得來這邊當台勞,好像也沒有那麼難熬啦……(重點是否擺錯?)

 

ネタ對搞笑藝人來說有「梗」之意,日本綜藝節目看太多害我一開始以為ネタだし是要叫我現場搞笑,想說大阪人也太愛搞笑了吧~(誤)

 

前幾年日本居酒屋開始流行ハイボール(Highball),是威士忌碳酸飲料,後來還衍伸出 Cokehigh、ginglehigh 等,做法都大同小異,但我們店裡唯有ウーロンハイ(烏龍茶 Highball)是烏龍濃縮液+麥燒酒(或芋燒酒)混合而成。

 

 

你可能還想看:

 

啟程日本第一天的超展開

年輕人必去打工度假的10個原因

新工作前三個月,戀人分手關鍵期?

小資女必讀!省錢旅遊的8個小秘訣

 

 

本文出自《日本窩荷利》帕斯頓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