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房貸揹與不揹之間:兩個八O後女生的台北租屋生活


曼嘉:扛著房貸,生活品質不是很差嗎?

明萱:可是,都擔心房東會突然把房子收回去,也不會想花錢裝潢自己的家了。

【台北市信義區,各6坪,合租,月租20000NT

 

她們從是大學康輔社時期的好友,現在不但是同個公司,且是共租一層公寓的樓友。一層樓分租給三個人,因為是熟悉的老朋友,租屋處有著些許「家」的氛圍。

 

關於台北的租屋生活,兩人異口同聲地說,「鄰居很重要。」租的老公寓,隔音效果不佳,樓上樓下的聲響很容易互相影響,「很明顯的差別就是,老住戶都會懂得要放輕腳步、關門小聲,盡量不要影響其他住戶;可新住戶不但沒有這個共識,去提醒他們,也不會承認,而就算好不容易稍微改變了,可能搬走了換新住戶進來,一切又重新開始。」明萱看來非常無奈,曼嘉笑著看了她一眼說,「以前的經驗還是有差啦,像我在高雄住的就是公寓,本來就有心理準備。但明萱是住透天厝啊,會更難習慣。」

 

「以前家住透天厝,跑上跑下的,上台北後都是租小套房,活動空間變成只有床邊狹窄的走道。這裡算好的了,至少還有公共的空間。」明萱說完,指著牆上被挖出的一小扇窗,「那個是售票亭。」說完自己笑彎了腰。一扇拱型小窗詭異而突兀的出現在客廳牆上,窗戶打開,竟直直可瞧見她的五坪小房間。這,這扇窗戶是裝飾用的嗎?不是哦,是因為房間沒有對外窗,房東就在這開了一扇,聊勝於無嘛;至少空氣可流通,打開窗戶於是可從房裡望向客廳,形成奇特而有趣的情景。

 

 

 

她們其實各自走了相當不同的路,後來才又碰在一起。明萱原本念的是心理系,畢業後在非營利組織的弘道基金會台北辦公室工作,曼嘉則是法文系,畢業後出國念領導管理,回來後做的是彩妝業務。現在每個月的收入是底薪加上獎金制,好的時候會到三萬多元,租金由三人分攤,不含水電費、網路費,這樣一算,房租大約也是佔了月薪相當的程度,「公用住宅方案我們恐怕還租不起咧。」明萱開朗地笑著說。

(你可能還想看:來算算,要多少錢你才會快樂?)

 

 

明萱是苗栗人,一度拗不過父母的期待而回到苗栗,「可是離開六年再回去,好像已經變得不適合那裡了。」她每個月都要固定回台北至少兩次,每回都待個幾天。而對曼嘉來說,剛上大學時,曾覺得台北很快,後來出國唸書,有種回到高雄節奏感的感覺,相比之下,回到台北時反而覺得輕鬆而宜居,「就覺得台灣真好。」她說。

(你可能還想看:總是存不了錢?試試看小資女2大新招!)


曼嘉覺得自己受西方影響較深,想在台北生活,且不覺得有必須擁有自己房子的壓力,說這或許跟她不喜歡超乎能力的事情的個性也有關係。「扛著房貸,生活品質不是很差嗎?」她說。可明萱不同,她還是覺得要有自己房子,才能安心,生活才能真的安定下來,「不然每天都擔心房東會突然把房子收回去,也會不想花錢裝潢自己的家了。」她溫和地說,眼神卻是堅定的。無論買不買房,兩個小女生對在台北生活工作的未來,都不曾懷疑。

(你可能還想看:小資女不怕起薪低!18K拼5年買房)

 

 

本文出自《台北蝸居夢想家》時報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