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口袋

裸體婚紗系列─全世界最危險的機場

今天半夜三點半就要起床,因為預約了四點的Taxi到機場,飛去盧卡拉。

 

昨天跟櫃檯預約Taxi的時候,本來想預約五點,但櫃檯說因為這幾天有罷工,所以四點半以後就沒有車可以預約了,要嘛就四點。四點去到機場,五點前司機還回得了塔美爾,不至於被封到路。

 

我們一直等到了四點多司機才到。不過因為去機場的路滿快,所以我們四點半就到了。一到機場還烏漆抹黑的沒有開門,讓我們有點找不到方向。一個戴墨鏡的外國小胖妹跟我們說「this way」,於是我們就跟著她走到機場門口,然後一起排隊。我跟老劉推敲了很久那位小胖妹戴的墨鏡是不是什麼高科技產品,例如其實有紅外線辨識功能之類的,否則整個機場黑不啦嘰的為什麼她還有辦法一直戴著?難道她表面上看起來是墨鏡,其實是手電筒?

 

我們來得算早,前面只有一兩個當地人在排隊,估計應該是嚮導還揹夫被安排來幫那些旅行團排隊的。我跟老劉排下去沒多久,後面就來了一大隊的外國小屁孩旅行團。不知道是畢業旅行還是什麼的,總之有一兩個老師在照顧他們(不過如果真的是畢業旅行也太屌了吧?台灣的畢業旅行不就去個六福村還義大世界之類的就很夠了嗎?)。他們一來就有揹夫跟嚮導把他們一大堆的馱包疊在機場門口(機場門只有一個而且很小,大概就是一個7-11的門那樣小),我們一看心中大喊不妙,因為擺明他們就是要插隊的樣子。

 

這就是機場大門。然後這麼黑的情況下,小胖妹還是堅持戴著墨鏡。

 

 

好不容易機場門準備要開了,剛剛為我們指路的小胖妹很機伶的擠到最前面,我們也跟著她擠到更前面(其實我們原本也就很前面了,只是被插隊)。等到機場大門一開,大家都猶如大年初一搶北港頭香地要往前擠,但是那隊小屁孩旅行團的嚮導們很裡應外合的把機場門卡著不讓大家進去,然後一個一個把他們的馱包傳進去,因為一進門就是過安檢的地方。

 

在他們卡位傳馱包的過程中,那個墨鏡小胖妹成功擠進了門裡,我跟老劉也趕緊擠了進去。說真的在互相推擠的過程中,那些平時說多有紳士風度的外國人也根本沒在讓的,我覺得他們沒趁機幹我拐子我都該燒香拜佛了我。

 

很妙的候機室,裡面播放著洗腦式的講道節目,有點讓我想起蓬萊仙山頻道

 

 

好不容易奪得先機,擠進了機場,我們順利換到了機位。據某個早我一個禮拜去EBC的網友說,他們當天等了三班飛機都沒等到機位,隔天又過了三班也還是沒等到機位,最後決定多花錢坐直升機過去(坐直升機超超超貴,我們這種窮屌絲哪裡做得起啊!坐仙鶴還差不多吧我),要我有點心理準備,因為能排得到機位的都是有力人士才有辦法。這時我就在想,會不會是因為他們太晚到機場排隊,才會坐不上飛機啊(因為到盧卡拉的班機一天只有三四班,一般過了中午他們就會因為天氣因素不飛了)?結果一回頭看機場門口……哇哩咧!人瞬間爆滿,尤其旅行團居多,都一大團一大團的!要不是我們到的早,可能我們就真的就要坐仙鶴去了。

 

雖然是小飛機,但還是很專業的搭配了一個空姐

 

 

等了半小時吧!終於上了飛機,機上空姐在起飛前還會拿著裝滿糖果跟棉花的小籃子過來服務你。我在想糖果可能是要緩解乘客的緊張情緒,而棉花是要你拽下兩坨好塞在耳朵阻隔噪音的。飛機上大概只有20個座位吧(可能還不到)!總之兩排座位都是靠窗。除了進入喜瑪拉雅山區的時候小飛機有因為氣流的關係上下顛簸了一會,但也不至於讓我感到漏尿,是飛機坐多了的關係嗎?

 

 

這時我想起行前查資料的時候,看了很多遊記都把盧卡拉的小飛機說得多恐怖又多恐怖、多驚魂又多驚魂,但我覺得根本沒那麼浮誇。所以很多東西真的要靠自己去體驗才是最真實的,看再多遊記與聽再多他人的心得感想那都是別人的,不是你的。

喪彪‧柳飄飄。 簡稱柳喪彪,獅子座O型。網路人氣部落客,著有「床上‧床下─搞定愛的18招」。 熱愛生命、享受愛情、不畏挑戰。文風辛辣、直言敢說。筆鋒犀利詼諧,對於愛情的看法中立不偏頗。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iupiu.sing